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4章 看來是不想見我
  靳仲廷套上外套,和沈千顏并排走出餐廳,他時不時低頭看沈千顏一眼,但沈千顏全程沒有看他,仿佛他只是個毫不相關的陌生人。

  “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靳仲廷指了指對面的露天停車場。

  “不用了,我自己叫車。”沈千顏說著,拿出手機點開了打車app,開始預約車輛。

  “我都出來了,你卻不要我送了?”靳仲廷搶過她的手機,拿在手里把玩,“耍我玩?”

  “你可以再回去,反正穆小姐一時半會兒不會走,肯定在等你。”

  “吃醋了?”

  其實,自沈千顏無意闖進包廂后,靳仲廷一直在觀察她的反應,但她實在表現得太淡定了,全程都有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臉上沒有流露出一點生氣或者動怒的表情,反倒是她朋友,比她表現得更像他的新婚妻子。

  她的無視和淡然讓他有種挫敗感,他更希望看到她吃醋、生氣,或者像她朋友那樣大吵大鬧讓他下不來臺,可她都沒有。

  直到此刻,她突然賭氣拒絕坐他的車,反倒讓他心里一陣舒爽。

  “吃醋?我為什么要吃醋?”沈千顏奪回自己的手機,終于舍得施舍給靳仲廷一個眼神,“靳總你可能誤會了,吃醋這種情緒是留給喜歡的人的,我和你沒有感情基礎,結婚只是各取所需罷了,契約婚姻,逢場作戲,吃醋就逾矩了,放心,我不會輕易逾矩。”

  靳仲廷黑眸一凝,她倒是理智又清醒,把關系撇得干干凈凈。

  “這個是什么?”靳仲廷指著她手里的禮盒,從她進門他就注意到了。

  禮盒里裝得明顯是給男人的禮物。

  “沒什么,空盒子,我正準備丟掉。”沈千顏走到垃圾桶旁邊,隨手把盒子往里一塞。

  去他的生日禮物吧。

  他有佳人作陪過生日,根本不差她這一件生日禮物,何必自取其辱。

  沈千顏轉身,網約車已經到了,她拉門上車,頭也不回地離去。

  夜里,沈千顏再次悄悄睡到了客房,這一次,靳仲廷沒有再來找她,但她并沒有因此睡得很好,反而一夜無眠,直到天光微亮,才稍微淺睡一會兒。

  真是不可思議,她才結婚多久?兩人才同床共枕多久?難道她這么快就習慣了有靳仲廷陪在身邊的感覺了嗎?

  早上起床,沈千顏下樓看到靳仲廷正坐在餐廳里吃早餐,她下意識地轉身想避,卻聽靳仲廷溫溫開口:“怎么?連和我吃個早餐都不敢了?”

  “誰說我不敢的?我只是想起自己有東西落在房間里了。”

  “什么?”

  “手機。”沈千顏隨口胡編。

  靳仲廷拿起桌上的手機,通訊錄里一按,就聽沈千顏的手機在外套兜里“叮鈴”作響。

  沈千顏說謊被現場抓包,大窘。

  她立馬從外套里翻出手機,演技拙劣地感慨:“原來手機在兜里。”

  靳仲廷微勾起唇,也不戳穿她,只是說:“過來吃早餐。”

  沈千顏沒了理由,慢慢挪步到桌邊。小慈把早餐端過來,放在沈千顏的面前,沈千顏咬了一口三明治,抬頭去看靳仲廷,他吃東西很專注,脊背筆直,哪怕只是一盤蔬菜沙拉,都被他吃出了矜貴的味道。

  忽然,她注意到了他袖子上的袖扣,這不就是她昨天晚上丟掉的那一對嗎?

  “你……”

  “嗯?”

  “你的袖扣,哪里來的?”

  靳仲廷順著她的目光低頭看了眼那對貝殼袖扣:“你說呢?”

  “你不會去翻了垃圾桶吧?”沈千顏實在難以想象高高在上的靳仲廷去翻垃圾桶的畫面。

  “我說翻了,你會不會有點感動?”他一本正經的。

  沈千顏:“……”

  靳仲廷并沒有翻垃圾桶,這對袖扣,是路過的一位老奶奶在垃圾桶里找塑料瓶時翻出來的,他剛好看見,才知道沈千顏丟掉的并非一個空盒子,而是他的生日禮物。他花了遠超這對袖扣好幾倍的價錢,從老太太手里贖回了這個盒子。

  “為什么把我的生日禮物丟掉?”

  “誰說那是你的生日禮物了?”

