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32章 讓我穿條褲子
  楊天樂聽到別人說凌風是她的人,心里一陣竊喜,她轉頭去看凌風的反應,他冷冷地坐在化妝鏡前,臉上的神情毫無波瀾,就像沒有聽到一樣。

  “誒,你沒聽到嗎?”楊天樂抬肘,撞了下凌風的胳膊。

  “什么?”

  “他們都說你是我的人呢。”

  凌風還是那淡然的表情:“我現在為楊小姐做事,當然是楊小姐的人。”

  楊天樂撇嘴,這一口一個楊小姐,公事公辦的語氣,真是無趣。

  眼前這塊木頭,要攻略他或者撩撥他,怕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不過沒關系,越有挑戰性,越是能激發她的征服欲。

  化妝和換裝花了一個多小時,主要是發型花時間,不過,等造型一出來,著實驚艷。大家看慣了凌風穿黑色西裝的樣子,忽然銀光鎧甲,戰袍加身,整個人簡直就是戰神本神。

  連成成和甜甜見了,都忍不住夸:“凌風叔叔也太帥了吧。”

  楊天樂也是戰袍造型,不過她這一套比起凌風的,更添了女性元素,美艷、英颯且大氣,兩人站在一起,就是絕配。

  “樂樂阿姨,你和凌風叔叔演情侶嗎?”甜甜問。

  “你覺得我們像情侶嗎?”

  “超級像的。”甜甜仔細研究了一下兩人的衣服,“我覺得你們的衣服都像是情侶裝。”

  楊天樂笑:“可其實我們今天拍得是打戲哦。”

  “那你們到最后肯定會變成情侶的。”甜甜篤定地說。

  “為什么啊?”

  “因為電視劇里不都是這么演的嗎?男主角和女主角打著打著,就相愛了。”

  楊天樂和凌風對視一眼,現在的小孩子也太早熟了。

  “甜甜,小朋友不可以看這樣的電視的。”

  甜甜連忙對楊天樂比了個“噓”的手勢:“我沒看,是媽媽在看,我偷偷瞄到的,不要告訴媽媽哦。”

  “那你保證以后不看了,我就不告訴你媽媽。”

  “好,我不看了。”

  楊天樂摸了摸甜甜的小腦袋:“真乖。”

  甜甜還不放心,湊到凌風面前:“凌風叔叔,你也不可以告訴那個人哦。”

  那個人?

  凌風反應了一會兒,才想到,甜甜說的應該是靳仲廷。

  “嗯,不說。”

  “謝謝凌風叔叔。”甜甜一手拉著凌風,一手拉住楊天樂,“我超喜歡你們的。”

  正逗樂,導演過來了。

  “喲呵,凌先生很適合這樣的妝造啊。”導演打量他們三個一眼,“你們三個現在就是劇本里所描寫的一家三口既視感。”

  “是吧是吧。”楊天樂開心,凌風還是沒有什么反應。

  “既然凌先生這邊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導演安排了武術指導過來,簡單地給凌風講了一下戲。

  其實凌風真的不需要做什么,他就幾個鏡頭,都是背影出鏡,大頭還是在楊天樂這里。

  楊天樂為了今天這場重要的打戲,已經準備好幾天了,所有動作的起承轉合,全都爛熟于心。

  “123,準備,Action!”

  隨著導演一聲令下,楊天樂和凌風就開始“打斗”,楊天樂惦著凌風第一次拍攝,還擔心他會不會接不住她的戲,沒想到,凌風鏡頭感很好,完全不生分,和她配合得很默契,竟然奇跡般的一條就過了。

  這場戲就算換了專業演員來,也未必能一條過。

  “你們兩個配合得也太好了吧!”導演也很意外,忍不住起身朝他們豎起大拇指,“很好很好,來來來,保險起見再補一條。”

  “好。”

  現場的工作人員再次就位。

  “123,準備,Action!”

  這一次比上一次配合得更默契,但沒想到,最后一刻,忽然出現了意外。

  楊天樂的威亞竟然斷了。

  武術指導最先發現不對勁,他在后頭大喊一聲:“注意威亞!”

