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6章 靳仲廷受傷
  沈千顏把尹祁柯接到玉膳樓,她已經把食材都提前準備好了,接下來,就等尹祁柯大展身手。

  羅江河看著這位過于洋氣的年輕人,他一脫下外套,整條大花臂露在外頭,怎么看都和“百年老字號”這五個字的風格不搭調。

  “千顏,他行嗎?”羅江河忍不住發出質疑。

  “羅叔,別急,等下你就知道他行不行了。”

  沈千顏對尹祁柯很有信心。尹祁柯出國那年才二十歲,但那時候,他已經是錦城頂級的中式烹調技師,他擅長的菜系種類既廣且精,憑著高超的技藝,他曾在法國參加國際烹飪大賽獲得金獎,后出國深造,在國外這幾年,他一直擔任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廚師長,經驗與眼界遠高于同齡廚師。

  尹祁柯的菜大約十五分鐘左右一道,每道菜或煎或蒸或炸,都盡可能地保留了食材原來的風味,不同食材地搭配融合,又總能恰到好處的在舌尖碰撞出絕妙的火花。

  香與味有了,色也絲毫不遜,尹祁柯曾學過幾年的中國畫,他每一道菜的擺盤都極具國畫意境。而且,每道菜上菜之前,他都會手提毛筆親手為這道菜寫上名片。

  “小樓連苑”、“日暮紅雨”、“纖云皎月”……這些菜名和百年老店再不能更匹配。

  菜一邊上,羅江河和一眾元老廚師一邊嘗。

  “嗯,好吃好吃好吃!”

  “八珍玉食也不過如此!”

  “這不就是普通的蘿卜嗎?為什么這個味道這么特別?這小子的手藝到底哪里學來的,真是絕了!”

  所有人都折服于尹祁柯的廚藝。

  羅江河的態度也是前后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千顏,這小尹是真有兩把刷子,有他坐鎮,玉膳樓重回神壇指日可待。”

  沈千顏看著在廚房忙活的尹祁柯,搖搖頭:“有他還不夠,尹祁柯一直在國外,國內知名度還沒打響,光靠他的名字,顧客未必愿意捧場,所以,我們還需要做好營銷。”

  “你是指?”

  “秋山饕客羅叔知道嗎?”

  “我知道,陳秋山,現在社交平臺上非常火的美食推薦官,得他推薦的餐廳酒樓,每日都是客滿為患,叫號機都罷工的程度。”羅江河看著沈千顏,“你想去找這個陳秋山為玉膳樓打廣告?”

  “對。”

  “可我聽說光見陳秋山一面就需要支付六位數的費用,而且,他不輕易輕易為商家做廣告,如果接了廣告,廣告費就不止六位數那么簡單了。”羅江河始終惦記著玉膳樓緊巴巴的經費問題。

  “羅叔,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如果他真的愿意為玉膳樓評上幾句,你還愁這個廣告費賺不回來嗎?”沈千顏得了靳仲廷的投資后,底氣十足,“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能否見上陳秋山,能否靠我們的新菜品征服他的味蕾。”

  “好,那聯系陳秋山這件事交給我。你羅叔從事餐飲這么多年,這點人脈還是有的。”羅江河現在對沈千顏極其信賴,他覺得自己老一套的思想已經跟不上時代潮流了,而沈千顏是個審時度勢的掌舵人,她能帶領玉膳樓駛向更好的未來。

  “謝謝羅叔。”

  *

  三日之后,羅江河順利聯系上了秋山饕客的工作室,對方的工作人員表示,陳秋山老師這幾日正好在錦城,可以一見。

  沈千顏立刻讓尹祁柯準備好三道菜品,兩人一起去了陳秋山的住所,沒想到,沈明耀和沈曉茹竟然也在。

  陳秋山的宴客廳里,沈明耀和沈曉茹拎著食盒正在等待,沈曉茹看到沈千顏他們,趾高氣昂道:“沈千顏,你可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玉膳樓如今這德行,你不好好省錢,竟然還敢來秋山老師這里,你付得起這天價的廣告費嗎?”

  沈千顏冷冷一笑:“你們付得起,我當然也付得起。”

  “嫁了豪門口氣就是不一樣啊。”沈明耀走到沈千顏面前,故作慈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過千顏啊,你都嫁入靳家了,如今卻還要為玉膳樓四處奔波謀出路,看來你那植物人老公真的幫襯不了你,想當初伯父把你送去靳家,可是希望你能十指不沾陽春水,做個富貴閑人的。”

  “謝伯父好意,不過我這人閑不了,我喜歡自己折騰,不習慣躺平靠別人。不像伯父,之前靠我父親,現在又靠抄襲玉膳樓來創業,你這種不勞而獲的人生,我不習慣。”

  “你說誰抄襲……”

  沈曉茹正氣急敗壞地朝沈千顏撲過來,陳秋山從二樓下來了。

  “怎么這么吵鬧?”陳秋山一襲深色中山裝,看起來比沈明耀還要年長幾歲,“你們都是今天來會見試吃的?”

