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36章 把持不住
  這個新聞的起因是某一位匿名網友在網上發了一段視頻。

  視頻里,有個穿著仙俠服的女生,對著一輛奔馳保姆車鄭重地鞠了一躬,然后哭著跑開了。

  女生轉身的剎那,梨花帶雨,傾城之姿。

  網友很快認出來,這不是前段時間在某站爆火的何美心嗎?

  她怎么哭了?

  她為什么哭?

  誰欺負她了?

  美人落淚,廣大宅男憤怒得恨不能鉆到屏幕那頭去給她擦淚,他們將這段視頻一幀一幀的研究深扒,終于扒出了視頻中的奔馳保姆車是演員楊天樂的。

  何美心為什么要這么卑微地對楊天樂的車子鞠躬?

  這個問題直接沖上了熱搜。

  很快,又有匿名的知情網友前來爆料,何美心之所以這么卑微地去向楊天樂道歉,是因為她在拍戲的時候忘詞了幾次。

  這段視頻也被傳到了網上。

  視頻中,何美心忘詞道歉,楊天樂不耐煩地問她:“你怎么回事?這么短一句話,很難記嗎?”

  何美心一邊哭一邊再道歉:“對不起天樂,我拖你后腿了,真是對不起。”

  兩個視頻,美人哭了兩次,且一次比一次楚楚可憐,這誰能忍?

  “拍戲的時候忘詞,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楊天樂自己資歷也沒有多老,就不能對新人演員稍微包容一些嗎?”

  “天吶,何美心一次又一次道歉的樣子也太可憐了吧?她又不是故意的,楊天樂霸凌這樣有禮貌小仙女,良心不會痛嗎?”

  “我朋友就在那個劇組上班,我早就聽朋友說起過,楊天樂這個人不好相處,經常在組里孤立和霸凌女演員。”

  “君安集團的千金,好好在家做大小姐不好嗎?非要下凡來拍戲!她是不是覺得自己有錢全世界都得給她讓路啊?廣大網友教教她做人吧。”

  “最討厭恃強凌弱,楊天樂滾出娛樂圈!”

  輿論發酵很快。

  楊天樂和助理在劇組,也沒有關注網上的消息,等她們發現的時候,已經喜提好幾個熱搜。

  “這女人我看就是故意要搞你。”助理寧姐義憤填膺,“她明知道你不舒服,故意多次忘詞n機,就是想把你弄得不耐煩,制造出畫面中的效果,太心機婊了!要不要我打電話給唐姐,讓她給你發個聲明,然后雇點水軍和網上這人好好解釋一下。”

  楊天樂倒是無所謂,她從入行之初就堅定信念,只想拍好戲,用作品說話,她并不想參與網上的罵戰。

  “算了,有這個精力,干點什么不好呢。”

  而且,網上那群上躥下跳的男人,單純就是吃了何美心的顏,他們才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樣呢,對他們來說,哪怕何美心壞得更直白一點,他們都舍不得去責備她,畢竟,她可是他們的女神啊。

  現在楊天樂唯一擔心的,是凌風對這件事情怎么看,他該不會真的以為她是那種恃強凌弱的人吧。

  *

  楊天樂看看時間,凌風應該已經睡醒了吧。

  她給他發了條信息,問他睡醒了沒有,可是凌風沒有回。

  “我出去一下。”楊天樂對寧姐說。

  “這個時間點你去哪兒啊。”

  “就下樓,不出酒店。”

  “你自己注意點。”寧姐猜出她大概率是要去找凌風,但又不好制止,畢竟,這是她自己的私人感情。

  “知道了。”

  楊天樂戴了口罩和帽子下樓,原本以為只要謹慎一些,就不會有人發現她,可沒想到,剛走出電梯,穿過走廊,就忽然有兩個男人沖出來,猛地將雞蛋和西紅柿往楊天樂身上砸。

  “啊!”

  楊天樂一時沒看清他們朝自己丟的是什么,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尖叫出聲。

  “救命!”

  凌風剛起來,正擰開一瓶礦泉水準備醒醒神,忽然聽到門口傳來楊天樂的救命聲,他立馬丟下水瓶奪門而出。

  兩個男人準備了一袋子的雞蛋和西紅柿,才丟出去幾個,就見凌風沖了出來,這男人氣勢洶洶,一看就是練家子,兩個男人趕緊往出口逃竄。

  “凌風!”

