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3章 生日禮物
  沈千顏又陪靳仲廷他們祖孫兩嘗了一口蟹黃小籠才出門,臨出門,還聽老太太拉著靳仲廷絮絮叨叨地交代生曾孫的事情,真是令人頭大。

  早八點,她到達醫院,醫生剛好來查房,得知他們今天就要轉院,醫生仔細地交代了需要注意的事項。

  “我都記下了,謝謝醫生。”

  “不客氣,希望患者早日康復。”

  沈千顏幫助母親程玉梅收拾好東西,這段時間,程玉梅吃住都在醫院,大大小小的東西收拾起來,簡直一個小家。

  早上九點,廣博的救護車來到醫院,沒想到是方煜文親自來接。

  “小嫂子,好久不見了。”方煜文一身休閑裝,比穿白大褂時更顯青春活力,他笑嘻嘻的,轉頭又和程玉梅打招呼,“阿姨您好,我是廣博的醫生方煜文。”

  程玉梅沒想到醫生這么年輕,微微遲疑后才說:“你好。”

  “阿姨的眼神好像不太相信我。”

  “不不不,仲廷介紹的人我怎么會不相信呢。”程玉梅立刻賠笑,“我只是沒想到醫生這么年輕。”

  “放心吧阿姨,雖然我年輕,但是我有經驗,一切都交給我,我一定還你一個健康的兒子。”

  “那真是太好了,謝謝你。”

  方煜文自信飛揚地沖程玉梅眨眼,他不知道,他越是這樣,程玉梅越不放心。

  “怎么是你親自來?”沈千顏意外。

  “仲廷打電話,我敢不來嗎?”方煜文一邊查看沈君成的情況,一邊說:“仲廷本來也會過來,但他這幾天實在分身乏術。公司要他簽字的文件都快堆成山了,再加上董事會那幾個老家伙天天虎視眈眈的,稍不留神,就要撲上來造反。”

  沈千顏點點頭,靳仲廷日理萬機她知道的,她并沒有覺得他不親自過來就是不上心,他能安排得這樣周全,她已經很感激了。

  況且,方煜文這咖位已經足夠了,他是廣博的太子爺,沈君成由他親自送進去,必能多得照拂。

  安頓好沈君成,已經臨近傍晚。

  沈千顏剛從醫院離開,就接到了安西晚的電話。

  “顏顏,有時間逛街嗎?”

  沈千顏本來也打算去商場轉轉,今天是靳仲廷的生日,她既然知道了,總不能真用那一碗面打發,而且,他幫了沈君成一個大忙,于情于理她都該好好謝謝他。

  “有時間,商場碰頭?”

  “好。”

  沈千顏直接開車去了商場。

  安西晚早在那里等著了,她換了新發型,一頭棕色大波浪,配上性感小黑裙,更顯風情萬種。

  沈千顏只著淡妝,看著沒有安西晚明艷,但也足夠亮眼,兩人走在一起,回頭率極高。

  “能約上你逛街真的太難得了。”安西晚挽住沈千顏的胳膊,“你那玉膳樓得虧不是個人,否則,我一定跑去和它干架,它也霸占你太多時間了吧。”

  “沒辦法,生意剛有起色,我總不能這么快就當甩手掌柜吧。”

  “我說你這么拼干什么,靳家錦城首富,還養不了你一個少奶奶?”

  沈千顏笑:“那安寧集團是養不了你一個大小姐嗎?你這么拼出來創業干什么?”

  安西晚畢業后就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zzz”,雖然嘴上說著要當富貴閑人,但其實背后比誰都拼。

  “我不一樣,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等我嫁了人,安寧集團就沒我什么事兒了,再多資產最后都是我哥的。我得自己賺錢,養陳老師,你不一樣,你老公是動動腳都能影響錦城gdp的人物。”

  “那是他的錢,不是我的錢。”

  “你們結婚了就是你的錢啊,就算離婚,還能分一半呢。”

  “你可真是給我提供了一條發家致富的好路子。”

  “別啊,我隨口說說的,靳總要是知道我攛掇他老婆離婚,那我以后還在不在錦城混了?”

