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43章 和我試一試
  陶家母子被楊天樂懟得說不出話來。

  要不是看中了君安集團,這種寸步不讓,咄咄逼人的兒媳,他們還真是不想要。

  “天樂,阿姨當然不是這個意思。”陳小滿走過來,拉住了楊天樂的手,“阿姨也是女人,當了這么多年的妻子和兒媳,最懂女人的不易,只要你嫁過來,阿姨肯定會把你當成親生女兒疼,什么《女德》,我才不會讓你去抄《女德》,相反,我要讓光年去學男德。”

  楊晨聽了這話很受用:“樂樂,你小滿阿姨是你媽媽的好朋友,你小的時候她就很疼你,以后你嫁過去,自然更不用說。”

  “爸,嫁不嫁的事別這么草率好嗎?買把菜都要好好挑一挑呢,嫁人難道還比不上買菜重要了?”

  “看你說的,爸也不是非要你現在就嫁,今天過來就是給你和光年搭個線,以后你倆常往來,多磨合。”

  “對對對,常往來,兩人培養培養感情之后,再結婚。”陳小滿附和。

  說來說去,還是要結婚。

  楊天樂已經懶得再開口。

  “那老楊,我們先回去了。你們路上小心,都注意安全。”陳小滿和楊晨告別,說完,回身對自己的兒子女兒使了個眼色:“還不和楊叔叔天樂說再見。”

  完完全全是教導小孩的語氣。

  這個陶光年有個控制欲這么強的母親,百分之九十九是個媽寶男,和他結婚,就等于和陳小滿結婚。

  他們一行人走到門外,楊天樂正打算和父親說不回家了,直接回劇組,忽然瞥見灌木叢后銀光一閃,有一個男人持刀沖出來。

  “楊晨,去死吧!”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陶家三個人“啊”的一聲,陶光年立刻過去護住了他母親和妹妹,拉著她們往后退折回了酒店大廳躲起來。

  楊天樂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嚇得定在原地不知所措。

  “爸,小心!”

  眼看男人的刀要刺向楊晨,楊天樂尖叫起來。

  凌風原本已經退到車子那邊了,見狀,以最快的速度飛奔過來。

  他一下越過楊晨那輛邁巴赫的車頭,用自己的身體將楊晨往后一擋,朝男人的大肚腩猛踹了一腳。

  中年男人雖然個頭大,手里拿著刀,但其實是個久不鍛煉的三高人士,弱不禁風,挨了凌風一腳后,堪堪倒地。

  凌風趁勢一掌下去,震落了男人手里的刀,將他反手擒住。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等楊晨反應過來時,凌風已經把人制服了。

  “爸,你沒事吧。”楊天樂趕緊跑過去,攙住了楊晨,上下打量他,“沒事吧?”

  “沒事。”楊晨還算淡定,他看了眼地上被凌風摁住的那個中年男人。

  “杜總可以啊,要是你做生意時能有這樣的膽色,嘉恒也不至于破產。”

  “要不是你在背后搞鬼,嘉恒會那么快破產清算嗎?”

  “自己守不住公司,倒是挺會遷怒別人。”楊晨一聲輕哼,“原本打算給你留條后路,現在杜總自己把后路斷了,可別怪我不留情面。樂樂,報警。”

  “好的爸爸。”

  *

  陳小滿一家見持刀傷人的男子已經被凌風控制住了,立刻圍過來。

  “老楊,沒事吧。”陳小滿關切地問。

  “沒事。”

  “這人是誰啊?青天白日,法治社會,竟然想著持刀行兇,太惡劣了。”陳小滿用穿著高跟鞋的腳踢了那男人一腳。

  “就是,太惡劣了。”陶光年走過去,學著他母親的樣子,對著那個中年男人又補了一腳,甚至因為下腳太重,還刮到了一旁的凌風。

  楊天樂真是快無語到家了。

  剛才最危險的時候,一家人躲得遠遠的,現在眼看危機解除,倒是一個個過來逞英雄。

  警察很快趕到,帶走了這位想要持刀傷人的中年男子。

  陳小滿一家一直在旁噓寒問暖地關心楊晨,楊天樂聽得頭都要炸了。

  “爸,我們回家吧。”

  楊晨點點頭。

  楊天樂轉頭看向凌風:“你跟我們一起回家。”

  凌風一愣。

  “我今天晚上不回劇組了,明天上午回去,你開車跟著我們,然后明天上午再送我去劇組,九點出發。”她的語氣是很正常的交代工作的語氣。

  “是。”

  楊天樂跟著上了父親的車,然后囑咐司機開慢點,確保后面的車跟上。

  “剛才那個小伙子,是你的保鏢?”

