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31章 哪家的藝人
  酒店很快就調出了監控,還原了事實。

  事實就是歐陽季強奸未遂,凌風見義勇為,在如山般的鐵證之前,歐陽季就算還想狡辯,也辨無可辯。

  “現在還有什么好說的?”警察沒好氣地看著歐陽季。

  “我不說了,接下來就等著我的律師來說。”歐陽季恨恨地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眼神露著兇光,仿佛在說:“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凌風和楊天樂也得跟著去警察局錄口供。

  等錄完口供出來,夜已經很深了。

  凌風開車送楊天樂回去,楊天樂還有種驚魂未定的感覺,整個人懨懨的,沒什么生氣。凌風看她一眼,從后備箱拿了一瓶水給她。

  楊天樂接過來,發現瓶蓋他已經幫她擰松了。

  “謝謝。”

  凌風沒說話,看她一眼:“安全帶。”

  “哦。”楊天樂連忙去抽安全帶,一轉身,手里的水灑在了褲子上,幸虧凌風及時俯身過來給她扶穩了瓶身,才沒有灑出更多。

  “沒必要心不在焉。”凌風一邊說一邊替她扣上安全帶,“已經沒事了,那家伙短時間內不會放出來。”

  “嗯。”楊天樂沖凌風笑了笑,“今天真的多虧你,要不是你,我就完蛋了。”

  “舉手之勞。”他輕描淡寫。

  楊天樂覺得,這大概是凌風身上最珍貴的品質了。無論是這次把她從歐陽季的虎口救下,還是先前在游樂場勇救甜甜讓她不至于終身背負愧疚,他都沒向她邀一點功。

  這兩件事要是換了她身邊的其他男人,但凡沾上一件,都能訛她一輩子供著。

  “你幫了我好幾次了,我應該要好好謝謝你的。”她轉眸看著他,“你缺什么?告訴我吧?我都可以滿足。”

  “什么都不缺。”

  楊天樂有點挫敗。

  她剛才問話的時候就想了,哪怕凌風說缺個女朋友,她都可以試試和他交往的,可誰知道,他滴水不漏,顯然是不想和她有過多的瓜葛。

  “你不缺錢?”

  “賺得夠花。”凌風這樣十項全能的保鏢市場上根本找不到,靳仲廷給得報酬也很豐厚,凌風不貪心。

  “那你不缺女朋友嗎?”

  “工作忙,沒時間談。”

  “……”

  楊天樂有點無語,她還沒有見過這么不懂轉彎且實誠的男人,可怎么辦呢,他越是笨越是實誠,她越是心動。

  車子朝酒店的方向駛去。

  路過燒烤攤的時候,楊天樂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叫起來,她這才想起來,出事之前,她就是因為肚子餓去打包燒烤才遇上歐陽季那個變態的。

  鬧了半天,燒烤也沒吃上,肚子也沒填飽。

  “餓了?”凌風聽到楊天樂的肚子在叫。

  “嗯。”楊天樂有點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肚子。

  “那帶你去吃點東西?”

  “好啊。”

  “想吃什么?”

  “剛路過的那家燒烤攤就不錯。”

  凌風微微一怔,他沒想到楊天樂這樣的豪門公主,竟然也吃路邊攤,這倒是和他心里嬌蠻任性的公主形象不一樣。

  “好。”

  凌風靠邊停了車。

  *

  楊天樂熟門熟路地過去,隨手搬了個小馬扎坐下,凌風停完車,她已經在點單了。

  也許是餓慘了,楊天樂大手一揮,菜單上的肉和蔬菜,基本都被她點齊了。

  凌風再次震驚,女演員還能這么吃?

  老板娘見他們點得多,拿了一罐啤酒過來,問楊天樂:“你男朋友喝啤酒嗎?送一罐啤酒。”

  凌風正要解釋自己不是楊天樂的男朋友,就見楊天樂笑嘻嘻地說:“他要開車他不喝,但我喝,謝謝老板娘了。”

  “誒,行,反正是送的,隨便你們誰喝!”老板娘把啤酒撂在桌上,又看了眼凌風,“小伙子,我現在忙,等下烤完了你過來給你女朋友端一下哈。”

  這個點,吃燒烤的夜貓子坐滿了老板娘放在外面的小馬扎,生意火爆。

  “我不是……”

  “好好好,知道了老板娘,我們會自己過來拿的。”楊天樂再一次截斷了凌風想要解釋的話茬。

  凌風有點無奈:“你不怕被人認出來?”

