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47章 要檢查嗎
  劇組最近不太平,導演心情也不佳。

  何美心頻頻出事,敗光了導演對她最后一點好感,這兩天爆出的丑聞,更是讓導演氣得一夜沒睡著,可他沒想到的是,何美心竟然還要作妖。

  這不劇組好好地趕著戲,酒店那邊忽然傳來消息,說是何美心在鬧自殺,酒店的工作人員讓導演過去勸勸,免得真跳下來出大事。

  不得已,劇組再次停工,一行人馬不停蹄地趕往酒店。畢竟,何美心和劇組有合約,現在也是合約期間,如果她真的跳樓死了,劇組也要擔負一定的責任。

  楊天樂和凌風也跟著回到了酒店。

  何美心穿著一襲火紅的吊帶長裙,坐在酒店六樓陽臺的欄桿上,神情哀傷的目視著前方。

  樓下已經匯集了很多很多的人,大家昂頭看著何美心。

  “穿紅色跳樓,是要化成厲鬼再回來的意思吧。”

  “化成厲鬼回來找誰報仇呢,也沒有害她,是她自己害自己的吧。”

  “天吶,好好的美女,竟然走到這一步。”

  “……”

  何美心的經紀人坐在人堆里放聲大哭。

  “美心啊,你不要做傻事啊!你要出事了,我可怎么和你老家的母親交代呢!”

  劇組有工作人員去拉那位經紀人,那位經紀人忙不迭地拉著人就解釋:“美心她很可憐,她被渣男騙,那個渣男說會娶她,許了她終生,美心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小缺愛,她太渴望一個完整的家庭了,才會傻傻相信渣男的話。”

  “那陶光年在追楊天樂,都是一個劇組的,她難道不知道嗎?說穿了,還不是看上了那個男的有錢。”

  “真不是看上了陶光年有錢,那陶光年其實就是一個空殼子,早就沒有錢了。是因為他對美心好,無微不至,像個父親一樣,所以美心才會動搖,這過程中美心也很掙扎,她前段時間還被診斷出了抑郁……”

  楊天樂翻了個白眼,真的什么人都要往抑郁上湊一湊,好像抑郁就是免死金牌,只要得了抑郁,做任何事都值得被原諒。而真正得抑郁癥需要幫助的人,就因為裝抑郁的人越來越多,被懷疑,被忽視,最后釀成慘劇。

  “先別哭哭啼啼的了,先把人救下來要緊。”導演又氣又急。

  原本他還覺得能找來何美心拍戲是福氣,可現在想想,真是晦氣,要是她今天真的縱身一躍,那這部戲估計也招不到商,徹底完蛋了。

  “救護車和消防隊怎么還沒到?”導演問。

  “扈城那邊有個商鋪著火,很多顧客被困,情況危急,所有消防力量都集中在那里,消防支隊值班的隊員正趕來,但因為火災救援,主路被堵,沒那么快趕到。”酒店的工作人員說。

  “那怎么辦?”導演往上看了一眼,這個何美心瘋瘋癲癲的,好像隨時會跳的樣子。

  “我來想辦法。”凌風說。

  他以前在救援隊待過一段時間,對救援也有經驗。

  “你要上去?”楊天樂擔心,說實話,她一點都不想凌風上去為何美心冒險,如果是換了別人,楊天樂也會想法設法要救人,但何美心這個女人不值得。

  “放心,不會有事。”

  “我怕。”

  凌風笑了笑,摸了下楊天樂的頭。

  這個動作讓一旁的寧姐直接神情呆滯,這兩人怎么回事?突然這么親昵是什么意思?在一起了嗎?

  “你們……注意點。”寧姐提醒,“現場很多記者。”