  “嗯。”

  “怎么之前沒見過?”

  “其實也不是他也不是我的保鏢,是靳仲廷的人,之前我在劇組遇到點事兒,他救了我,然后我就臨時把他借調過來保護我。”

  “靳仲廷?靳總?”

  “嗯。”

  “難怪身手這般敏捷。”楊晨語氣帶著贊許。

  “那當然了。”楊天樂自豪,“而且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勇敢多謀,比起那個膽小鬼陶光年,強上百倍千倍。”

  “誒,樂樂,你怎么能這么說光年呢。”

  “爸,你沒看到嗎?剛才那個持刀的男人沖過來時,陶光年他是怎么做的嗎?他眼里根本看不你和我,他只顧護著他的媽媽和妹妹。”

  楊天樂想起剛才那場景,心里就覺得惡心。

  “危險來臨,先保護自己的親人,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可危險又沒有降臨到他們頭上,是你的危險來臨,他只求自保好嗎?”楊天樂想不通父親怎么這時候還要為楊晨講話,“爸,你是欠了陶家什么人情嗎?非要我嫁過去才能還?”

  “你胡說什么啊?怎么可能?”

  “那就好。”楊天樂松了一口氣,“我看你處處為那個陳小滿和陶光年說話,我還以為你欠了他倆什么呢。”

  “爸只是覺得光年和你知根知底,可以信賴。”

  “小時候認識就叫知根知底了嗎?那我那么多幼兒園、小學的同學,都是知根知底,你怎么不往這些人中間挑女婿?”

  楊晨笑起來:“貧嘴你最厲害,爸說不過你,但我還是希望你和光年多了解一下再說,爸真的老了,做什么都力不從心了,像今天這種情況,要是換了以前,哪里需要剛才那小伙子出手哦,爸直接一個打兩。”

  “爸,你一點都不老。”楊天樂靠在父親的肩頭,鼻頭一酸,“你還要護著我好多好多好多年。”

  “傻瓜,你再怎么樣,也得自己長大,以后護著你的人是你丈夫。”

  “那我更要挑一個可靠的丈夫了。”楊天樂說。

  *

  楊天樂他們回到家,凌風的車子也緊跟著停下。

  “凌先生,喝酒嗎?”楊晨走到凌風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家里有一瓶珍藏了十幾年的好酒一直舍不得開,今天你救了我,我得好好謝謝你,我們一起喝一杯吧。”

  “好,謝謝楊總。”

  凌風跟著楊晨走進了大廳。

  楊天樂看著自己心愛的兩個男人走在一起的畫面,怎么看怎么覺得養眼。

  奶奶胡金花見他們回來,立刻把楊天樂拉到一旁。

  “怎么樣,你爸沒把你的婚事訂下來吧?”

  “沒有奶奶,爸雖然著急找女婿接班,但也不會那么草率。”

  “那就好。”奶奶松了一口氣,“這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你得自己擦亮眼睛,不要什么都聽你爸的,男人看男人,不太準,如果你覺得那陶家的小子還不錯,找時間帶回家來,奶奶再給你把把關。”

  “陶家那個不行。”楊天樂直接道,“哪哪都入不了我的眼。”

  “有這么差嗎?”

  楊天樂把今天在酒店門口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奶奶。

  “爸爸覺得他躲閃是人之常情,可我覺得就是他膽小怕事,如果他真的喜歡我,那么,他把他的媽媽和妹妹護到安全地帶之后,就該轉身來保護我了吧,可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隔著玻璃看著我爸被歹徒威脅,你說這人是不是很慫?”

  胡金花女士立刻表示贊同:“那這男人可真是要不得。”

  “對吧,還是奶奶你懂,我爸做生意挺精明的,看人真不咋地。難道他就想把他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送給這種膽小鬼嗎?”