  “不是我的生日禮物,為什么盒子里的生日賀卡上寫著我的名字?”

  沈千顏思緒一轉,暈,她差點忘了盒子里還有一張生日賀卡,是安西晚替她寫好了非要放進去的。

  “嗯?”他往前一傾,湊到沈千顏的面前,又問一遍:“為什么把我的生日禮物丟掉?”

  距離陡然拉進,沈千顏的面頰瞬間熱了。

  她轉開臉,不自然地說:“禮物是我買的,想送就送,不想送就不送,沒有那么多為什么。”

  靳仲廷抿了口咖啡,對她的說辭不置可否。

  “不管你想不想送,禮物我收下了,謝謝。”他心情不錯的樣子。

  餐桌上一陣沉默,兩人繼續面對面吃早餐,沈千顏趁他不注意,悄悄抬頭看向他的手腕,這對袖扣真的很適合靳仲廷,低調、大氣、雅致,在細節中為他的氣質爭光添彩。

  “我周一到周五出差。”靳仲廷忽然換了個話題。

  沈千顏“嗯”了聲,她下樓時就看到了,司機正把他的行李往車上搬。

  “你不用事事和我交代。”她說。

  靳仲廷抿一口咖啡:“我以為每個女人都希望丈夫事事有交代。”

  沈千顏不語,其實她很想直接問他,他出差是否會和穆萊茵有同樣的交代,可又覺得這話一旦出口,醋味太濃,會惹人誤會。

  “此丈夫非彼丈夫。”

  “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你我心里都清楚,不需要再一遍遍重復了。”沈千顏說完站起來,“我吃飽了,你慢慢吃。”

  靳仲廷看著那道纖細窈窕的背影消失在樓道里,抬手揉了一下眉,真難哄。

  *

  沈千顏沒說的是,其實她這幾天也要出差。

  玉膳樓員工培訓定在了杭城,她決定親自飛過去看一看,給員工打打雞血,順便和幾個重要的食材供應商碰個頭。

  飛機落地是下午,杭城大雨,沈千顏打車從機場到酒店,一路堵到她懷疑人生,等到達酒店時,天已經黑了。

  沈千顏辦理完入住手續,拖著行李箱去等電梯。

  電梯一打開,她愣住了。

  轎廂里,靳仲廷一身暗黑的西裝,襯衫和領帶都是黑色的,身上唯一的亮色是西裝門襟上的那枚徽章胸針。他站得筆挺,身旁的助理不知在和他說什么,他微微側耳,聽得仔細。

  “少奶奶?”轎廂內側的凌風最先看到她。

  靳仲廷聞聲抬眸,恰好對上沈千顏詫異的目光。

  他微一蹙眉,好像在無聲地詢問她為什么會在此時出現在杭城,畢竟,早上一起吃早餐的時候,她什么都沒有說起過。

  “我也出差,臨時決定的。”沈千顏故作鎮定。

  靳仲廷沒多說什么,只是看了眼腕上的表,道:“我現在有事,晚點聯系。”

  說著,抬腳走出電梯,與她擦身而過,他身后一群人,紛紛點頭致意與沈千顏告別。

  沈千顏轉身走進電梯,看著靳仲廷坐上一輛黑色的轎車,才恍然感慨,這是什么孽緣,橫穿大半個中國來出差,竟然都能這么巧遇到。

  “顏顏,你到了嗎?”

  “到了回我個電話。”

  手機里,王微淼的信息連著進來,王微淼是玉膳樓這次培訓的培訓講師,也是沈千顏大學的學姐,兩人讀書的時候因為社團活動認識,關系不錯,但畢業之后就沒怎么聯系,前段時間開會碰到,才知道玉膳樓這次的培訓任務分配給了她。

  沈千顏去房間換了身衣服,才給王微淼回電話。

  兩人約著去時代廣場吃了個飯,吃完飯出來,王微淼說:“顏顏,酒店那邊剛給我發信息說我們預訂的商務廳設備出現了故障來不及搶修,明天給我們換了一個小一點的廳,要我過去確認一下。”

  沈千顏也沒什么事,便道:“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好。”

  酒店就在時代廣場對面,兩人步行過去。工作人員已經在等了,看到她們,連連道歉。

  “沈總,王小姐,實在抱歉,設備已經在搶修了,但維修人員說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修好,經理怕耽誤你們的培訓,所以決定給你們換一個廳,更換后的會議廳稍小一點,但按照你們上報的人數來看,絕對是不擁擠的,我帶你們上去看看。”

