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29章 再考察考察
  靳仲廷進門,第一眼就朝宋妤和楊志楠那一桌看過來。

  楊志楠急忙起身,有種大水沖了龍王廟的惶恐感,他瘋了,竟然敢覬覦老板的女人。

  “靳總。”

  靳仲廷點點頭:“楊律師,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感謝靳總把迎江科技的項目給了精英律所。”楊志楠逮著機會立馬表示感謝。

  “不客氣,聽說你兒子和我女兒是同班同學,以后常往來。”

  啥?

  甜甜是靳仲廷的女兒?

  那甜甜為什么要撮合他和宋妤談戀愛?

  這一家人真是細思極恐。

  楊志楠嚇得不敢多言,趕緊找了個理由開溜。

  “什么迎江科技的項目?”宋妤問。

  “沒什么,工作上的事情。”靳仲廷當然不會告訴宋妤,為了阻止她和楊志楠相親,他做了多么幼稚的事情。

  他把大束的花遞給宋妤,然后指了指楊志楠帶來的花:“丟了。”

  宋妤舍不得:“花有什么錯?”

  “礙眼。”

  他說著,把花丟進了垃圾桶,然后攬過宋妤。

  “怎么辦?我現在連出差都不敢去了。”他低頭吻著她的唇,“想把你時時刻刻帶著身邊才放心。”

  宋妤笑:“有沒有這么夸張?”

  “當然。”

  而且,現實可比這可怕許多。

  畢竟,老婆太優秀,現在他不僅要防外面的野男人,還要防家里的兒子和女兒,可以說是腹背受敵。

  “兩個小家伙還是不原諒我?”靳仲廷幾乎每天都在關心這個,一天要發信息問好幾遍。

  “沒松口。”

  宋妤也是頭疼,她和靳仲廷錯過六年,好不容易在一起了,現在還不能光明正大地談戀愛,約個會都得偷偷摸摸在外面,否則,兩個小孩就要生氣。

  “那我今晚是不是又不能去你那里?”靳仲廷原本每天都可以吃大肉,現在硬是被兩個小家伙憋成了和尚,這種感覺誰能懂?

  “我去你那里吧。”宋妤說。

  “那孩子怎么辦?”

  “等哄睡了我再過來。”

  “然后呢?把我哄睡了你再回去?”靳仲廷摟緊了宋妤,“這樣你太累了,我舍不得你來來回回跑。”

  “你又想怎么樣?”

  他上次說舍不得她太累的時候,就直接把房車開進了她家的院子,然后兩人在房車上度過了一夜,凌晨他又把車開走,神不知鬼不覺的。

  “我想見家長。”

  靳仲廷想過了,治標還是得治本,最終的問題就出在宋長德身上,如果他能幫他為兩個孩子說點好話的話,現在的局勢才能改變。

  “我爸約不上。”宋妤早就想去找宋長德談一談了,但宋長德跑出去旅游了,宋妤一說起靳仲廷的事情,他就裝信號不好。

  “你約不上,總有人約得上。”

  “誰?”

  “你哥。”

  “可我哥也不見得多喜歡你,你有什么辦法說服他?”

  “沁漪回國了。”

  *

  六年前,宋寧遠和沐沁漪分手后,宋寧遠就一直單著,和靳仲廷一樣,這六年,他也是沉迷事業,沒有半點桃色新聞傳出來。

  雖然宋寧遠自己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對沐沁漪念念不忘,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六年前短暫的一段情,對宋寧遠影響很大。

  某種程度上,靳仲廷和宋寧遠是同一屬性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最能理解彼此要什么。

  靳仲廷就吃準了宋寧遠對沐沁漪還有感情,想要撮合他和表妹,以此來把這個大舅子拉到自己的陣營里。

  只要有了宋寧遠,不愁搞不定那一老和兩小。

  正好,月中有個百強企業的頒獎典禮。

  靳仲廷和宋寧遠都在邀請之列,而且,巧合的是,主辦方還把他們的位置安排在了一起。

  這簡直就是上天制造的機會。

  于是乎,那天自落座起,靳仲廷就一直躍躍欲試,想和宋寧遠搭訕,可惜,宋寧遠很高冷,根本不多看靳仲廷一眼。

  這一幕被鏡頭直播。

  天,有誰見過高高在上的靳總有過這樣小心翼翼的時候?

