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2章 你和千顏打算什么時候要個寶寶
  孤月山莊。

  沈千顏洗完澡后,實在餓得受不了,今日匆匆忙忙一天,她晚餐還沒吃呢。她披了外套,準備下樓去找點吃的。

  家里的傭人都在做最后的夜間打掃,聽到沈千顏說餓了,幾個傭人明顯臉色不好,都覺得她是故意找事耽誤她們下班,只有小慈說:“少奶奶想吃什么,我去給你買吧。”

  “不用了,我自己來。”

  這個點冰箱里已經沒什么食材了,為了保證孤月山莊食材的新鮮程度,這里平時的一日三餐都是管家當天去采購的。

  沈千顏找了一圈,只看到雞蛋和幾根多余的蔥花。

  她煎了個荷包蛋,把蔥花切碎,給自己下了一碗陽春面。

  小慈只是出去放了個拖把的功夫,回來就看到沈千顏在嗦面了,空氣里飄著一股特別勾人食欲的香味,小慈在孤月山莊干了兩年,自詡見過的山珍海味不計其數,可她從來沒有聞到過這么香的味道。

  “少奶奶,你在吃什么啊?”

  “陽春面。”

  小慈往碗里望了一眼,清湯寡水一碗面,看起來也不過如此,可怎么就這么香呢?不止小慈覺得香,其他傭人也循著味兒看過來,甚至連書房的靳仲廷都聞到了味道下來。

  “你吃了什么?”他掃了眼她快見底的大湯碗。

  “陽春面。”沈千顏抬眸看他,“你是不是也餓了?要不要也給你做一碗?”

  靳仲廷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已經過午夜了。

  沈千顏以為他要拒絕,卻聽他說:“那謝了。”

  一碗陽春面,不過十分鐘的事,比起他今天幫沈君成轉院的大忙,實在不值得一謝。

  沈千顏把熱氣騰騰的面條放到靳仲廷的面前。

  靳仲廷已經很久沒吃過陽春面了,他上一次吃到這樣純正的味道,還是十幾歲的時候,還是從母親手里,這一碗面勾起了他很多塵封的回憶。

  “味道怎么樣?”沈千顏問。

  他無聲地豎了下大拇指。

  沈千顏笑起來。

  這一幕,被躲在柱子后的周姐用手機拍個正著。

  周姐把這段視頻傳給了穆萊茵。

  穆萊茵剛和朋友蹦完迪回家,看到這段溫情脈脈的視頻,氣得摔東西。靳仲廷竟然吃那個女人給他下的面,她好幾次去孤月山莊給靳仲廷做宵夜,他都以各種理由拒絕,一口不吃,現在,憑什么對沈千顏特殊?

  難道,他真的看上沈千顏了?

  母親石嵐聽到聲音,睡眼惺忪地從臥室里出來:“干什么?大晚上發什么瘋?”

  穆萊茵沒說話,把腳上的鞋一蹬,倒進沙發里。

  “問你話呢!”石嵐坐到穆萊茵身邊,“去靳仲廷那里了?”

  “沒有。”

  “沒有?我不是讓你纏緊一點嗎?他現在身體剛剛恢復,正是需要女人關懷的時候,你這個時候不表現,以后他身邊還會有你的位置嗎?”

  她也想表現,可靳仲廷下班了一直沒有回家,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她能有什么辦法?

  “我知道,媽你別煩我。”穆萊茵不耐煩。

  “我不煩你,你能有緊迫感?”石嵐隨手指著案臺上那個上著香的牌位,“你爸都死了快兩年了,人走茶涼,他對靳仲廷那點恩情,很快就會隨風而去,要不是他死前硬把你托付給靳仲廷,人眼高于頂的大總裁能看到你?你現在不抓點緊,等你爸死透了,看他還搭理不搭理我們娘倆。”

  石嵐說的,穆萊茵何嘗不明白。

  穆萊茵的父親穆譚明和她母親石嵐在穆萊茵三歲的時候就離婚了,穆萊茵一直跟著母親生活,她對父親并沒有太多印象,只知道他是個唱戲的。靳仲廷的生母曾在穆譚明的戲園子里唱戲謀生,穆譚明在他們母子最落魄的時候幫助過他們,據說,靳仲廷十歲之前的所有學費和生活費都是穆譚明給的。所以對靳仲廷來說,穆譚明對他有很大的恩情。