  話剛落,吊著楊天樂的威亞“嘭”的一聲斷裂,楊天樂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自己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去救自己。

  她正以為這一摔要摔去見閻王時,一雙有力的胳膊抱住了她。

  是凌風。

  他靠她最近,一個箭步過來,就把她攬在了懷里,但是,下墜的重力太大,凌風一時沒有站穩,他也跟著楊天樂一起倒地,倒地的瞬間,他攬緊了楊天樂,做了楊天樂的人肉墊子。

  “沒事吧?沒事吧?”

  全片場的工作人員都朝他們圍過來。

  導演嚇死了。

  這劇才剛開拍,要是女主角摔出個好歹來,那還拍什么啊,尤其,這女主角還不是一般的演員,人家可是豪門大小姐啊,身價好幾個億的那種,全劇組的經費拿出來,怕是都不夠賠的。

  “我沒事。”楊天樂除了被嚇到,人并無大礙,她低頭去看凌風:“你沒事吧?”

  凌風背上火辣辣的疼,這片場下面都是石子,大概率是擦傷。

  “沒事。”凌風說。

  導演見兩人都沒有事,頓時松了一口氣,謝天謝天,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快扶起來。”

  工作人員趕緊過來,把兩人扶起來。

  “怎么回事?”導演回過頭去,朝負責威亞的工作人員發火,“你們干什么吃的?威亞都磨損成這樣了,還敢用!”

  現場鴉雀無聲。

  楊天樂有點不放心凌風。

  “你真的沒事嗎?”她觀察著凌風的反應,感覺他背部好像有點僵硬。

  “沒事。”

  “謝謝你啊。”楊天樂已經無法言說自己心里的感動了,“你看,你又救了我一次。我覺得,除了以身相許,其他任何形勢的感謝,都不足以來表達我對你的感謝了。”

  凌風本來背部就很痛了,聽了楊天樂的話,一個激靈。

  “楊小姐,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

  凌風看了楊天樂一眼:“你剛才,是不是摔到頭了?”

  這是很含蓄地表達了,他其實就是想問,你是不是摔壞腦子了?

  楊天樂:“……”

  *

  這臨時的意外,讓整個劇組驚魂不定,導演覺得今天好像不太吉利,于是把另一場有點危險系數的下水戲取消了,給楊天樂放了個假,先拍其他人的戲份。

  楊天樂回到酒店,就感覺手腕有一點疼。

  “怎么了樂樂?”助理寧姐替楊天樂拉起袖子,發現她的手腕有一點腫,“是不是剛才掉下來的時候扭到了?”

  “應該是的。”

  剛才兵荒馬亂的,嚇都嚇死了,這點疼根本沒有在意,直到現在回過神來,痛意才泛起來。

  “我去給你買個云南白藥。”

  “不用了。”楊天樂動了動手腕,感覺還好,不是特別疼,“應該不嚴重。”

  “不行,還是處理一下吧,萬一嚴重起來,影響后面的拍攝不說,你自己也要受苦。”

  助理寧姐拿上手機就下樓去了。

  這酒店附近有藥店,沒有十五分鐘,寧姐就帶著云南白藥膏藥和噴霧回來了。

  “樂樂,你猜我在藥店看到誰了?”

  “誰?”

  “凌先生。”

  楊天樂跳起來:“他也受傷了!”

  “我不清楚,不過我看到他好像也買了些藥……”

  助理話還未說完,楊天樂已經從床上跳下來,直接奪門而出。

  “誒!藥還沒擦呢……”

  助理在身后喊,但楊天樂根本顧不上那么多了,她直奔電梯口。

  楊天樂住在酒店的六樓,凌風是后來辦理的入住,六樓沒有房間里,所以住在了五樓。

  她邊下樓邊給凌風打電話,但電話響了很久,凌風都沒有接。

  楊天樂干脆直接去他房間門口按門鈴,門鈴也是響了很久,凌風才把門打開。

  他穿著浴袍,漆黑的頭發還滴著水。

  “你在洗澡啊。”難怪不接電話。

  “嗯,有事?”凌風一手用毛巾擦頭發,一手按著門,一副嚴防死守的樣子。

  “你受傷了嗎?”

  “沒有。”

  “說謊,你沒受傷你買藥干什么?”楊天樂直接拂落了他的手,推門闖進去。

  她進門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垃圾桶里那件帶血的白T,白T上那斑駁的血跡,看起來很新鮮又刺眼。

  “你還說你沒受傷!”楊天樂皺眉,“你要鮮血直流才算受傷嗎?”

