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38章 吻戲
  兩人車子往回開,開到半路,唐玲玲就打電話來了。

  “寶貝,你可以上網了,網上的風向開始逆轉了。”

  “我的賬號密碼被寧姐改了登不上,你可以直接和我說。”

  “之前我不是在網上發了你以前的照片嘛,現在網上……”

  “等等,等等!”楊天樂趕緊叫停,“我網上的丑照,是你發的?”

  “呃……”

  “說實話。”

  唐玲玲一時得意過頭,嘴快說出了真相,也沒有辦法再隱瞞,立馬道歉:“寶貝,我錯了,這不實在是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辦法了。”

  網上對楊天樂的網暴升級后,作為經紀人,唐玲玲腦袋都快想爆了,可就是不知道該怎么解決,要楊天樂去和何美心同框示好,楊天樂又不愿意,最后她思來想去,只能劍走偏鋒,反其道而行了。

  唐玲玲故意在網上發布了一組名為“比美”的照片,將楊天樂的丑照和何美心的美照放在一起,目的就是為了引那些躲在鍵盤后的男人們口吐芬芳,果然,照片一出,營銷號一轉,那些男人立刻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他們瘋狂地對楊天樂展開外貌攻擊、身材攻擊,正是這波外貌和身材攻擊,讓原本只是吃瓜的女性網友們按捺不住了。

  “這都什么年代了,還在用顏值和身材評定一個女性的魅力?我覺得楊天樂自信、陽光、有毅力,這些也是魅力啊,而且,她這樣的顏值還叫普?我作為女性真想擁有這樣的普!”

  “沒有思想的男人,才只會用顏值和身材評判女人。我單純的吃瓜路人,還是想說一句,喜歡何美心的那些男人,何美心真的很單純很無辜嗎?你們可真不懂女人。”

  “你們難道不覺得楊天樂從一個大胖子靠自己的毅力減到現在這么瘦,非常讓人敬佩嗎?躲在鍵盤后頭的那些惡臭男,快低頭看一眼自己的大肚腩,然后反思一下,你們有什么資格對楊天樂評頭論足。”

  “原本只是吃瓜,但現在實在看不下去了,一個演員在劇組頻頻忘詞導致全劇組的時間被耽誤,就算同事有所不滿,那不是應該的嗎?怎么?別人的時間不是時間啊?為什么要給楊天樂扣上霸凌的帽子?就因為她不會哭?再者,人家何美心自己都已經出來澄清了,楊天樂沒有霸凌,某些男網友為什么不信?這些男網友,就靠躲在鍵盤后頭對另一個女孩重拳出擊來保護你們的女神嗎?low不low?”

  “如果我是何美心,我會因為有這樣一群惡臭的男粉絲而哭暈在廁所。”

  “男人是不是只喜歡白瘦幼?我就覺得楊天樂很漂亮,而且還很有錢,誰不想過姐姐這樣的人生。”

  “……”

  在廣大的女性網友開始站出來維護楊天樂之后,部分三觀正常的男性網友也開始站出來表明立場。

  “整個事件,并沒有看到楊天樂有什么錯,也沒有看到何美心有什么可憐,兩人都是美女,但相較于何美心這樣的類型,我更喜歡楊天樂,她原本就有一手好牌,靠自己的努力,打得更華麗,哪個男人會真的不喜歡楊天樂?”

  “同意樓上的兄弟,那些躲在鍵盤后攻擊楊天樂的男人,要是真被楊天樂這樣的白富美看上了,估計立馬放下鍵盤去祖宗那里三跪九叩燒高香。”

  “……”

  唐玲玲這波方向公關,徹底扭轉了網上的局勢。

  “寶貝,原諒我,我也是為了你。”唐玲玲討饒。

  楊天樂想起唐玲玲的id“可能會被罵”,她倒是知道可能會被罵。

  “算了,我以前胖也不是什么秘密,這些丑照你不發,估計早晚也會被人扒出來。”

  “對啊。”

  “下次提前和我商量一下,至少讓我有個心理準備。”楊天樂看了凌風一眼,“畢竟,我現在有自己喜歡的人,形象也不能太拉胯是吧?”

  她故意把“喜歡的人”這幾個字咬得很重。

  凌風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但臉上依然不動聲色。

  喜歡?

  他不知道,楊天樂到底是喜歡他,還是喜歡逗弄他?