  楊天樂身上已經掛滿了蛋液和西紅柿的汁水,狼狽不堪,看到凌風,頓時委屈爆發。

  凌風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丟給楊天樂,然后朝著兩個男人追去。

  兩個男人都是平時疏于鍛煉的大宅男,自然跑不過凌風,沒兩下,就被凌風一一制服。凌風當場報了警,警察趕到后,兩個男人倒也不隱瞞,實誠地說就是看不慣楊天樂劇組霸凌何美心,他們都是來給何美心報仇的。

  警察狠狠教育了一番這種過度的粉絲行為,然后把兩個男人帶走了。

  凌風回頭,楊天樂披著他的大外套站在他的身后,雖然全副武裝,但也止不住眼底的委屈。

  “先去洗一下。”

  凌風想帶她上樓,但楊天樂不愿意,她往后一撤,說:“我這樣子進電梯,會弄臟電梯,而且,我不想再被其他人看到我這狼狽的樣子。”

  “那你想在哪里洗?”

  “直接在你這里洗吧。”楊天樂看著凌風,“你讓寧姐給我送衣服下來。”

  凌風看著她的眼睛,想要看一下她是不是又想借機撩撥他,但她的眼里只看到亮晶晶的淚意。

  他的心一下子就軟了。

  凌風把楊天樂帶進了房間,立刻給寧姐打電話,讓寧姐送衣服下來。

  電話剛一掛下,轉頭就看到楊天樂已經把臟兮兮長外套脫了下來,她現在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的吊帶裙。

  吊帶領口很低,裙擺很短,她起伏的胸口和纖長白皙的腿,都有種引人犯罪的觀感。

  凌風喉頭一滾,身上無端燥熱,他趕緊挪開了目光。

  “你先洗,我去外面等寧姐。”

  “去外面干什么?”楊天樂問。

  “我覺得我在這里并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楊天樂看他轉著頭,看都不看她的樣子,笑道:“你不敢看我?為什么?怕對我把持不住?”

  凌風無奈:“楊小姐,如果你繼續這樣,那你還是回自己房間去洗吧。”

  “好啊,那我走了。”

  楊天樂直接拿上自己的手機,穿著性感撩人的吊帶赤著腳就要往外走。

  凌風趕緊把她拉住:“你別鬧。”

  外面酒店的工作人員正在打掃走廊里的雞蛋殼和碎西紅柿。

  楊天樂忽然湊近他,兩人近距離地貼到一起。

  凌風呼吸一滯,明明剛經歷過雞蛋和西紅柿的洗禮,可她身上竟然還散發著淡淡的香,那種香氣就像是炎炎夏日里擠碎的甜橙,干凈香甜。

  “你……”

  “我怎么?”楊天樂勾唇,“是你不讓我走的,怎么,舍不得我讓別人看啊?”

  凌風感覺理智要爆炸了,他清晰地意識到,如果楊天樂再這么繼續撩撥他,他早晚有一天會控制不住自己……不,也許就是這下一秒,他都要把持不住了。

  氣氛中的曖昧值眼看就要爆表,門鈴忽然響了。

  “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門鈴迅速拉回了凌風的理智。

  他后退了一步,避開楊天樂拉絲的眼神,說:“應該是寧姐送衣服來了。”

  “嗯。”楊天樂往浴室方向走,“你去開門吧。”

  凌風點點頭,走過去開門。

  門外不止寧姐,還有一個穿著西裝裙的短發女人,看起來干練又時髦。

  “凌風,這是唐玲玲唐姐,天樂的經紀人。”寧姐給凌風介紹。

  凌風沖唐姐點了下頭,側身讓他們進門。

  “天樂呢?”唐玲玲問。

  “在洗澡。”

  “在你這里洗澡?”

  唐玲玲意味深長地看了凌風一眼,又轉頭去看寧姐,寧姐聳聳肩,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

  “你們在談戀愛嗎?”唐玲玲直截了當地問。

  “沒有。”凌風說。

  “那還是要適當保持距離啊,你們這樣如果被拍,十張嘴都說不清的。”唐玲玲對凌風說。

  凌風還沒說話,浴室的門“咔嚓”一聲打開,楊天樂穿著凌風的浴袍走了出來。

  “被拍正好,考驗一下你危機公關的能力。”楊天樂從里面出來,看了眼唐玲玲,“你怎么來了?”