  靳仲廷成功后,也沒有忘記當年的恩人,他在穆譚明病重之時多次前去探望,穆譚明一生灑脫,唯一覺得虧欠和放不下的就是女兒穆萊茵,所以他臨終之前,托靳仲廷一定要好好照顧穆萊茵。

  這就是穆萊茵一個小小的柜姐為什么能和叱咤風云的商界大佬走近的原因。

  穆萊茵其實和父親穆譚明一點都不親,穆譚明死的時候,她哭都哭不出來,可為了在靳仲廷面前彰顯父女情深,她硬生生地在靈堂干嚎一夜,還特地把牌位領回家,每天上香,以顯孝心。

  “我知道,我已經每天都去孤月山莊守著了,你還想讓我怎么樣?脫光了把自己送到他床上去?”

  “這有什么不可以,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石嵐瞪她,“你和鄭迪那種垃圾都能搞到一起去,和靳仲廷這樣優質的男人睡還委屈你了?”

  “你別提鄭迪了成嗎?”

  “提一提怎么了?”石嵐看一眼穆萊茵,警覺道:“你不會還和那小子有聯系吧?我警告你,你可別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之前靳仲廷昏迷不醒你給自己找下家就找下家,現在他醒了,你可別再糊涂了,鄭迪賺十年都不如靳仲廷一天,你跟著靳仲廷哪怕混個情婦做,都能吃香的喝辣的,跟著鄭迪能有什么出息?”

  “我知道我知道,你女兒在高奢店這么久,看了那么多有錢人的嘴臉,這點好賴關系我能分不清嗎?事關我的未來,我比你還著急。鄭迪早不聯系了,媽你快去睡吧,我洗澡去了。”

  穆萊茵說著起身往浴室走。

  她們娘倆住得是老小區,浴室不通風,悶久了推門進去就會有一股怪味。

  穆萊茵聞著味道,忍不住一陣反胃,她連忙反鎖上門,沖到洗手臺前一陣干嘔。

  她沒和母親說謊,她和鄭迪的確早就斷了聯系,但該死的是,靳仲廷昏迷那段時間,她和鄭迪頻繁出去開房約p,玩太過火,他把種留給她了。

  穆萊茵是前天剛知道自己懷孕的,當時她都慌死了,但后來再想想,這個孩子來了未必是壞事,也許,還能是一個轉機。只要她能和靳仲廷上一次床,她就能把這個孩子嫁禍給靳仲廷,以父親對他的恩情,靳仲廷一定不會放著她和孩子不管,這樣的話,她還愁以后沒有好日子嗎?

  可她到底怎樣才能睡到靳仲廷?

  *

  沈千顏睡覺前特地定了個早起鬧鐘,想著要早點起床去醫院幫母親程玉梅收拾東西。

  早六點,鬧鐘準時響起,她睜開眼睛時,靳仲廷已經不在床上了。

  靳仲廷每天都有早起鍛煉的習慣,且不用鬧鐘,特別自律。這是典型的比你優秀的人還比你努力,沈千顏倍感壓力,她覺得自己也該朝靳仲廷的方向卷一卷了。

  沈千顏收拾好下樓,小慈把準備好的早餐端到餐桌前時,低頭輕聲說了一句:“少奶奶,那個穆萊茵又來了。”

  廚房里傳來穆萊茵和周姐說笑的聲音。

  沈千顏沒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管不著。

  這時,庭院里有一輛勞斯萊斯停下,靳仲廷的奶奶靳老太君從車上下來,徑直走進了大廳。

  沈千顏立馬放下勺子起身相迎:“奶奶。”

  “千顏啊,這么早就起來啦,怎么不多睡一會兒呢。”靳老太君看到沈千顏就喜上眉梢。

  這孫媳越看越標志不說,而且,她真的很旺夫,這才嫁進來沒幾天,在床上躺了半年多的靳仲廷就醒了。

  看來那算命高人說的沒錯,靳仲廷果然命里缺桃花,桃花一開,萬事皆安。

  “我今天有點事,所以起早了。”沈千顏走到靳老太君面前,“奶奶,你怎么這么早?”