  5g沖浪的吃瓜群眾一片沸騰,于是乎,一個相當久遠的cp名忽然被考古了出來。

  “有誰還記得大明湖畔的‘遠靳cp’嗎?”

  “記得記得,就是那對帥到離譜的攻受cp!霸總與霸總的強強聯合。”

  “死去的記憶忽然開始攻擊我。”

  然后,有人開始瘋狂甩圖,離譜的是,六年前的那些舊圖,現在看來,竟然一點都不過時。

  頒獎禮還沒有結束,靳仲廷和宋寧遠的名字就并排上了熱搜。

  宋氏和靳氏的公關又一次被打得措手不及,互聯網的記憶這么可怕嗎?

  “宋總,怎么處理?”宋寧遠的助理是新來的,頭一次碰到老板的緋聞,竟然是和男人,頓時嚇壞了,悄悄給宋寧遠發消息。

  宋寧遠點進助理發來的鏈接,看到了靳仲廷在身旁對自己的那些小動作,有些無語。

  “你要說什么不能直接說?”宋寧遠轉頭看著靳仲廷。

  靳仲廷也看到了新聞圖,他沒想到會搞成這樣,有點不好意思地對宋寧遠說:“抱歉哥,我原本想等這里結束好好和你聊一下的。”

  “誰是你哥?”宋寧遠雖然沒有宋長德那么記恨靳仲廷,但同樣對還有所芥蒂。

  “哥,六年前的事情是我做錯了,我已經和宋妤解釋并且深刻檢討,保證不會再犯,我們兩個現在已經在一起了,她哥就是我哥。”靳仲廷厚臉皮地說。

  “你們在一起是你們自己的決定,成年人能對自己的決定負責就可以了,不需要特地來告訴我。”

  “可是,我們都覺得得到家人的祝福,也很重要。”

  宋寧遠看了靳仲廷一眼,靳仲廷表情真誠。

  “我祝福你們。”宋寧遠淡淡地說。

  雖然他對靳仲廷還有不滿,但他向來支持妹妹的決定,只要是妹妹自己認定的人,他一定會支持。

  “謝謝哥。就是伯父那里……”靳仲廷握住宋寧遠的胳膊,殷切道:“能不能幫忙說點好話,開導一下。”

  宋寧遠拂開了靳仲廷的手:“憑什么?”

  靳仲廷對宋寧遠的拒絕毫不意外,幸好,他還有一張王牌。

  “哥,沁漪這幾天回國了。”

  宋寧遠:“……”

  “我聽說她是身體不舒服,被劇組送回國就醫的。”

  宋寧遠眉一擰:“在哪家醫院?”

  “伯父那邊……”

  “我去說。”

  “成交!”

  *

  宋寧遠幫忙開口果然不一樣。

  宋長德很快就同意了和靳仲廷見一面,但是,他說自己要單獨見靳仲廷,讓宋妤不要跟去。

  宋妤原本是想跟著靳仲廷一起去見父親的,既然他提了這樣的要求,宋妤自然也就不跟了。

  靳仲廷知道老丈人退休后喜歡上了紅酒,特地命人從法國莊園里空運了年份珍貴的紅酒作為禮物,去家里拜見他。

  靳仲廷西裝領帶,著裝比出席任何場合都要考究,但等他到了宋家才發現,宋長德穿著個布衫,戴著草帽,正在后花園里拿著鋤頭墾地,一點都不是會客的姿態。

  “伯父。”靳仲廷恭恭敬敬地站在邊上,“聽哥說您退休后喜歡上了紅酒,這是我托人從國外帶回來的,您有空可以嘗嘗。”

  靳仲廷手里的紅酒,懂行的人都知道,絕對是紅酒中的天花板了,但是,宋長德只看了一眼,就說:“放那吧,我現在忙得很,沒空和你談酒。”

  “好。”

  靳仲廷乖乖放下了手里的東西,站在邊上看著宋長德,他很賣力地翻墾著花園里的地,這塊地的面積不小,滿打滿算,應該足有兩畝。

  宋長德這把年紀要墾完兩畝地,是不小的工程量。

  “伯父,你是要種什么嗎?”