  楊天樂掃了眼現場的記者,他們鏡頭向上,全都對著何美心,哪兒有閑暇來管他們啊。

  可沒想到的是,還真有敏銳的記者,在注意到楊天樂和凌風一起出現后,偷偷把鏡頭對準了他們。

  君安集團小公主的新戀情,可比一個塌房十三線的新聞香多了。

  *

  凌風帶著酒店的工作人員上了樓。

  何美心住在601,601已經從里面反鎖了,工作人員的鑰匙也無法打開,破門動靜太大,怕嚇著何美心,要是她受了驚嚇從六樓落下,那就適得其反了。

  601的陽臺和602的陽臺外圍是連通的,凌風決定踩著外圍的墻垣悄悄過去。

  他讓酒店的工作人員找來了繩索,綁在腰上作為防護。為了轉移何美心的注意力,他還安排了劇組的導演去隔壁603的陽臺和何美心溝通,分散她的注意力。

  導演上了603的陽臺后,暫時忍住了自己的脾氣,開始苦口婆心地勸何美心不要做傻事。

  “美心,你還年輕,20出頭的年紀,沒必要因為這么一點小事尋死覓活的,你不用擔心這次的緋聞會影響你的事業,互聯網的雖然有記憶,但大多數網友還是健忘的,你就先休息一段時間,避避風頭,等這件事情的熱度消下去,你再重新復出。”

  “不會有人喜歡我了,大家都覺得我臟了。”何美心哭。

  “正常戀愛,怎么會是臟呢,大家都理解,你也是被騙。”導演昧著良心說。

  “真的嗎?導演你真的覺得我復出還有希望嗎?”

  “當然是真的。復出肯定有希望啊,你這么漂亮,過段時間換個風格出來,還是有人會買賬的,你看看我們圈子里,多少小三破壞了別人的家庭還在腆著臉出來拍戲呢。你這正經算起來,都不算是小三,因為那陶光年和楊天樂都沒有正式交往,只是在相互試探的階段對不對?”

  何美心心想導演這嘴是真會說,他要是能在記者面前幫自己多說幾句好話就好了。

  “那導演,你會不會把我換掉?”何美心問。

  “當然不會,你的戲份又不多,到時候宣傳不帶上你的名字,觀眾還是會買賬的。”

  “謝謝導演,還有,對不起導演。”

  “沒事,這點小事我根本沒有放在心里,你聽話,下來好不好?”

  何美心想了想,時間太短,這么快就下來,不夠逼真,很像作秀,于是搖搖頭,抓緊了欄桿:“可我還是很難受。”

  導演都在心里罵娘了,可為了配合凌風,只能繼續哄。

  另一邊,凌風已經貓著腰悄悄從陽臺外面過來了,為了方便救人,他把西裝外套和領帶配飾都拿下來了,白襯衫的衣袖高高卷起來,露出流暢的小臂肌肉線條。

  樓下,圍觀的看客和記者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人只用一條繩索防護,就敢爬上六樓的陽臺墻垣,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人誰啊?怎么這么猛?”

  “雖然看不清楚臉,但看著身材,絕對是個帥哥!”

  “像電視劇里的特警,我的天!何美心何德何能啊,這種時候都能出現個大帥哥救她!”

  “……”

  周圍竊竊私語聲不斷,只有楊天樂揪著心,她的目光跟著樓上的凌風,從來沒有這么緊張過。

  她也是第一次意識到,原來真正喜歡一個人是這樣的。

  所有人都在感嘆他像個英雄時,只有她滿心滿眼都記掛著他的安危。

  楊天樂祈禱凌風一定要平安。

  六樓的風很大,何美心的紅裙被風吹得像一朵膨脹的花,她此刻所有注意力都被導演吸引,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后有人向她靠近。

  凌風實時目測著救援距離,等到距離差不多的時候,他迅速翻過欄桿,一把將何美心從后抱下欄桿。

  這速度,快得像是開了八倍速。

  “臥槽!”

  “哇!這人絕對練過的吧!”

  “厲害厲害!”

  “電視劇都不敢這么拍吧!”

  樓下所有人都鼓起掌來。

  楊天樂見凌風順利救下何美心,長舒一口氣,沖跳到嗓子眼的心才算落回了原位,但她很快眼一瞇,眼神就變得凌厲。

  六樓陽臺,何美心還沒反應過來,被凌風從后抱下的時候,她甚至產生了錯覺,以為自己要死了,等她穩穩落地,發現是凌風把她救下之后,她嚇得大哭起來,一邊哭還一邊緊抱著凌風不撒手。

  “雖然何美心很那個啥,但此時此刻,我怎么有點想嗑cp呢。紅裙和白襯衫的組合,真的絕了。”

  圍觀的人群中,有個女生發出這樣的感慨。

  楊天樂回頭,瞪了那女生一眼。

  “別什么都嗑,什么都嗑只會害了你。”

  楊天樂說完這句話,立刻沖進酒店。

  記者們也都在往樓上沖,酒店的電梯異常的擁擠,楊天樂憑著一腔怒意,硬是擠進了第一波上樓的電梯。

  她一想到何美心那個女人像樹袋熊一樣掛在凌風身上,她就覺得晦氣。

  真是死性不改啊,剛死里逃生就開始想著撬別人的墻角。

  啊,好氣!