  “今天是仲廷生日,他每年生日的時候,我都會來給他下一碗長壽面。”

  原來今天是靳仲廷的生日,沈千顏完全不知道。

  難怪,穆萊茵來得這么早,在廚房搗鼓半天,想來也一定與靳仲廷生日有關,這么一對比,情緣親疏,高下立見,她這個妻子實在太不像妻子,完全沒有紅顏知己來得貼心。

  穆萊茵并不知道靳老太君來了,她從廚房端著一碗鮑魚面走出來,邊走邊朝健身房的方向喊:“仲廷哥,出來吃面了。”

  靳老太君看到穆萊茵,臉瞬間拉下來。

  “喲,我當是家里又新招了個菲傭呢,原來是穆小姐啊。”靳老太君大步走到穆萊茵的面前,掃了一眼她手里的面,“你一大早來獻什么殷勤?”

  “奶奶,今天是仲廷哥的生日,我只是想來給他煮碗長壽面而已。”

  “仲廷他是沒老婆嗎?你算哪根蔥啊,要你來煮面?”

  穆萊茵看到這老太婆就莫名緊張,好在,現在靳仲廷已經醒了,他會護著她的,想到這,穆萊茵的底氣就稍微足了些。

  “奶奶,我只是想著沈小姐剛嫁進來,和仲廷哥也沒有那么了解,她可能并不知道仲廷哥的生日。”這話真是話術高超,既內涵了沈千顏和靳仲廷的無愛婚姻,又點破了兩人宛如陌生人的尷尬關系。

  “就算千顏不知道今天是仲廷生日,也輪不到你來,你一個女孩子要不要臉,仲廷都結婚了,你還天天往人家家里湊,你媽沒教你禮義廉恥嗎?做小三不光彩的知道嗎?”

  穆萊茵抬頭看了眼沈千顏:“奶奶,你這話就不公平了,到底誰是小三?”

  “誰想介入別人的婚姻誰就是小三!誰覬覦有婦之夫誰就是小三!走走走,趕緊從我孫媳家里出去!”靳老太君毫不留情地奪過穆萊茵手里那碗食材豐富的面,一把掀進垃圾桶,“以后別再來孤月山莊了,這里的女主人不歡迎你!”

  穆萊茵眼看自己一早上的勞動成果被打翻,心里委屈又不敢說,她不停地朝健身房的方向張望,希望靳仲廷能聽到外面的聲響,出來給她撐腰,可健身房那里卻遲遲沒人出來。

  “還站在這里干什么?要我親自趕你出去?”靳老太君走到門邊,抄起掃把,一把抽在穆萊茵的腳邊,“滾滾滾,趕緊給我滾!”

  穆萊茵怕真的挨打,她又不能還手,只能拿上自己的包哭唧唧地跑了出去。

  *

  靳老太君看穆萊茵離開,轉頭拉住沈千顏的手。

  “千顏,對付這種牛皮糖一樣的女人,言語上的勸告是沒有用的,她的臉皮厚得和城墻一樣,你聽奶奶的,以后要是再碰到她來家里,直接用強的,要是打不過,你就打電話給奶奶,奶奶來幫你。”

  靳老太君義正言辭的樣子差點把沈千顏逗笑。之前沈千顏聽說靳老太君聽信算命的要給自己孫子安排婚事的時候,她還覺得這老太太實在封建迷信到不可理喻,幾回接觸下來,她發現這老太太還挺可愛的。

  “謝謝奶奶。”

  “不用和奶奶客氣。你是奶奶選進靳家的,你放心,奶奶一定會保護好你,不讓你在靳家受一點委屈。”

  沈千顏上一秒還想笑,這一秒又眼眶發熱,差點流淚,眼前這個老太太如此護犢的樣子,讓她想起了外婆,外婆在世的時候,也是天大地大千顏最大,一點點委屈都舍不得讓她承受。

  靳仲廷剛從健身房出來,就看到奶奶和沈千顏手牽著手,溫情脈脈的樣子,他是頭一次見兩人相處的畫面,沒想到會這樣和諧,畢竟,能入他奶奶眼的女人,實在太少了。

  “奶奶。”

  “仲廷,生日快樂。”靳老太君笑呵呵地看著自己的孫子,“還沒吃早餐吧,奶奶來給你下碗面,生日總要吃一碗長壽面的對不對。”

  “奶奶,您不用忙活了,我吃過了。”靳仲廷說。

  “吃過了?什么時候?誰做的?”

