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章 新婚妻子長相太驚艷
  沈千顏推門走進大廳,大廳里空蕩蕩的,她繞了一圈沒看到人,轉身上樓。

  二樓健身房里,靳仲廷穿著黑色的背心,正垂吊在器械上做引體向上,他肌理分明的手臂線條充滿了力量感,裸露在外的麥色肌膚上汗意涔涔,遠遠看一眼都讓人血脈噴張。

  一個穿著白大褂戴眼鏡的男子倚靠在跑步機上,他就是靳仲廷的私人醫生方煜文。

  方煜文看著靳仲廷,正滿臉不解:“仲廷,你說你都瞞了這么久了,怎么昨晚就突然暴露了呢?”

  靳仲廷冷著臉不說話。

  他不知道該怎么和方煜文解釋昨晚的情況。

  昨晚,他也不想這么快暴露自己,可那沈千顏實在磨人,她柔軟的小手不斷在他身上游走,所經之處,處處留下躁動不安的火種,最后,她的手停在他的褲襠上,那一瞬間,如果他不跳起來制止沈千顏的手,跳起來的就是他褲襠里的二弟。

  生理反應是本能,他再強的定力也無法偽裝。

  “這都最后關頭了,你很快就能掌握證據把害你的人送進牢里,你不怕打草驚蛇功虧一簣嗎?”

  “她不會說出去。”靳仲廷篤定道。

  “你怎么知道?你了解她?”

  “她是個愛錢的,錢能讓她閉嘴。”

  沈千顏站在健身房門口,聽到靳仲廷冷而不屑的聲音,眼底浮上一絲無奈,看來,靳仲廷和錦城所有人一樣,都覺得她是個為了錢不擇手段的人,也是,父親才過世一周就急著嫁給一個植物人,除了愛錢還能有什么解釋?

  她正準備轉身回房,腳不小心踢到了門口的綠植。

  “誰在外面!”方煜文快速追出來,看到沈千顏一愣,“你是……仲廷的新婚太太?”

  沈千顏點頭。

  “我去!”

  這長相也太驚艷了吧!

  方煜文是風月場所的常客,見過的美女多如過江之鯽,或清純,或嬌柔,或嫵媚,千姿百態,什么都有,眼前的沈千顏好像不屬于這之中的任何一類型,又好像哪一個類型的氣韻都沾一點邊。她骨相偏西式,氣質卻很東方,五官精致中帶一點英氣,既有貴族小姐的典雅,又有小家碧玉的嬌俏,最絕的是那雙眼,清澈靈動,眼波流轉間充滿了故事感。

  他終于理解了靳仲廷為什么憋不住在新婚夜非醒不可了!

  “小嫂子你好,我是方煜文,仲廷的私人醫生。”方煜文朝沈千顏伸出手。

  “你好。”

  沈千顏剛朝方煜文伸出手,靳仲廷就站到了她的面前,阻斷了兩人相握的手。

  “你先出去。”靳仲廷對方煜文使了個眼色。

  方煜文不情不愿地“哦”了聲,走到門口還不忘再回頭看一眼沈千顏。原本圈里的人都在猜,靳仲廷花八千萬買個什么金貴的老婆來沖喜,如今看來,再花八千萬都值!

  靳仲廷直接關上了門,偌大的私人健身房里,只剩下了他和沈千顏兩個人。

  “你竟然敢偷聽?”他盯著她,目光冷峻駭人,“偷聽到了什么?”

  “偷聽到了你說我愛錢。”她嗓音拔高。

  “怎么?還錯怪你了?”

  “沒錯怪我,我就是愛錢,特別特別愛錢,這樣吧,你再借我八千萬。”沈千顏心想反正他都覺得她是個拜金的撈女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得了。

  “你說什么?”

  靳仲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女人才拿走八千萬彩禮,竟然又獅子大開口要錢,她是要借著這段婚姻瘋狂斂財了?

  “你借我八千萬吧。”沈千顏又說一遍。

  “憑什么?就憑你這張臉?”

  “不,憑我知道你的秘密。”沈千顏壯著膽直視他的眼睛,“你說,如果我把你裝植物人的消息放出去,結果會怎么樣?”

  靳仲廷眼神瞬間陰鶩狠戾,他一把捏住了沈千顏的下巴,仿佛要把她的下巴捏碎。

  “你敢,你就試試。”

  沈千顏當然不敢!

  這還只不過是稍作試探,靳仲廷的眼神就可怕到下一秒就要把她原地滅口似的,她哪里還敢放肆?