  這兩者,可是有天壤之別的。

  *

  這次的“霸凌”事件,就這樣結束,何美心原以為自己能靠著這件事賺一波熱度,可沒想到,廣大網友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三觀都是端正的,她前期的熱度還沒有來得及真正變現,后面的路人緣就徹底崩掉了。

  甚至,因為網上那些男粉絲對楊天樂肆意攻擊,又憤憤不平的網友轉而來罵她沒有約束粉絲行為。

  可以說,這一波,何美心偷雞不成蝕把米。

  何美心氣得不行,為了能少被罵一些,這幾天她頻頻往楊天樂身邊湊,目的就是為了多制造一些友好同框的畫面發到網上,營造一種“兩個當事人好得很,全是網友上躥下跳多管閑事”的氛圍。

  說直白點,就是把鍋甩給她那些腦殘男粉。

  當然,這些腦殘男粉,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被當成槍使。

  楊天樂無所謂何美心示好還是示弱,她每天正常拍戲。

  這中間,成成和甜甜的戲份已經完全結束了,宋妤帶著他們回到了錦城,凌風原本也要跟著回去了,楊天樂讓宋妤幫忙和靳仲廷說了說,于是,凌風再一次被外借,跟著楊天樂無限期地“滯留”在劇組。

  “我把你留下,你不會怨恨我吧?”保姆車里,楊天樂當面問他。

  凌風倒是沒有表現出半點不快:“在哪里工作,都是工作。”

  “我對你來說,就僅僅只是工作嗎?”她的手伸過去,勾著他的衣領,手指不動聲色地掠過他的喉結,“嗯?”

  “是的。”凌風面不改色地回答。

  “就沒有一點特別?”

  “有。”

  楊天樂頓時露出一點期待的神色:“哪里特別?”

  “特別麻煩。”

  楊天樂:“……”

  好家伙,竟然學會還嘴了。

  凌風見她終于閉上嘴不說話了,笑了一下:“快去工作,休息時間已經過了。”

  *

  楊天樂下午的戲份不重,拍到四五點就結束了,正好,唐玲玲今天要飛國外去陪公司的另一個藝人亮相電影節,楊天樂決定請她吃個飯,給她送行。

  飯桌上,唐玲玲再三囑咐楊天樂:“你好好拍戲,和那個凌風保持距離,別給我搞出緋聞來啊。”

  “我要是偏不呢?”

  “楊天樂你瘋了。”

  “你就當我瘋了吧。”

  唐玲玲直翻白眼:“算了算了,我也懶得管你。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挺重要的,你明天要拍吻戲吧?”

  楊天樂一怔,唐玲玲不說,她都快忘了這件事情了。

  “是的。”

  “我記得這是你的銀幕初吻吧。”唐玲玲看著楊天樂,“要不要我發一點通稿,給你的銀幕初吻造點勢,吸引點熱度?”

  “得了吧,你別整這些,我可不需要這樣的熱度,我就想好好拍戲。”

  唐玲玲見楊天樂不想過度營銷,也隨便她了:“行行行,那就等這戲拍完再說吧。”

  三個女人一起喝了點小酒,聚餐結束,唐玲玲打車直奔機場。

  寧姐跟著楊天樂的車回酒店,到了酒店,寧姐下車了,楊天樂卻賴在車上不肯下。

  “楊小姐,你還要去哪里?”凌風耐著性子問。

  “怎么又喊我楊小姐了?你之前不是喊我名字喊得挺順口的么?”

  凌風不語,那是被她逼急了的情況下。

  “喝酒喝得有點熱了,我想去兜個風。”楊天樂說。

  凌風點點頭,重新發動車子。

  車子沿著福萊山最長的公路一路往前,車速不快不慢,楊天樂靠在窗邊,兩邊的車窗只打開一點點,風徐徐往里吹,清涼又舒服。

  經過邱林江的時候,楊天樂忽然看到了一群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正在放孔明燈。

  “你看,他們在放孔明燈。”楊天樂把車窗再降下一點,“我很小的時候,我爸也帶我去海邊放過孔明燈,他們說,孔明燈會把我想和媽媽說的話帶到天上去。”

  她原本晶亮的眼神,在提到自己的母親的時候,忽而變得黯淡。

  “你想不想放?”凌風靠邊停下了車。

  “想啊,可是我們又沒有孔明燈。”

  “你等一下。”

  凌風說著,下了車。

  他快步朝那些學生走過去,也不知道他和那些學生說了什么,那些學生朝楊天樂的方向遠遠看了一眼,然后,竟然爽快地轉讓了一個孔明燈給他,甚至,還給了他墨水和筆。

  凌風折回車邊,敲了敲車窗。

  “下車。”

  楊天樂下車,有些驚喜地看著凌風要來的孔明燈:“他們怎么愿意給你的?你和他們說什么了?”