  女明星不應該很忌諱傳緋聞才對嗎?

  “我糊,沒有人能認出來。”

  楊天樂話音剛落,就聽到隔壁桌一個胳膊紋著大青龍的男士忽然指著她說:“誒,那不是楊天樂嗎?”

  “……”

  “……”

  隔壁桌的男士都朝楊天樂看過來,那個大青龍更是直接起身,朝著楊天樂走了過來。

  “楊天樂是不是?”

  “楊天樂對吧?”

  “《巍巍山河》的女三,對吧,是你吧?”

  青龍大哥很激動,手里端著一杯酒,“我還是第一次見活得明星,高低都得來敬你一杯,來來來,樂兒啊,陪哥喝一杯,我老喜歡你了!我是你的粉絲!”

  他說完,下意識地伸手,就想來摟楊天樂。

  楊天樂剛經歷過歐陽季非禮的恐懼,又來一個男人要對她動手動腳,她自然是非常排斥的。

  凌風立刻起身,擋住了那條紋著大青龍的胳膊:“先生,現在是楊小姐的私人行程,請注意你的言行。”

  青龍大哥有點醉了,他上下打量凌風一眼,問:“你是誰啊?樂兒的男朋友?”

  凌風還沒回答,他又激動地回身對著桌上的幾個男人說:“快快快,愣著干什么?快拿手機拍啊,女明星要爆戀情了,我們這可是第一手資料,賣狗仔很值錢的。”

  凌風徹底無語,他抬手擋了一下另幾個男人的手機鏡頭,說:“我不是楊小姐的男朋友,我是她的保鏢。”

  “原來是保鏢啊,真沒勁。”

  大家都放下了手機。

  “麻煩你回到座位上。”凌風對那位青龍大哥說,“楊小姐現在不希望被打擾。”

  青龍大哥有點不太樂意,但看到凌風氣勢十足的樣子,又不太敢和他正面硬杠,只能訕訕地回到了座位上。

  烤串需要一點時間,接下來整個等待的過程,凌風都擋在楊天樂的面前,替她阻斷了那些油膩男人的視線,安全感爆棚。

  楊天樂時不時抬頭,朝凌風望一眼,心跳“砰砰”加速。

  她忽然覺得,有這樣一個男朋友的話,一定很棒。

  *

  楊天樂原本打算和凌風一起街邊擼個串,但礙于隔壁桌的大哥一直盯著她,她最后還是選擇了打包回酒店吃。

  路上,她實在餓得不行,但又覺得在別人的車里吃東西很不禮貌,強行克制著自己的口水往下流。

  凌風看她一眼:“想吃就吃。”

  “我怕把車弄臟。”畢竟,這不是凌風的車,弄臟了不好向靳仲廷交代。

  凌風大概猜出了她在想什么,說:“沒事,這是我的車。”

  今天他比靳仲廷先出發了半小時來福萊山,因為要開車給餐車引路。

  “那不客氣了,真吃了。”

  楊天樂憋瘋了,拆開包裝袋,燒烤的香味就飄了出來。

  她先炫了兩串牛肉串,忽然覺得吃獨食不太好,于是她又抽了一串,遞到凌風的嘴邊:“吶,你也吃一點。”

  凌風有點僵硬地往后一撤:“不用了,我不餓。”

  “吃吧,誰說吃燒烤非得餓了才能吃?”

  “……”

  “吃啊,張嘴。”

  凌風有點無奈,張嘴咬了一口。

  楊天樂心滿意足地又開始喂下一口。

  這樣的舉動,雖然沒有肢體碰觸,但其實比肢體碰觸更顯親昵。

  凌風有點不習慣。

  “我真的不吃了。”

  “是不是沒有女人喂你吃過東西啊?”楊天樂一眼看出他的局促。

  凌風沒回答。

  “凌風,你是不是沒談過戀愛啊?”

  凌風沉默。

  “你怎么不說話?”

  “私人問題,我沒必要回答。”

  “哦,那就是真的沒談過。”楊天樂笑嘻嘻的,好奇上癮:“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樣的啊?”