  沈千顏想,要是真能那么簡單離婚就好了,靳仲廷能爬上金字塔的頂端就說明他手段不一般,和他談離婚,可能最后不止撈不到什么好,還得脫層皮。

  “你要買什么?”沈千顏問。

  “過幾天要去陳老師家里見家長,不知道帶什么禮物,你幫我參考參考吧。”安西晚說起這個就頭痛。

  陳星堯書香門第,家里爸媽爺爺都是教授,文化人,安西晚其實最怕和文化人打交道了,誰知命運弄人,這一次談個戀愛,偏還捅了文化人的窩。

  “你們這么快就要見家長了?”沈千顏有些詫異,安西晚和陳星堯才談戀愛沒多久,這速度簡直坐了火箭。

  “再快也沒有你和靳總快啊。”

  沈千顏一想,也是,人家至少正正經經談了幾個月戀愛的,她和靳仲廷面都沒見著就結婚了,今天,甚至還談到了寶寶,就,離譜。

  “對了,你買什么?”安西晚問。

  “我想買份生日禮物。”

  “誰生日?”

  “靳仲廷。”

  “wow!”安西晚朝沈千顏擠眉弄眼,“顏顏,其實你們這樣也挺好的,婚后戀愛,省了很多事,還很甜。”

  “你誤會了,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不可能的。”

  “男男女女之間不是這樣就是那樣,能有多復雜。沒什么不可能的,你也該談個戀愛了。我看靳總就不錯,其他不說,至少他有顏有錢,已經勝過人間無數男人了。”

  沈千顏不說話,安西晚是個很純粹的人,所以她看什么都很純粹,可感情的事情,哪兒有那么簡單。

  *

  沈千顏最終在高奢店里挑到了一對復古的銀底貝殼袖扣。

  她觀察過,靳仲廷的衣柜里法式襯衫偏多,袖扣是剛需,而她挑中的這款袖扣大氣雅致低調,有光澤感但又不是很浮夸的顏色,無論是商務、休閑還是重要場合都適用。

  安西晚也買了很多東西,但她挑挑揀揀覺得還不是很滿意,說改天要帶著她家陳老師再來一趟。

  看得出來,安西晚這次是真的很重視見家長這件事。

  沈千顏今天穿了新的高跟鞋,不太跟腳,一圈逛下來腳后跟都磨破了。安西晚趁勢提議去隔壁米其林餐廳吃了點東西歇一歇。

  進了餐廳點了餐,安西晚全程都在拍照和她家的陳老師分享買了什么,沈千顏回了兩個工作郵件。

  吃完飯,兩人起身去買單,卻被前臺告知已經買過單了。

  “誰買的單?”安西晚敏感皺眉。

  “小段總。”

  “段明錚?這個瘋子!他怎么總是陰魂不散的!”安西晚暴怒,“誰稀罕他一頓飯錢了?人呢?這瘋子人在哪呢?”

  前臺的工作人員被嚇了一跳,也不敢回答,大堂經理聞聲,立馬趕過來。

  安西晚是這家店的vip,經理認識她,也知道她和段明錚關系匪淺,在安西晚不依不饒的逼問下,經理半推半就也就招了,段明錚在二樓天字號應酬。

  安西晚聞言二話不說就往二樓沖。

  “安小姐!”經理預感大事不好,“您可別沖動!上面好多人……”

  安大小姐才不理,她要做什么,從來沒有人攔得住她。

  經理求救似的看著沈千顏,沈千顏沒辦法,只能跟上去幫忙攔人,因為她知道,安西晚碰上段明錚,會引發什么效應。

  沈千顏第一次見到段明錚,還是在大學的時候。那天是七夕,段明錚開著他的超跑堵在女生宿舍門口,逢女生就發一百塊錢和一朵玫瑰花,玫瑰花送給安西晚的,而一百塊錢則是跑腿的報酬。

  那天,她們303寢室的門檻都差點被踏破了,玫瑰花堆得到處都是,安西晚的臉也臭了一天,最后,她實在不堪其擾,一盆水從三樓潑下,澆了段明錚個透心涼,可段明錚既不生氣,也不氣餒,過了幾天,換了個花樣繼續來女生宿舍樓下求愛……

  大學四年,他們一個窮追不舍,一個暴力拒絕,每次碰面,都是火星撞地球地架勢,破壞力極強,最夸張的一次,安西晚直接砸了段明錚百萬豪車。

  沈千顏以為,安西晚這樣直白,段明錚遲早撐不住,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了,他竟然還在追求她,可安西晚都有男朋友了,他們注定不會有結果。