  “對!”沈曉茹搶先回答,“秋山老師,我們來自新開店耀食府,我們先來排隊的,請您先嘗嘗我們的三道菜。”

  耀食府和玉膳樓菜品相似,先吃占很大優勢。

  沈曉茹說著,把耀食府三道菜放在陳秋山的面前,沈千顏并不自我介紹也不爭先,只是默默將玉膳樓的三道菜放在耀食府后面。

  陳秋山接過助手準備好的筷子,先試吃了耀食府的三道菜,他每道菜只吃一筷子,試完三道菜神情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沈曉茹有些緊張,沈明耀倒是老神在在的模樣,他曾親眼見過陳秋山試吃,這老家伙無論吃到多驚艷的美食,都一副表情。

  陳秋山款步走到玉膳樓的食盒前,試第一道菜就蹙起了眉。

  沈曉茹見狀,差點笑出聲來,玉膳樓的很多老手藝人都被她重金挖到耀食府了,沈千顏身邊這個年輕又花里胡哨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找來的,這做菜得有多難吃,才能讓陳秋山吃第一筷子就露出這種表情。

  陳秋山又立刻試吃了第二道和第三道菜,吃完轉頭看著沈千顏:“你們是哪家店?”

  沈千顏答:“玉膳樓。”

  沈明耀直覺不好,耀食府是主動報名字,而玉膳樓是被陳秋山問名字,這兩者的差距立馬就顯現出來了。

  “誰做的這菜?”陳秋山繼續問。

  尹祁柯站出來:“我做的。”

  “你叫什么名字?”

  “尹祁柯。”

  “尹祁柯,是姓尹的……”陳秋山喃喃自語,又打量尹祁柯一眼,“小伙子,你認不認識國宴圣手蘇老?”

  尹祁柯搖搖頭:“不認識。”

  “真不認識?”

  “真不認識。”尹祁柯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什么國宴圣手。

  “那你的手藝怎么會和蘇老這么相像?”陳秋山覺得奇怪,忍不住又吃了一筷子,“簡直八成像。你……你這手藝是哪里學的?你的師傅在哪兒啊?”

  尹祁柯看了沈千顏一眼,他的師傅,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是的,尹祁柯這廚藝,都是沈千顏手把手教的,可他的小師傅從一開始就和他說過,不許把她教他廚藝的事情說出去。

  “我自學成才。”尹祁柯笑得一臉雞賊。

  陳秋山沉思了片刻,回頭對助理說:“玉膳樓的推廣接下來,不收費。”

  “不……不收費?”助理以為聽錯了。

  “是的,不收費。”

  在場所有人都面面相覷,沈曉茹和沈明耀的臉都快綠了。

  “陳老師,那耀食府呢?我們的菜味道怎么樣?”

  *

  “普普通通,無功無過。”陳秋山評價。

  “普通?”沈曉茹追到陳秋山身邊,“怎么可能普通?我們是百年老字號的味道。”

  “百年老字號?”陳秋山蹙眉,“你剛才不是說你們是新開店嗎?”

  “我……”沈曉茹哽了一下,“我的意思是,我們的廚師很多都來自百年老店。”

  “俗稱挖墻腳。”尹祁柯補刀。

  “什么挖墻腳!”沈曉茹厲聲反駁,“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他們覺得耀食府發展前景更好,都是自己選擇來耀食府的。”

  “好了。”陳秋山對他們之間的恩怨沒興趣,他有興趣的是鄭祁柯,“小鄭,有沒有時間上去喝個茶?談談這次合作的事情,也交個朋友聊聊天。”

  “當然,陳老師。”

  陳秋山對鄭祁柯比了個“請”的手勢,但并沒有邀請沈千顏,沈千顏也無所謂,認可鄭祁柯就等于認同她。

  他們兩個人上了二樓。

  沈千顏正準備去車上等人,沈耀明一把攔住了她:“沈千顏,我看你膽子越來越大了,為了翻身就劍走偏鋒,連蘇老的邊都敢蹭,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嗎?”