  凌風專注地開車,目不斜視。

  正當楊天樂以為這個問題他也不會回答時,忽然聽他說了一句:“話少的。”

  楊天樂:“……”

  左右是嫌棄她話多唄。

  “真巧啊。”楊天樂笑,“我也喜歡話少的。”

  凌風:“……”

  楊天樂又找幾個話題,想窺探一下凌風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但凌風已經對她豎起了屏障,所有問題,一概不理。

  “凌風,你該不會是喜歡我吧?”楊天樂逗他。

  凌風:“???”

  “怎么我一說我喜歡話少的,你就不說話了呢?”

  凌風:“……”

  楊天樂見他實在逗不起來,也不說話了,她一路燒烤吃回酒店,下車之前,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下凌風的車,確定沒有弄臟,才放心。

  “楊小姐。”凌風叫住她。

  “嗯?”

  “下次夜里要出去的話,建議找個人一起。這里比較偏,女孩子一個人不方便。”

  “我正有這個想法,雇個保鏢保護我。”楊天樂看著凌風,忽然靈光一現,“要不你做我保鏢吧?靳仲廷給你多少錢,我給雙倍,三倍,工資隨便你開。”

  凌風對這個女人時不時跳脫的思維很是頭大。

  他直接拒絕:“抱歉,我不準備跳槽。”

  楊天樂笑:“你拒絕沒用,我直接去找靳總要人。”

  *

  凌風以為楊天樂是開玩笑的,可沒想到,她真的跑去問靳仲廷借人,更沒想到的是,第二天靳仲廷臨走,真的把他留在了福萊山。

  靳仲廷的意思是,昨晚剛出了這事兒,楊天樂還驚魂未定,她既然開了口,就不好拒絕,畢竟,她是宋妤的好朋友,還有,凌風留在這里,也能幫著保護宋妤和兩個孩子。

  凌風向來服從老板的安排,這次自然也無異議。

  靳仲廷走后,凌風的行程就全權交給楊天樂安排了,她對他沒有別的要求,只要他時時刻刻跟著她就行了。

  楊天樂白天在劇組拍戲,晚上偶爾出去吃個夜宵,生活很有規律。

  這又一次刷新了凌風對豪門大小姐的認知,他還以為,她拍戲之余的夜生活會豐富多彩,沒想到,比普通女孩子還簡單許多。

  兩天后,楊天樂和男主角在劇組有一場很重要的打戲和跳水戲。

  男主因為前兩天腳受傷了有點感染,不能下水,只能用替身。不巧的是,替身那天也發高燒不能下水。

  導演犯了難,要去那里找身形和背影都很像男主角的人來完成這場重要的戲呢?

  這時候,凌風恰好過來給楊天樂送午餐。

  導演看到凌風,頓時兩眼放光,是啊,楊天樂身邊的這位新晉保鏢,要身材有身材,要體態有體態,簡直不能更合適。

  “帥哥,會游泳嗎?”導演問。

  “會。”

  “能不能幫忙完成幾個鏡頭?”

  “?”

  楊天樂看向凌風,她沒想到導演會盯上凌風。

  不過,凌風的確挺合適的。

  昨天下戲的時候,楊天樂就聽到同片場的幾個女演員在議論凌風,說他顏值比男主角還高。

  凌風蹙眉:“我不會拍戲。”

  “不用你會,你只要露個背影就可以了。”導演一邊說一邊沖楊天樂使眼色,示意她也幫忙勸勸。

  楊天樂知道導演很著急,劇組每一天都有每一天的拍攝任務,耽誤一天,就等于浪費本就不多的經費。

  “要不,你幫個忙吧。”楊天樂說,“這場戲我要跳水,我有點怕水,正好,你可以在水下保護我。”

  楊天樂都這么說了,凌風自然不好再拒絕,畢竟,保護她就是他的工作。

  “來來來,小杜,快帶凌先生去化妝換衣服。”導演見凌風同意,趕緊示意妝造的工作人員把凌風帶去換衣服。

  雖然只是替身,但為了鏡頭好看,妝造上一點都不能含糊,就得按照男主角的標準來。

  凌風長這么大,第一次穿古裝,第一次化妝,他坐在化妝臺前,不免有些僵硬,但僵硬也擋不住他的魅力。

  化妝的老師見慣了娛樂圈各種風格的男明星,看到凌風,還是忍不住要夸一聲帥。凌風的帥是那種從骨子散發出沉穩和力量感,不用有任何表情和動作,往那里一坐,滿身的荷爾蒙就撲面而來。

  “這是哪家的藝人啊?”化妝老師問。

  “這不是哪家的藝人,這是天樂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