  “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沈千顏立馬展顏而笑,露出兩個小梨渦討好道:“你別生氣,我不會說出去的。”

  靳仲廷不說話,冷冷看著她還有什么花招。

  “不過,八千萬對你來說不過九牛一毛,我都是你太太了,你別這么小氣嘛。而且,我說了是借,假以時日,等我賺到錢,我一定會還你的。”硬的不行就試試軟的。

  “太太?你這種見錢眼開的人也想做靳太太?”靳仲廷凜著臉,一把甩開她的下巴,“記住,你只是一個沖喜的。”

  *

  沈千顏在靳仲廷那里吃了閉門羹,倒也不意外。她知道,以靳仲廷對她的討厭程度,是絕對不會借錢給她的,她也是臨時起意,本來就沒有對他抱太大的期待。

  這條路行不通,她就得另想辦法,可她能去找誰借錢呢?父親在世時,她是沈家小姐,走到哪兒都有人陪著笑臉,后來玉膳樓經營不善,走下神壇,沈家就已經門可羅雀,而現在,父親不在了,估計那些人連看都不會再看她一眼。

  世間的人情冷暖,困頓時最能顯現。

  沈千顏正一籌莫展,羅江河的電話又過來了。

  “羅叔,錢我已經轉給你了。”

  “我收到了,我不是找你要錢的,有個好消息告訴你。”

  “什么好消息?”

  “有個投資人聯系我,說想找你了解一下玉膳樓現在的狀況,他說他有意向投資。”羅江河有點興奮。

  “真的?什么投資人?”

  “我不清楚,但他說他是你父親生前的朋友,要不要見一見?”

  父親生前的朋友這幾個字讓沈千顏暫時放松了警惕,她想,只是見一面而已,又沒什么損失,若真能碰上好的投資人,玉膳樓也許就還有一線生機,現在她死馬當活馬醫,什么路子都愿意試一試。

  她去浴室沖了個澡,換了身稍顯正式的西裝裙,正準備出門,鍛煉結束的靳仲廷走進臥室。

  沈千顏還有一點賭氣,假裝沒看到他,轉身去拉門。

  靳仲廷長臂一伸,攔住她的去路,陰沉著臉:“這么晚出去干什么?”

  “我一沖喜的,你管我?”

  她說罷,推開他直接出門。

  方煜文在走廊里遇恰好看到沈千顏出去,他走到靳仲廷身邊,問他:“小嫂子這么晚還要去哪兒啊?”

  靳仲廷冷著臉沒答,只是說:“你讓凌風派人跟著她。”

  “好。”

  *

  沈千顏開車來到約定的莊園酒店,報了vip包廂號,工作人員帶她去了二樓。

  她沒想到,在包廂里等著的人竟然是靳仲廷的大哥靳文博。

  “大哥,怎么是你?”沈千顏直覺不妙,可又不能當場走掉。

  “怎么不能是我?”靳文博朝她笑得一臉正人君子,“弟妹你先坐,我今天約你是談玉膳樓的正事。”

  “我沒聽說靳氏集團近期有進軍餐飲的打算。”

  “不是靳氏,是我個人的一項投資。”

  沈千顏不太信,但還是坐了下來:“大哥真的有意向投資玉膳樓?”

  “當然了。玉膳樓百年老字號,是陪伴幾代人的回憶,我小時候,就喜歡吃玉膳樓的熗虎尾,每周都要去吃一次。如今看老店招牌蒙塵,我也于心不忍啊。”

  靳文博說得懇切,沈千顏一時分不清他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

  酒保正好送上一杯雞尾酒。

  “弟妹嘗嘗,這是我讓人特別為你調的新品茉莉。”

  “我不喝酒。”

  “這不是酒,是葡萄柚味道的果汁。”

  “大哥抱歉,我晚上也沒有喝飲品的習慣。”

  “你這就不給大哥面子了,大哥有心投資你的玉膳樓,你卻連和我喝一杯都不愿意嗎?”靳文博端起自己的酒杯,“來,干一杯,就一杯,大哥不強迫你多喝。”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沈千顏再不喝就說不過去了。

  她飲下了這杯茉莉,口中辛辣的味道綻開,這分明是一杯很烈的酒,她想吐出來已經來不及了。

  “你騙我,這不是果汁。”

  “弟妹放心,一杯酒而已,沒事的,來來來,我們繼續說玉膳樓的投資吧。”靳文博看著沈千顏,手順著桌面摸過來,一把按住她的手背,“弟妹,你不知道,大哥和你那心狠手辣的活死人老公不一樣,大哥最心軟了,我想要投資玉膳樓,最關鍵的原因是不忍心看到弟妹這樣嬌嫩的姑娘家為錢焦頭爛額,東奔西走,只要你陪大哥一晚,別說錢了,大哥什么都依你。”

  這就原形畢露了!