  “不行不行,這個陶光年不行,他沒膽識就等于沒魄力,公司交給他,肯定守不住。”

  “對啊,而且還是個媽寶男,我要是嫁過去,那不得天天去給他那媽媽磕頭請安啊。”

  “還磕頭請安呢,我和你太奶奶那時候,都沒有這一套。”胡金花女士已經徹底站在了楊天樂這邊,“等下我就去和你爸說,這個陶家你嫁不得。”

  “嗯,奶奶你可得好好說說,咱家也就你說話最管用。”楊天樂馬屁拍得倍兒響。

  老太太點了下楊天樂的額頭:“你可別哄我,你那心思我不知道?”

  “嘿嘿。”

  “對了,剛和你爸一起進來的那個帥小伙是誰啊?”

  “就是救了我爸的人,今天可多虧了他,不然您兒子這會兒可能都在醫院躺著了。”楊天樂說。

  “哎喲,那這小伙子得重謝他啊。”奶奶朝客廳張望一眼。

  凌風端坐在客廳里,腰板很直,和楊晨說話也是不卑不亢,儀態和氣質滿分。

  “這小伙子,可不太像個普通保鏢啊。”老太太慧眼識人,“看著不簡單。”

  “那是,簡單的人能被靳仲廷重用嘛。”楊天樂抱住奶奶的胳膊撒嬌,“奶,你也勸勸我爸吧,挑女婿的眼光別局限在什么富二代,貴公子圈里,這些人從小沒有受過什么苦,他們幾個會有吃苦耐勞的精神啊,但如果是從小吃過苦的,那就不一樣了。”

  老太太斜了孫女一眼:“你是不是對人有意思啊?”

  楊天樂臉一紅,對奶奶比了個“噓”的手勢:“你先幫我保密。”

  “就是那天醫院里你說你喜歡他他不喜歡你那一個?”

  楊天樂點頭。

  “他知道你是君安集團的女兒還不喜歡你?”

  “嗯。”

  “你確定不是欲擒故縱?”

  “我又不是沒遇到過欲擒故縱的,欲擒故縱的套路我可太熟了,他要真是欲擒故縱可就好了,那也省得我念念不忘。”

  胡金花女士頓時有了興趣:“金錢美女都不為所動,這小子有點東西啊。”

  *

  凌風和父親楊晨喝完酒已經快十一點了。

  楊天樂洗完澡,在一旁等著,等得都快睡著了。

  她之所以收著,是想第一時間知道父親怎么評價凌風的,所以等父親他們一起身,她立刻朝父親奔過去。

  “爸,怎么樣?”

  楊晨被問得一頭霧水:“什么怎么樣?”

  “這個凌風啊?”

  “你問他怎么樣干什么?”楊晨敏感。

  楊天樂立馬打哈哈:“沒,我就是問問,我想著要是你也覺得他還不錯的話,我改天去和靳總說說,讓他割愛把人讓給我。”

  “恐怕靳總不會割愛。”

  “為什么?”

  “這人很穩很有內涵。”父親楊晨對凌風的評價很高:“話不多,但句句能說到點子上,絕對不是一個頭腦空空只會武功的粗人。”

  楊天樂見父親對凌風印象不錯,心頭大石落地,但又不敢直接說自己喜歡凌風,她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得讓父親再多了解凌風一些才好。

  當然,最關鍵的是,她還沒有真正地確定凌風的心意。

  楊天樂把父親楊晨送上樓休息之后,下樓對凌風說:“你今晚就在家里睡一晚,我剛和導演說過了,明天上午的戲換到下午了,晚點出發來得及,你好好休息一下。”

  “我在車上對付一晚就可以了。”凌風說。

  “干嘛在車上睡,我奶奶客房都給你準備好了,你要是不睡,她老人家可以會難過的。”

  凌風聽楊天樂這么說,才點了點頭。

  楊天樂把凌風領到客房去,她故意讓奶奶收拾了離她房間更近的客房。

  胡金花女士提醒她:“喜歡歸喜歡,可別餓狼撲食,嚇著人家正經小伙子。”

  楊天樂:“……”

  進了客房,楊天樂順手就把房門關上了。

  凌風警覺,回頭看著楊天樂:“你關門干什么?”

  “你別緊張,我就是想問你個問題。”

  “開門不能問?”凌風過去打開了門。

  “關門怎么了嗎?”

  “這是你家,我不想讓你的家人產生誤解。”凌風看著楊天樂,“你有什么想問的趕緊,很晚了。”

  楊天樂走過去,輕輕地抱住了凌風的胳膊。

  凌風一凜,正要推開她,就聽她溫聲問:“如果我鄭重地考慮我們的未來,你可不可以和我試一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