  601的陽臺上,凌風已經推開了何美心,盡管何美心幾次三番地想再靠過來,但都被凌風用手擋開了,何美心只能轉頭去尋找導演的安慰。

  導演之前或許還會買她的賬,但現在爛攤子一堆,也不想和這個女人再有任何瓜葛。

  何美心得不到安慰,又想去爬欄桿,被凌風一手給拎回了房間,鎖上了陽臺的玻璃門。

  “找死可以,別興師動眾。”凌風冷冷地說。

  何美心淚眼汪汪地看著凌風,不敢相信他竟然能對自己說出這么冷血的話。

  “凌風哥……連你都討厭我了嗎?”

  “他又沒喜歡過你。”楊天樂推門進房間,瞪著何美心,“非得全天下的男人都喜歡你,你才覺得地球是正常轉動的是吧?”

  “當然不是啦天樂,陶光年的事情,我也是受害者……”

  “閉嘴吧,我不想聽你說這些鬼話,這么能編,就去編給記者聽。”楊天樂說完,看了眼凌風,“走吧。”

  凌風點點頭。

  門外都是記者,都想采訪何美心,何美心的經紀人和酒店的工作人員都在攔著,人潮涌動間,亂糟糟一片。

  楊天樂和凌風趁亂離開了現場。

  “要回片場嗎?”凌風問。

  “不回了。”導演被絆住了,今天的戲肯定是拍不成了,“先回房間。”

  “誰的房間?”

  “你的。”

  楊天樂的房間和何美心同一層,此時走廊里到處都是記者,不安全。

  他們走樓梯去了五樓。

  走進凌風房間之后,楊天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扒凌風的衣服。

  凌風猝不及防,襯衫上的扣子就被她一顆一顆解開了。

  “你干什么?”凌風抓住她的手。

  “去洗澡。”楊天樂昂頭看著凌風,“你被別的女人抱過,臟了。”

  凌風這才反應過來,她在介意什么。

  “好。”

  他配合著脫了襯衫扔進垃圾桶,然后走進浴室。

  浴室水聲“嘩嘩”,楊天樂坐在沙發上等著他,沒一會兒,他穿著浴袍,擦著頭發走出來。

  “洗好了?”楊天樂上下打量著他。

  “嗯。”凌風隨手把毛巾放在置物架上,走到楊天樂面前,問:“要檢查嗎?”

  這男人,學得挺快,還會反撩了。

  楊天樂起身,手伸進他浴袍的邊緣,手掌在他的胸肌上來回游走:“你穿著衣服,怎么檢查?”

  這一個動作,瞬間就為她贏回了戰局。

  凌風沉了一口氣,隔著浴袍把她的手握住。

  “楊天樂。”

  “怎么了?突然叫我的名字。”

  “知道什么男人不能亂撩嗎?”

  “什么男人呢?”

  凌風靠過來,手往后一繞,放在她的腰間,將她攬過來,貼著自己。

  “像我這種。”

  “哦,懂了,像你這種沒開過葷腥的是嘛?”楊天樂撥開他的浴袍,故意去蹭他,然后感慨一句,“真快啊,瞬間就起立敬禮了。”

  凌風:“……”

  “要不要?”她踮起腳尖在他耳邊吹氣。

  凌風被她三兩下就撩得呼吸急促,他原本是想提醒她別隨便亂撩他這種男人的,可沒想到,直接就搭進去了。

  回答楊天樂的是凌風的吻。

  這次的吻開頭就和之前不一樣,霸道而繚亂,有種風雨欲來的氣勢,楊天樂攀住了他的脖子,凌風直接一掂,就把她抱起來了。

  楊天樂像是樹袋熊一樣掛在他的身上,他直接抱著她倒向床上。

  這一夜,兩人摸索著把事兒辦完,光是進去就花費了好長時間,凌風原本以為楊天樂撩人技術這么牛,多少能在床上帶帶他,結果呢,痛得躲在被子里哇哇地哭,他哄了好久才繼續……

  第一次多少有點慌亂,與旖旎相距甚遠。

  果然,不能太相信只會口嗨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