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5章 在床上談判
  靳仲廷在二樓的房間里,看著樓下大廳的監控,沈千顏不知說了什么,原本趾高氣昂的徐靜禾母子走的時候臉色很難看。

  “總算走了。”方煜文松了一口氣,“這對居心叵測的母子,隔三差五來孤月山莊看你一回,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感情多深呢,其實他們就是怕你什么時候突然醒過來。”

  “他們越是心虛,說明小南山的貓膩越大,讓凌風他們盯緊點。”

  “好。”方煜文應了聲,又看向監控畫面里的沈千顏,毫不掩飾自己對沈千顏的贊賞,“小嫂子膽色過人啊,面對徐靜禾這個老狐貍精都能面不改色。仲廷,你是娶著寶貝了。”

  靳仲廷沒表態,只是問:“讓你準備的文件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在茶幾上呢。”

  “好。”

  方煜文下去沒多久,沈千顏就上來了,她一夜沒睡,眼下兩團烏青,看起來有點憔悴,但憔悴也不影響她的美。

  沈千顏一進房門,就見靳仲廷坐在沙發里。

  “我昨天晚上一整晚都在醫院,沒在外面鬼混。”她開口先解釋。

  靳仲廷不說話,那雙黑亮的眸子就這么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沈千顏被他看得脊背發涼。

  “我真的在醫院,我不是在外面亂玩。”

  “過來。”他沉沉開口。

  “你想干什么?”沈千顏想起前夜他把她衣服撕裂的場景,心有戚戚,不敢靠近。

  “過來,把這份文件簽了。”

  沈千顏順著靳仲廷的目光,看到茶幾上的文件袋,不會吧,她才一晚上夜不歸宿,他就要她簽離婚協議了?

  不行,她還不能離婚,如果現在讓她把彩禮還回去,那一切都完了!

  “我真的在醫院,我弟弟昨天病危,我一直在icu門口守著,你若不信,可以去醫院查……”

  “誰說我不信?”靳仲廷打斷了她的話。

  靳仲廷其實一直不清楚沈千顏的家庭情況,昨天夜里出于好奇,他讓凌風調來了沈家的資料,這才明白了沈千顏為什么在父親去世一周之后就急著出嫁,為什么拿了靳家八千萬彩禮還這么缺錢。

  原來,她有一個吸血的伯父,一個植物人弟弟,一個資金鏈斷裂的百年老字號爛攤子。

  她并不是想象中貪財無度的女人,相反,她瘦弱的肩膀獨自扛下了太多。

  他似乎錯怪了她什么。

  “那你為什么要和我離婚?”沈千顏問。

  “離婚?”靳仲廷抬眸,“八千萬還沒回本,現在就想離婚,你想得挺美。”

  “那你讓我簽什么?難道不是離婚協議?”

  靳仲廷把文件袋里的文件取出來,推到沈千顏面前。

  沈千顏定睛一看,這份文件并不是離婚協議,而是一份投資入股的合同,她抓起文件,隨手翻了兩頁,頓時來了精神。

  “你要投資玉膳樓?”

  “別高興太早,把合同看完。”

  她又翻了兩頁,舒展的眉頭緊鎖起來:“八千萬,百分之三十的股權?你怎么不去搶啊!”

  沈千顏原本以為他愿意出手投資玉膳樓是救江湖之急,仔細翻翻合同后,去他的江湖救急!這完全是趁火打劫啊!

  她就知道,像靳仲廷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萬惡資本家,怎么可能突發善心。

  “你以為你這百分之三十的股權還值多少錢?給你八千萬已經是抬價了,若正兒八經按市場價出售,八百萬都未必有人要。”

  “你胡說,玉膳樓百年老字號,這塊招牌就不值八百萬。”

  “你可以不簽,我也不是非投不可。”靳仲廷翹著二郎腿,氣定神閑。

  “不簽!我絕對不簽!”

  沈千顏義正言辭地拒絕。

  靳仲廷也不攔她,正如他所說,他并不是非投不可,他之所以讓律師擬這份合同,只是單純覺得之前誤會她,有所愧疚,想給她一點補償,既然她不領情,那也罷了。

  沈千顏去洗了個澡,準備補覺,可她心里惦著那到嘴邊了又飛走的八千萬,翻來覆去,怎么都睡不著。

  其實她知道,靳仲廷分析得一點錯都沒有,玉膳樓曾經一座難求最輝煌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現在僅靠那一點老字號情懷想要東山再起難如登天,靳仲廷花八千萬買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一個不留神就是賠本買賣。

  都怪她剛才太沖動,拒絕得太干脆。

  沈千顏在大床上翻了個身,看到靳仲廷坐在床的另一側看書,床頭一盞暈黃的燈照得他眉目清朗,稀釋了他身上冰冷的距離感。

  她忍不住朝他挪過去一些,商量著開口:“靳仲廷,八千萬,百分之十的股權怎么樣?”