  國宴圣手蘇老的名號,沈耀明也曾聽說過一些,傳言她廚藝驚為天人,八大菜系無一不精,且創造了很多獨門秘制。她年輕時曾多次擔任國家領導人宴請中外貴賓的主菜單設計師并掌勺,退休后,她回到宗山,達官顯貴和江湖大佬們都排隊上門吃她做的菜,因此,她人脈甚廣,可以說是黑白通吃。

  可蘇老為人低調,不喜歡接受媒體采訪,她常用來打發媒體的一句話就是“廚師就該隱匿于灶臺之后,愛吃我做的菜就行了,不必認識我這個人”,所以網上根本找不到蘇老的照片,甚至連吃過她菜的人,都沒幾個是真正見過蘇老本人的。

  “伯父是蹭玉膳樓蹭出慣性了嗎?看誰都像蹭的,不好意思,我們可沒有。”

  “你別得意。就算玉膳樓得了秋山饕客的評價,也未必能翻身。”

  “好啊,那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沈千顏說完就走,沈明耀留在原地,轉頭瞪了一眼女兒。

  “看你,嗅著沈千顏的一點氣味你就非得跟著她也來,什么準備也沒有,現在是不是浪費錢又丟人?”沈明耀有些生氣,“你從小就比不上沈千顏,現在也一樣。”

  “爸!”

  沈曉茹氣瘋了,為什么她總要被拿來和沈千顏比較?而且還永遠比不過她!

  “說你是希望你進步,否則,你永遠都被沈千顏踩在腳底下!”

  “踩在腳底下?她現在嫁了個植物人,這輩子已經算完了,而我,我有的是翻身的機會!”

  “翻身?就憑你那個周旭?哪怕靳仲廷是個植物人,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要是真想翻身,趁早分手,我給你找更好的人家。”

  “可周旭真心待我?”

  沈耀明一直看不上周家那點小產業,但沈曉茹和周旭校園相戀,在一起已經快六年,是真的奔著結婚去的,父女兩為這事兒也沒少吵架。

  “真心值個屁,你早晚會知道的,這個世界上,錢比什么都好。”

  沈曉茹咬著唇,難道真的要她和周旭分手嗎?

  不,她舍不得。

  *

  沈千顏在車上等了一個小時左右,尹祁柯才下來。

  “推廣的事情都談好了?”沈千顏問。

  “談好了。”尹祁柯揉了下太陽穴,有點疲憊,“這老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拉著我問蘇老蘇老,我都說了我不知道蘇老是誰。”

  “談好了就行,我們回去。”

  沈千顏說著發動了車子。

  尹祁柯看她一眼:“沈千顏,你知道蘇老是誰嗎?”

  “不知道。”

  “那你為什么不讓我告訴別人我的廚藝都是你教的?”

  “配合你啊,你不是喜歡到處立自學成才的天才廚師人設嗎?”

  “得!”尹祁柯往副駕駛座上一靠,“想從你這嘴里問出點什么,簡直難如登天,我放棄,我放棄好吧。”

  沈千顏笑了笑,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談及的過往,她也一樣。

  她知道,鄭祁柯是理解她的。

  一周后,秋山饕客在自己的社交平臺發布了一則視頻,視頻中,他親自去玉膳樓打卡,一桌的美味新品以極考究的姿態擺放在桌上,陳秋山老師也是非常盡責,他邊吃邊評,將每一道菜食材與口感都分析得很透徹。

  視頻的最后,他還和主廚尹祁柯合了影。

  此視頻一出,玉膳樓推出的十款新品連同新廚師瞬間吸引了大眾的注意。

  “這幾道菜看著就很有食欲,安排安排。”

  “周末就去打卡。”

  “歪個樓,廚師是不是帥得有點過分了?”

  “覺得廚師帥+1,現在廚師行業這么卷的嗎?”

  “三分鐘,我要這個帥廚師的所有聯系方式。”

  “……”

  就這樣,尹祁柯研究的新品火了,尹祁柯自己也火了,他不僅收割了一波事業粉,而且還收割了一波顏粉。

  周末,玉膳樓總店和各家分店營業額都創了新高,其中九零后零零后的顧客群占比也創了新高,而且這波熱度持續了將近一個多月都沒有退去。

  玉膳樓終于扭虧為盈,看著賬面上多出來的錢,沈千顏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雖然這筆錢不多,但是總算有了個好的開始,她終于可以回家睡個好覺了。

  靳仲廷這段時間似乎特別忙,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

  沈千顏回家后洗了個澡,坐在床上看雜志放松,沒一會兒,密室那邊傳來響動,沈千顏轉頭,看到靳仲廷走進房間,他的白襯衫上沾滿了血跡。

  “你受傷了!”沈千顏整個人都緊張起來。

  靳仲廷臉色蒼白,但還是冷靜地對她比了個“噓”的手勢。

  沈千顏立馬跑到他身邊,攙扶住他,輕聲問:“傷哪里了?嚴重嗎?”

  “肩膀,皮外傷而已。”他說得輕描淡寫。

  沈千顏看了眼靳仲廷的傷口,他的傷口還有鮮血在慢慢地滲出來,空氣里彌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她強忍著眩暈不適,把他扶到床邊:“我去把方醫生叫來。”

  “他今天不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