  天字一號位于二樓的正中間,是這家米其林餐廳最頂級的包廂,保低消費至少七位數。

  安西晚直接踹門而入,沈千顏想拉住她卻被她反手也一并拽入了包廂內。

  包廂內裝潢極其有設計感,琉璃墻,水晶燈,擺件與掛畫都極具別致。圓桌前七八個人,一眼望過去,全是錦城有頭有臉的公子哥,主座的靳仲廷最搶眼,不止是因為他長相最出挑,還因為只有他身邊坐了個女伴,穆萊茵。

  所有人都被這聲勢浩大的闖入者驚了一下。

  段明錚坐在靳仲廷的另一側,他看到安西晚,最先反應過來,立馬起身走到安西晚身邊,輕聲地哄:“晚晚,你是不是又誤會了,我可真沒跟蹤你,今天是我哥們兒生日在這里攢局吃飯。”

  “你滾一邊去。”安西晚白了段明錚一眼,凌厲的目光瞬間挪向靳仲廷,就這一眼,以沈千顏對安西晚的了解,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晚晚,別……”

  “我說誰這么大排場呢?原來是靳總過生日啊。”安西晚叉著腰走到桌前,“可靳總過生日,怎么身邊坐的不是剛剛新婚的老婆,而是都不知道打哪兒來的野雞啊!”

  “你說誰野雞啊?”穆萊茵雖不高興,但還是穩穩地坐在靳仲廷的身邊,無聲地向沈千顏示威。

  “誰挨著別人的老公,誰就是野雞咯。”安西晚用眼睛丈量了一下穆萊茵和靳仲廷的距離,“你倆椅子黏一塊兒了嗎?靠得這么近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倆有一腿是不是?”

  “晚晚,你別鬧。”段明錚過去拉了一把安西晚,“穆小姐也是仲廷的朋友,恰巧在樓下碰到,所以上來和我們一起吃個飯。”

  “恰巧碰到的朋友?”安西晚掃了一眼桌上的其他人,“你們一個個都是萬花叢中過的花蝴蝶,什么爛桃花沒經歷過,現在在這給我裝天真呢?這女的茶里茶氣都快坐到靳仲廷腿上去了,你們看不出來?你們是不是一個個都覺得男人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很正常啊?就你們?配得到正經姑娘的愛情?倒胃口!”

  桌上沒人出聲,安家大小姐的暴脾氣,大家都有所耳聞,能不惹就不惹,萬一惹急了,掀桌子的事她都干得出來。

  “晚晚,你也不能一桿子打翻一船人,至少我對你真心的。”段明錚見縫插針地表忠心。

  “你滾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還能是什么好東西。”

  “我怎么就不是好東西了?”

  安西晚還想罵,沈千顏過去拉住了她的手。

  “晚晚,走吧。”沈千顏并不想在這里當著那么多人的面鬧得太難看,越難看,越顯她可悲。

  “走什么?該走的也不是你!”

  “晚晚……”沈千顏的聲音近乎哀求。

  安西晚嘆了一口氣,她知道沈千顏是個要面子的人,今天這樣的修羅場對她來說實在太殘酷了。

  “行,要走也可以。”安西晚看向靳仲廷,“靳仲廷,顏顏剛才逛街磨破了腳,走不了路了,你送她!”

  安西晚不帶一絲商量,完全是發號施令的語氣。

  桌上所有人倒抽一口涼氣,雖然他們平時都和靳仲廷玩在一起,但誰都不敢這么對他說話,這安西晚實在太有種了。

  就當大家以為靳仲廷左右也不會給好臉時,只見他緩緩站起來,拎了衣架上的外套,朝沈千顏走去。

  “我先走了,你們慢吃,賬掛我就行。”

  “仲廷哥……”穆萊茵隔空想去抓靳仲廷的袖子,卻沒抓到,“仲廷哥,我搭你車一起走吧。”

  “你要不要臉啊,他送老婆回家,你也要去蹭?”安西晚發作,“是不是沒有打車錢?我給你雙倍行不行啊?”

  安西晚說著,從包里掏出一沓錢,摔在穆萊茵的身上:“拿著吧穆小姐,你就是想去極樂,這錢也該夠了。”

  “你……”

  “你什么你,別給臉不要臉。”

  穆萊茵憋著一口惡氣,此時真恨自己那倒霉爹,死了就留下一個破劇院,其他一無所有,不能讓她成為富二代。眼前的安西晚能這么囂張,不就是有個有錢的爹嗎?其他還有什么比她強?

  等著吧,她一定要拿下靳仲廷,借著肚子里的種翻身,到時候,她就是錦城最有錢的富太太,安西晚這個安家小姐又算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