  “沒說什么,買的。”

  楊天樂不太相信:“人家買來肯定是要自己放的,怎么會愿意賣給你?”

  “給了五倍的錢。”

  楊天樂:“……”

  其實那些學生,五倍的價錢也不愿意賣,凌風說自己的女朋友看到他們放孔明燈,忽然很想天上的媽媽,想放一個孔明燈和媽媽說說話,這些學生才心軟愿意賣給他。

  “寫吧,想和你媽媽說什么,就寫什么。”凌風孔明燈放在車頭的引擎蓋上,把筆和墨遞給楊天樂。

  楊天樂原本有一肚子的話想和媽媽說的,可這會兒,真要她寫,她又不知道該怎么下筆,想來想去,她只在紙上寫了“媽媽,我很想你。”

  凌風點燃了孔明燈,孔明燈乘風而去,飛過大江,最終會抵達天上,把地上人的思念帶去天堂。

  “媽媽!我好想你啊!”

  楊天樂對著孔明燈大喊。

  凌風在旁,有一點感動,他很羨慕楊天樂可以這樣直白地表達自己的情感,如今的他,好像已經失去了這種能力。

  “媽媽!你保佑我找到一個愛我的好男人,讓我趕緊談個戀愛吧!”楊天樂突然又加了一句,說完,笑嘻嘻地看了凌風一眼。

  凌風:“……”

  真的什么時候都沒個正經。

  “風大,上車吧。”凌風見孔明燈飛遠,替楊天樂拉開了車門。

  楊天樂上了車,凌風也折回車上,他正準備發動車子,那群放完孔明燈的學生三三兩兩騎著小毛驢從他們車邊經過。

  “再見啦哥哥!”有人對凌風打招呼。

  凌風對他們揮了揮手。

  楊天樂聽到有女生喊凌風哥哥,剛降下車窗準備看一眼,就見那女生朝楊天樂看過來,對她說:“姐姐,你男朋友好愛你哦,祝你們幸福!”

  凌風:“!!!”

  “男朋友?”楊天樂扒著車窗朝那個女生喊:“小妹妹,哪個是我男朋友啊?”

  “就他咯!”那小女生往回指著車里的凌風:“這個哥哥說你是他女朋友啊,你不是嗎?”

  楊天樂一愣,立馬回:“我是我是!謝謝你啊!”

  凌風:“……”

  那群學生過去了。

  楊天樂看著凌風:“我是你女朋友?什么時候的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這么說,他們不愿意把孔明燈讓給我。”凌風解釋,“你別誤會,我只是想讓你放到孔明燈而已。”

  “我已經誤會了。”楊天樂松開了自己已經綁好的安全帶,朝著凌風靠過去,“我媽在天生肯定混得挺好的,權力挺大,我這才許愿,她就給我實現愿望了。”

  “不是,你真的別誤會。”凌風急了,覺得自己有口說不清了,他真的只是為了要到那個孔明燈。

  “你別解釋了,總之我同意你做我男朋友了。”楊天樂笑嘻嘻地看著,手伸過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對了,既然你是我男朋友了,我有件事情向你報備一下。”

  “……”

  “我明天有一場吻戲。”

  “什么?”凌風下意識地問。

  “你急了?”

  “不是……”

  “我第一次拍吻戲,我也沒有接吻的經驗,不如,男朋友你教教我啊?”

  楊天樂話落,手向上,忽然勾住了凌風的脖子,將唇湊了過去,一下壓到了凌風的唇上。

  凌風渾身一僵,用力地推開她:“楊天樂!你醉了是不是?”

  “我很清醒。”楊天樂重新靠過去,吻住他:“我的初吻,給誰我都舍不得,我只想給你。”

  凌風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驗,他能聞到她身上奶油一樣的香氣,那柔軟的唇和滑溜的小舌頭,很努力很努力地試圖挑開他的防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