  靳仲廷像是沒有聽到,頭都沒抬。

  “八千萬,百分之十五。”沈千顏再讓一步。

  “……”

  “百分之二十。”

  “……”

  “百分之二十五,不能再多了!”

  “你是菜市場買菜?”靳仲廷“啪”的一聲合上書,冷著臉看向她:“別討價還價,沒得商量。”

  沈千顏心死,果然,要她和這種商界大佬談判,沒有任何勝算。

  “行吧,那就八千萬百分之三十的股權,合同我簽,但是,我得再加幾條補充條款。第一,你不能干涉玉膳樓原有的經營模式。第二,你只是投資,沒有決策權。第三,等我賺到錢,我可以隨時把你手上的股權贖回來。”

  “我是商人,不是做慈善的。”他提醒。

  “我沒讓你做慈善,我說了,我以后一定會把錢還給你的,你要不相信,可以把這條也寫在合同里。”沈千顏穿著睡裙,趴在床上,胸口風光旖旎,一雙眼小鹿一樣水靈靈又誠摯地望著他,讓他心頭止不住地發癢。

  和這樣的女人在床上談判,任男人再精明,似乎也沒多少勝算。

  算了,這投資他本來也沒打算激起什么水花,給她就給她了,要是她再為了這點小錢去和靳文博那樣的渣滓周旋,最后丟人的也是他。

  “明天自己聯系律師改合同。”靳仲廷冷硬開口。

  “你同意啦!太好了!謝謝你!”

  沈千顏心頭一塊大石落下,笑容也明艷了許多。

  “手機。”靳仲廷朝她伸手。

  “嗯?”

  “手機給我。”

  “干什么?”

  沈千顏把手機遞給靳仲廷,只見靳仲廷修長的手指在她屏幕上飛快跳動,緊接著,她的通訊錄一串號碼。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靳仲廷淡淡的,“以后有事就打這個電話。”

  “哦。”

  沈千顏看著靳仲廷棱角分明的側臉線條,忽然覺得,他這個人除了脾氣冷,也沒有傳言中那么不近人情,這一次是他幫了她,等她度過這個難關,一定會好好感謝他的。

  *

  靳仲廷的八千萬暫時緩解了沈千顏的燃眉之急。

  周一例會,她第一次作為玉膳樓的新任負責人出席會議。在會議上,沈千顏逐一整改玉膳樓的歷史遺留問題,推翻了無數條沈耀明消耗老字號品牌的決策。

  她宣布關閉全國200多家經營不善的分店,提出對先前提價菜品重新合理定價,狠抓產品品質,服務人員定時定期培訓等等全新策略。

  羅江河原以為沈千顏不過是個花架子,他第一次見到這小丫頭就覺得她長得實在太漂亮,洋娃娃似的,一副沒有吃過苦的樣子,肯定難挑大梁。

  可沒想到,她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補上了玉膳樓斷裂的資金鏈,又一針見血地找出了玉膳樓現在最大的幾個問題,很有她爸沈隋唐當年的風采,看來血脈傳承這東西假不了。

  玉膳樓新任ceo上位的消息很快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媒體同時也報道了這位年輕的ceo上任后最重要的三把火,大家都在期待老字號煥發新生機,這給玉膳樓帶來了一波不小的客流量。

  正當玉膳樓所有員工信心滿滿,準備擼起袖子加油干的時候,玉膳樓總店對面新開張了一家名叫耀食府的大酒樓,耀食府的定位和菜品幾乎和玉膳樓如出一轍,但價格卻普遍低于玉膳樓,而且因為是新開店,活動力度非常吸睛。

  耀食府成功撬走了玉膳樓的大部分客源,很快,耀食府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門店接連開張,且選址無一例外都靠近玉膳樓。

  這分明是有人搗鬼。

  “是沈明耀和沈曉茹父女。”羅江河氣得拍桌子,“他們挖走了部分玉膳樓的老員工,打著下一個百年老字號的名頭,一邊蹭玉膳樓的熱度,一邊想要徹底擠掉玉膳樓的市場份額。”

  沈千顏原以為沈明耀虧空了玉膳樓的錢,又拿了她四千萬彩禮能消停些,沒想到竟然又在背后搞這些小動作。

  “怎么辦?”羅江河沒了頭緒,“這樣下去,玉膳樓的情況會比之前更糟糕的。”

  沈千顏在會議室里踱步,這是她思考時慣有的小動作。

  過了會兒,她說:“羅叔你別急,他們想復刻之前的玉膳樓就讓他們去復刻吧,我們只管向前走,我原本想過段時間等客源恢復一下就推出新品,現在看來,這個計劃得提前了。”

  “新品?”

  “對,大眾口味在不斷變化,就算是百年老字號,也得不斷推陳出新,我打算在保留原來經典菜品的基礎上,再推出十款新菜品。”

  “那是不是得重新聘請大廚?”