  會議廳在五樓,一出電梯,沈千顏就看到了寫著“第三屆跨國公司領導人杭城峰會”的橫幅。橫幅之下,是貫穿整個過道的巨型廣告牌,中外企業家介紹那一欄,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靳仲廷。

  靳仲廷的照片是前兩年拍的,比現在看起來年輕不少,但也已經有了超越同齡人的穩重。照片下面,頭銜和履歷長長一大段,每一個字充滿分量。

  “這是靳總。”酒店的工作人員見沈千顏的目光落在靳仲廷的照片上,有些小小的得意,“今天這場峰會,靳總專門蒞臨,我們酒店也算是蓬蓽生輝,夠吹好幾年的牛了。”

  沈千顏沒說話,倒是旁邊的王微淼說了句:“這靳總可真帥,簡直是被商業才華耽誤的男明星。”

  三人往前走,走過大報告廳時,正好有記者弓身出來接電話,大門開合的一瞬,沈千顏看到了里面的靳仲廷。

  他站在演講臺上,身上匯聚著滿場的燈光,舉手投足間從容自信,氣質斐然。他是全英文演講,嗓音低沉有磁性,標準的美式發音。

  今天真是見鬼了,怎么走哪兒都能碰見他?

  “顏顏,怎么了?”王微淼見她臉色怪異,問。

  “沒事。”

  沈千顏他們去看了明天培訓的場地,場地除了門距變窄了些,其他大差不差,她拍板同意更換,酒店的工作人員松了一口氣,再三道謝。

  她們離開酒店的時候,靳仲廷那邊還沒結束,也不知他在里面說了什么,場內掌聲經久不息。

  沈千顏回到入住的酒店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她卸妝沖澡,剛準備睡覺,手機響了起來。

  屏幕上閃動的號碼是靳仲廷的。

  沈千顏還以為他之前那句“晚點聯系”就是一句場面話,沒想到他真的這個點聯系她了,她正想著要不要接,猶豫的幾秒,那頭已經掛了。

  “睡了?”他的信息很快過來。

  “正要睡。”

  “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宵夜?”

  “不餓。”

  那頭過了好一會兒回:“看來是不想見我。”

  幾個字,耐人尋味至極。

  沈千顏握著手機想了想,沒有再回復。她的確不怎么想見他,有時候靜下心來想想,她其實是有一些怕靳仲廷的,當然,這種怕并非旁人仰望他時的那種階層感,而是出自自己本身的害怕。

  他太優秀了,魅力就像是烈焰,靠近一點就要被灼傷。

  她害怕自己反復心動,逐漸沉淪。她知道他心里有人,而不屬于她的人,她應該保持距離。不然,最后遍體鱗傷的只會是自己。

  沈千顏又一夜沒睡好。

  隔天早起,她眼下兩團烏青明顯,刷了好幾遍粉才遮住,在酒店吃完早餐,她就趕往培訓的地點。

  玉膳樓各店的員工都已經到齊,王微淼早就在做準備了,沈千顏作為新上任的負責人,親自來現場和員工見面,給員工打氣,讓各店員工都感覺到了重視。

  整個培訓過程,氣氛融洽,培訓結束后,員工們積極地向沈千顏反應了工作中遇到的問題,沈千顏一一記下,準備回去統一整改,她謙遜有禮的態度,收獲了員工們的一致好評。

  有位年長的老廚離開時,拉著沈千顏說:“沈總,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你父親,他在時也總喜歡來找我們聊天,不像那個沈耀明,高高在上。我退休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玉膳樓重振雄風,以前覺得沒希望了,現在看到你,又覺得希望來了。”

  沈千顏聽了有些感慨,身上的擔子似乎又重了些,但心情很明媚,員工的肯定就是她的動力。

  培訓結束后,沈千顏趕去和幾個供應商吃飯,準備在飯局上聯絡一下感情,順便砍砍價,但她沒想到的是,幾個供應商全是老狐貍,說話滴水不漏就算了,全程都在灌她酒。

  “沈總,其實耀食府的沈明耀沈總也找過我們,想要食材的獨家供應權,他給的價格很誘人啊,我們都在考慮中,如果今天沈總你能陪我們多喝幾杯,也許我們就會看在美人的面子上,拒絕耀食府。”

  沈千顏被趕鴨子上架,沒辦法,只能悶頭苦喝,一杯接著一杯。

  最后,她胃里實在難受,借口上洗手間,走出包間去透氣。

  哪知那么巧,她一推開門,就又碰到了靳仲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