  “我再不來,你豈不是要被扒一層皮?”

  楊天樂看一眼凌風:“有凌風在,誰都沒本事扒我的皮,對吧,凌風。”

  凌風現在滿腦子都是她竟然穿了他的浴袍,那是他的貼身衣物,而且,寧姐她們拿來的衣服還在袋子里,也就是說他的浴袍里,楊天樂未著寸縷,再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他們有了肌膚之親……

  “對吧,凌風?”楊天樂見他出神,走過去推了推凌風的胳膊,“問你話呢,你想什么想得這么入神?”

  “沒什么。”

  “那你會保護我的,對吧?”楊天樂問。

  “保護楊小姐是我的工作。”凌風是公事公辦的語氣,也是為了從側面告訴唐玲玲,他和楊天樂根本沒什么。

  楊天樂撇了下嘴,覺得無趣。

  如果剛才門鈴不響起來,她甚至以為自己要攻下凌風了,這下好了,一切又都回到了原點。

  “好了好了,先不說這些,我們先討論一下,網上的事情該怎么解決。”唐玲玲說。

  凌風見她們要討論正事,于是道:“你們聊,我先出去。”

  雖然這是他的房間,但這些女人好像絲毫沒有要出去的意思,那就他走!

  “你別走。”楊天樂拉住凌風,“你別走,你留下來,正好聽一下,我可不是網上說的那種恃強凌弱,霸凌何美心的壞女人。”

  “不用聽了,我從沒有覺得你是。”凌風道。

  “真的嗎?”楊天樂心里像是炸開了煙花,現在,她唯一的擔憂,也因為凌風這一句話煙消云散了。

  “嗯。”

  凌風點了下頭,轉身出去了。

  唐玲玲和寧姐看著楊天樂,楊天樂笑得嘴唇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快把你不值錢的笑容收一收。”唐玲玲提醒,“我剛才還在懷疑,你和這保鏢是不是在談戀愛,現在我確定了,你們沒有談戀愛,是你單戀人家。”

  楊天樂被看穿了也無所謂,她自信道:“現在是單戀,以后就說不準了。”

  “你想和人家有以后?你認真的啊?”唐玲玲詫異。

  “有以后怎么了?我當然是認真的,你幾時見我玩弄過感情?”楊天樂不滿,“難道在你眼里我是個對待感情不認真的人嗎?”

  唐玲玲搖頭:“我倒不是這個意思,就是天樂啊,我得提醒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楊天樂瞪唐玲玲一眼:“唐姐,你是不是收我爸錢了?他讓你盯著我談戀愛是不是?”

  “當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收兩份錢呢。”

  “那你說話的口氣怎么和我爸一模一樣?”

  “正常人都會這樣想的好不好,你是君安集團的大小姐,他是什么,他只不過是一個小保鏢而已,不是說我看不起保鏢,只是相較于你的階層而言,他和你差太多了,你們兩個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強行在一起,若只是玩玩,那倒也無所謂,如果是動真感情,你覺得你們能走到最后嗎?”唐玲玲朝門口看了一眼,“我看著,凌風不像是玩咖,你也不是玩咖,你們兩個要是動了真情又不能在一起,到時候是不是得痛苦死?”

  楊天樂不說話,這個問題她當然想過,但是,她就是喜歡凌風,如果連自己的喜歡都要精心去算計,去考慮每一步走向,去遙想結局,那她的人生,豈不是沒意思透了。

  而且,如果凌風真的喜歡她,誰說他們一定沒有結局。

  她對接班毫無興趣,如果她有興趣,她也不會進娛樂圈,她想,父親這么聰明的人,肯定不會看不透她的心思,對于公司的事情,他肯定有除她之外的planb!

  “先別考慮我的感情問題了。”楊天樂說,“我現在只是單戀而已,人家對我壓根沒什么意思,你連我們的未來都考慮好了,是不是有點太過未雨綢繆了。”

  “是啊,現在當務之急是網上的霸凌的指控。”寧姐出來打圓場,“先把這個事情解決吧。”

  “這個事情好解決,我特地過來,就是要去會一會那個何美心和她的經紀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