  凌風沒說話。

  他這一路走來,大大小小的傷受過無數,這點皮外擦傷對他來說,真的沒有什么,要不是擔心會感染耽誤明天的下水戲,他甚至都不會去買藥。

  “我真的沒事,一點擦傷而已。”

  “我不信,我要檢查。”楊天樂指著他的浴袍說,“你把浴袍脫了,我看看。”

  凌風:“???”

  “快點!”

  “楊小姐,男女授受不親,你這樣隨意進出我的房間,如果被拍到,會傳緋聞的。”

  “傳就傳唄,我才不怕呢,你趕緊脫下來我看看。”

  “楊小姐……”

  “你怎么這么磨磨唧唧的!”楊天樂說著,直接伸手去扒凌風的浴袍。

  凌風沒料到她會直接上手,措手不及之下,被她直接扒下來一個肩膀。

  “楊小姐!”他大聲喝止她。

  楊天樂都快無語了,這男人也太保守了吧。

  “你一個大男人,還怕被看嗎?我還能吃你豆腐不成?”

  “不是。”凌風無奈,“你先讓我穿條褲子。”

  他剛才在洗澡,聽到急促的門鈴聲,直接披了浴袍就出來了,所以,浴袍里面空無一物,這要真叫她扒下來了,那他豈不是就成了暴露狂了?

  楊天樂一怔,臉瞬間紅了。

  “好吧,抱歉。”

  她以為他穿了內褲的,才直接上手的,真是尷尬!

  *

  凌風進去浴室,過了會兒,穿著T恤和長褲出來。

  “你還穿衣服干什么?”楊天樂脫口而出,“快脫下來,我看看你的傷口。”

  凌風有點抗拒,但實在架不住楊天樂這如狼似虎的攻勢,他沒有辦法,只能伸手掀了他的T恤。

  楊天樂剛剛還一副大膽奔赴的樣子呢,真見凌風赤裸了上身在她眼前,整個人突然就面紅耳赤。

  她入行這么多年,拍戲的時候,也看過不少男演員在她面前脫衣服,但是,她還真沒有見過這么震撼的肉體。

  凌風的身材比想象中更精壯,完完全全就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那流暢完美的肌肉線條、性感撩人的麥色皮膚,甚至,是那條橫在腹部的的疤痕,都讓人口干舌燥。

  楊天樂一時忘了自己要干什么,目光流連在凌風健碩的肌肉和人魚線上,像是靈魂出竅一般。

  “看夠了嗎?”凌風黑臉。

  楊天樂回過神來,“你轉過來我看看。”

  凌風原地轉了個圈,他的背上全是擦傷,雖然傷口看著都不深,但斑駁一片,看著還是有點觸目驚心的。

  “我給你擦藥吧。”楊天樂說。

  “不用了。”凌風直接拒絕。

  “你的傷口全都在背上,沒有人幫忙你怎么擦啊?”

  “我可以自己來。”

  “凌風。”楊天樂瞪著他,“你干什么對我這么防備,你怕我在這里非禮你還是對你用強啊?我看起來這么可怕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我不配碰你唄?”楊天樂佯裝生氣。

  這些年,因著她是君安集團千金這個身份,多少男人想要對她投懷送抱,哪怕是她最胖地時候,都有無數男人跟在她屁股后面求著和她交往,更何況她現在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男人對她豎起高高的圍墻,也不知道該說他是傻還是實誠。

  凌風見她生氣,終是妥協。

  “好吧,那謝謝楊小姐了。”

  “不客氣。”

  楊天樂在凌風背過身去之后,得逞一笑。

  凌風的床頭柜上,放著剛從藥店里買來的藥膏,但凌風糙男人,原本打算直接上手隨便抹一抹藥膏了事,所以并沒有買棉簽。

  楊天樂去洗了個手,繞到他的背后,往手指上擠了米粒大小的藥膏,小心翼翼地為他涂藥。

  凌風能感覺到,背上一陣陣的沁涼,那是她指尖的溫度,這溫度配合著她溫柔的力道,對凌風來說,是一種難耐的折磨。

  他悄悄繃緊了身體。

  房間里很安靜,靜得兩個人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凌風只希望快點上完藥,結束這一切。

  忽然,楊天樂的手往下,覆在了他的腰窩處,她的手指,輕輕地戳了一下凌風腰窩處的那一道疤。

  凌風的身體因為她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繃得更緊。

  “這疤有什么故事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