  沈千顏一把甩開了靳文博的手:“靳文博,你要敢亂來,我就報警!”

  “你報警啊,看警察來了是信你還是信我!”

  靳文博張開雙臂朝沈千顏撲過來,沈千顏起身想跑,卻感覺酒精作祟,雙腿虛軟。

  “救命!救命!”

  沈千顏的手剛扒到門把手,腰就被靳文博用胳膊箍住,一把拖回。

  “別叫了,這里我都包了,沒人會來救你。”靳文博露出猥瑣的笑容,他早在靳老太君手里看到沈千顏的照片時就已經垂涎沈千顏的美貌了,眼看就要得償所愿,他興奮得雙眼放光。

  沈千顏一陣絕望,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包廂的門忽然被扣響,“咚咚”兩聲后,一道低沉的男聲傳進來:“靳副總,您太太在樓下,正往這邊過來。”

  “我靠!那個河東獅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

  靳文博極其好色,又極其怕老婆,他立馬整理好裝束,顧不得這個消息是真是假,直接奪門而出。

  沈千顏癱倒在地上,止不住地后怕,一個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快速走進來,扶起沈千顏。

  “你是誰?”沈千顏打量著他,男人有張極英俊的臉。

  “少夫人,我是靳總的私人保鏢凌風。”

  “謝謝你。”

  “不客氣,請你趕緊離開這里,靳副總隨時會回來。”靳文博的老婆并沒有來,剛才只是凌風的調虎離山之計。

  “好。”

  凌風把沈千顏送回孤月山莊。

  沈千顏有些酒精上頭,下車后搖搖晃晃走進大廳,小慈看到她,立馬過來扶她。

  “少奶奶,你怎么喝成這樣?”

  沈千顏搖搖頭,她其實就喝了一杯,誰知道那酒這么烈,一杯抵普通的酒好幾瓶,造成了她喝很多的假象。

  “我扶你上去吧。”小慈不放心。

  “不用了,你去睡覺吧,我自己上去。”

  沈千顏一路扶著墻回到臥室,她一進門,就看到靳仲廷抱肘站著。他今日穿一身黑色的真絲睡衣,站在水晶燈下,矜貴無比,可惜,臉色太陰沉,氣場太恐怖。

  “沈千顏,你真行,為了錢,竟然連靳文博都敢去招惹!”

  沈千顏感念他派凌風救她,正打算解釋,就聽靳仲廷再次開口:“睡一晚靳文博能給你多少?”

  他把她當成什么了?出來賣的?

  這也太侮辱人了!

  沈千顏怒火中燒,借著酒勁和他杠:“你打聽這個干什么?你準備給雙倍?”

  “雙倍?”靳仲廷冷笑,“別忘了,我八千萬一次付清,睡一輩子免費。”

  “你想免費睡就免費睡,但你不能阻止我出去賺外快!”

  “沈千顏!”靳仲廷摁著她的肩膀,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他瞪著她,眼神幾欲噴火,“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我說我愛錢,我要出去賺外快!”沈千顏為了氣他,滿嘴虎狼之詞。

  “嘩”的一聲,靳仲廷直接撕裂了沈千顏的衣領,她白皙的肩膀和黑色的蕾絲胸衣暴露在空氣里。

  沈千顏胸口一涼,急急護住自己的胸,昂頭瞪著眼前的男人:“靳仲廷,你干什么!你休想對我不軌,哪怕是婚內,只要我沒同意,你對我用強就是違法犯罪!”

  “口不擇言的時候挺浮浪,現在知道怕了?”

  “你滾開,你們姓靳的都是色胚!”她在他身下亂掙,越掙扎撕裂的衣服口子越大,那絕美的身段呼之欲出。

  靳仲廷喉結一滾,和新婚夜那晚一樣的躁動感似乎又要涌上來。

  “別亂動!”

  “那你放開我!放開我!”沈千顏一口咬上靳仲廷的胳膊。

  “嘶!”

  靳仲廷甩開了她下床,沈千顏立馬抓起一個抱枕護住胸口,人退縮到床頭,一臉警覺地瞪著靳仲廷。

  “別再過來!”

  靳仲廷掃了眼胳膊上那一排牙印,懶得再同她計較。

  “沈千顏你記住,哪怕是個沖喜的,你也是我靳仲廷的人,注意你的身份,要是再敢做出格的事說出格的話,我饒不了你!”

  他丟下狠話,推開暗墻,離開了臥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