  “我已經聯系好了。”沈千顏說著看了眼手上的表,“差點忘了,他今天的飛機落地錦城,我得去機場接他了。羅叔,等我回來再說。”

  “好。”

  沈千顏匆匆跑到停車場,還沒走到自己的車旁,就看到沈曉茹和她新交的男朋友周家二公子周旭正好驅車而來。

  “沈千顏。”沈曉茹看到她,立馬降下車窗,“好久不見,恭喜你新婚啊。怎么樣?你那植物人老公躺了半年有沒有發酸發臭?和他躺一起不會熏到你吧?”

  沈曉茹雖然是沈千顏的堂姐,但兩人一直不對付,沈曉茹特別討厭沈千顏,更討厭每次家里有什么聚會,自己總要被拿來與沈千顏比較。在女媧偏愛的沈千顏身邊,縱然沈曉茹已經足夠亮眼了,卻也總顯黯淡失色。

  這次沈千顏替她嫁到靳家,得了個植物人老公,可算讓沈曉茹心理平衡了不少,長得再傾國傾城又怎么樣,最終還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沈千顏懶得理沈曉茹,她想,沈曉茹要是知道她死活不肯嫁的植物人身高腿長,每天都在自家的私人健身房里散發著荷爾蒙的香氣,比她身邊這個小白臉周旭有男人味千萬倍,她一定腸子都全悔青。

  “你怎么不說話啊?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沈曉茹地趴在車窗上,嚼著口香糖,“聽說玉膳樓這幾天業績直線下滑,你一定愁壞了吧。”

  “管好你自己的耀食府吧,有本事就光明正大的來,別只會在背后耍花招。”沈千顏丟下這句話,上車離開。

  “呸!”

  沈曉茹將嚼到無味的口香糖朝沈千顏離開的方向吐掉,滿臉厭惡地關上了車窗。

  “這就是靳少的新婚老婆?別說,還挺美。”周旭隨口道。

  “你說誰美呢!”沈曉茹皺眉。

  周旭立馬哄:“寶貝寶貝別生氣,我剛就隨口一說,在我心里當然你最美。”

  沈曉茹滿意地輕哼了聲,又說:“別看沈千顏長得還行,其實就是個沒腦子的,玉膳樓這塊過氣招牌還當寶貝捧著,等著瞧吧,看耀食府怎么把玉膳樓踩在腳底摩擦。”

  *

  沈千顏緊趕慢趕,還是錯過了接機時間。

  她到達機場的時候,尹祁柯已經站在機場出口等著了。他一身黑衣,頭上戴著寬邊的漁夫帽,整個人遮得嚴嚴實實的,但還是擋不住一雙桃花眼。

  “尹祁柯!”沈千顏隔著馬路喊他。

  尹祁柯看到她,拖著行李直奔她而來,眼看人到跟前,尹祁柯伸手要抱,卻被沈千顏一把推開了。

  “這位先生,請保持距離,我結婚了!”她一張口就是一個重磅炸彈。

  “什么?你結婚了?”尹祁柯差點驚掉下巴,“你怎么不說你上天了呢?”

  “這事說來話長,以后和你慢慢說。快走吧,我的車還停在路邊呢。”

  兩人上了車,尹祁柯還沒從沈千顏已婚的事實中回過神來。

  “你真的結婚了?和誰啊?”

  “說了你也不認識,靳仲廷。”

  “靳仲廷?是廷川國際的靳仲廷嗎?我知道他。”

  “你竟然知道他?”沈千顏意外,尹祁柯這幾年都在國外,也就每年春節回國幾天,靳仲廷這么有名嗎?

  “當然知道,我在英國的時候就聽過他的名字,倫敦的科沃廣場知道吧,就是靳仲廷的,還有ti的富人區別墅,也都是他的產業。”

  沈千顏暗暗咋舌,天知道沈曉茹錯過了一個怎樣的超級大佬。

  “行啊你,才多久沒見,你就成豪門少奶奶了。什么時候安排我見見你老公啊?”

  “暫時不行。”

  “為什么?”

  “因為他半年前出了意外,變成了植物人。”

  “你說書呢?這反轉也太大了吧!”尹祁柯再次驚掉下巴,“沈千顏,到底怎么回事?你竟然愿意嫁給植物人?你看上他什么了?錢?你有那么缺錢?”

  “我都說了,這事兒說來話長,我們先不說這個,我讓你辦的正事都辦了吧?”

  “當然,你交代的事,我哪次沒辦好。”尹祁柯說著,從手提包里拿出十張手繪彩圖,圖上的每道菜品都栩栩如生,旁邊標注的小字精確到了幾勺料酒幾克鹽,“這就是我這次研發的十道新菜品,保證國內絕無僅有,也保證你說的那個什么耀食府想模仿也模仿不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