  “凌晨的時候。”靳仲廷看向沈千顏,“千顏做的。”

  沈千顏一愣,原來她給他下面的時候,已經過零點了嗎?她都沒注意,那碗陽春面,就這樣誤打誤撞成了他的長壽面,早知道,應該再給他多加一個荷包蛋的。

  老太太一聽是沈千顏給靳仲廷下的面,頓時放松了警惕,她還以為靳仲廷外面還有王萊茵吳萊茵各種萊茵呢。

  “我孫媳的手藝怎么樣?”

  “驚為天人。”

  “驚為天人?這么夸張?”老太太指了指孫子,“沒想到你這小子平時金口難開,談起戀愛來嘴這么甜。”

  在老太太看來,這沈千顏玉手纖纖,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小姐,進廚房能把菜煮熟就不錯了,還談什么廚藝?

  靳仲廷聳肩,他是實話實說,沈千顏的手藝真的有種化腐朽為神奇的魔力,他現在想起昨晚那碗清湯寡水的陽春面,還覺得回味無窮。

  “本來今天你生日,大家一起回老宅聚一聚,但是剛出了你大哥那事兒,你爺爺還生著氣……”老太太說起這個,就深深嘆了一口氣,家里那個老爺子冥頑不靈,從靳仲廷認祖歸宗后,他就一直不怎么待見這個孫子。這次靳文博出事,明明是他自己心術不正,老爺子卻偏把責任都怪罪到了靳仲廷身上,這幾日天天在家發脾氣,動不動就摔茶杯,“靳仲廷”這三個字聽都聽不得,一聽就炸毛。

  靳仲廷抿了下唇,他沒想到奶奶會突然提到這個。

  “仲廷啊,再過幾天就是你大哥的庭審,奶奶也知道他做錯了事是他不對,但左右也是你親大哥,能手下留情的就手下留情,別太過,昂?”

  靳仲廷沒說好也沒說不好,只是抬手圈住了老太太的肩膀,輕聲哄了句:“奶奶,今天不說這個事。”

  老太太也知道在沈千顏面前說這個不太妥當,立馬笑吟吟地點頭:“好好好,不說這個了,說點開心的,你和千顏打算什么時候要個寶寶啊?”

  沈千顏差點驚掉下巴,這話題轉折得也太魔幻了吧,上一秒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下一秒就變造人了?

  靳仲廷看了眼沈千顏,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的。

  老太太繼續說:“我也不是催你們,就是覺得你們年紀也不小了,抓點緊,趕緊生,早生早恢復,家里有孩子了就熱鬧了,我也可以抱抱曾孫。”

  沈千顏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她完全不知道這話該怎么接,靳仲廷倒是面不改色,他走到沈千顏身邊,伸手攬住她的腰:“奶奶別急,我們在努力中。”

  在努力中,就是有希望。

  老太太頓時心花怒放。她原本還擔心自己在孫子昏迷的時候擅自給他安排了婚事他會不高興,現在看來,小兩口琴瑟和鳴,恩恩愛愛,完全沒有任何抵觸心理,看來這紅線,是牽對了。

  “好好好,奶奶不急,你們也不用有壓力,順其自然反而能懷上。”老太太打量沈千顏一眼,“不過千顏啊,你太瘦了,改天奶奶讓家里的廚子給你熬點滋補湯送來,你好好養養身子。”

  沈千顏無言以對,直到感覺到靳仲廷放在她腰上的手稍稍用了用力,無聲地提醒她接話,她才點頭說:“謝謝奶奶。”

  “哦,對了,我今天讓廚師做了蟹黃小籠,我拿去讓小周熱一下,你們嘗嘗。”老太太說完就提著餐盒往廚房里去忙活了。

  沈千顏見老太太走開,立刻不動聲色地推開靳仲廷的手,從他身邊退開一步。

  “你為什么要騙奶奶?”她問。

  什么努力中,他們什么時候努過了力了?

  “老人家哄哄騙騙,她開心就好。”靳仲廷一臉坦然,“你不想騙她,難道是真想生個曾孫給她玩?”

  “我哪兒有這個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靳仲廷湊近她,笑著說,“你要是真想生,隨時招呼我,我一定全力配合。”

  沈千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