  “小菜。”

  “這地這么大,要不我來幫你吧?”

  宋長德看他一眼:“你行嗎?”

  他這一身行頭,看著就價值不菲,要下地種菜,簡直有種撿芝麻丟西瓜既視感,畢竟,他這身行頭錢,真拿去買菜,估計能買下整個菜市場。

  “行。”

  靳仲廷信心滿滿,畢竟,他小時候是跟著母親下地干過活的,墾地難不倒他。

  “好,那就你來吧。”宋長德大手一揮,就把手里的鋤頭給了靳仲廷,“我正好腰酸背痛,有點累了,你替我干一會兒,我去睡個午覺。”

  “好的,伯父。”

  靳仲廷接過宋長德的鋤頭,踩著他那雙高端的意大利皮鞋,直接進了泥地里。

  這一干,就是一個多小時。

  靳仲廷雖然常年健身,但在健身房擼器械和在地里干活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這一個多小時下來,他已經肩膀泛酸,渾身是汗。

  定制的手工西裝早就被他扔到了一旁,西褲的褲腳和皮鞋已經被泥土攪得看不清顏色了。

  宋家的傭人遠遠看著后花園里努力墾地的靳仲廷:“那是老爺請來幫他修整土地的?”

  “怎么可能,怎么會有人穿著西裝打著領帶來墾地的?”

  “那是?”

  “未來姑爺。”

  “啊?”傭人定睛一看,“姑爺?”

  難怪看著氣質不凡,哪怕沾了泥土有點狼狽,還是氣質不凡的樣子。

  “對。”

  “老爺這是考驗他啊?”

  “肯定是啊,不然姑爺上門來拜訪老丈人,還能用鋤頭伺候的?”

  傭人“嘖嘖”兩聲:“這豪門姑爺,真是不好當啊。”

  另一個人點點頭:“男人要嫁進豪門做倒插門,比當牛做馬還累。”

  正在努力墾地的靳仲廷:“……”

  *

  靳仲廷出發去宋家拜見父親之后,宋妤就有點坐立不安,她擔心父親為難靳仲廷,也怕當年的誤會難以解開。

  她的手機連著宋家的監控,平時很少打開,今天忽然想到,趕緊打開看一眼,但宋家的客廳里根本沒有人。

  咦?

  不是上門拜訪她父親嗎?人去了哪里?

  宋妤又查了大門外的監控,靳仲廷的車在宋家門外,車在人不在?難道父親和他在書房里交談?

  可客廳的監控顯示,靳仲廷壓根就沒有進過門。

  宋妤遠程將庭院外的攝像頭轉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靳仲廷的身影,他竟然在花園里勤勤懇懇地墾地。

  天,父親果然還是為難他了。

  宋妤盯著攝像頭看了一會兒,覺得靳仲廷此時的樣子真是又好笑又好哭。

  更慘的是,天公不作美,竟然還開始下起了雨,雨雖然不大,但淅淅瀝瀝,落在身上,滲透了衣服,還是很冷的。

  宋妤原本以為下雨了靳仲廷就會結束他手上的活,但他還是按部就班地懇著沒墾完的地。宋妤連忙給靳仲廷打電話,但是,靳仲廷的手機放在他的外套里,外套早已丟得老遠,根本聽不到電話聲。

  她忽然有些心疼,估計,靳仲廷是想著要在父親面前好好表現,扭轉父親的態度吧。

  宋長德的確站在落地窗后頭看著靳仲廷,他也以為下雨了靳仲廷一定會以此為借口結束手里的活,但他沒有,這倒是讓宋長德沒有想到。

  “老爺,要不要讓靳先生進來?”管家看不下去了,“這個時節的雨還有些涼,淋了會感冒的。”

  “他要淋就讓他淋著。”宋長德說。

  管家知道宋長德對這位姑爺有意見,也不敢說話了。

  大約過了半小時,靳仲廷墾完所有地,才穿著一身濕噠噠的衣服進門。

  “下雨了為什么不進門?”宋長德冷哼一聲,“你別以為在我面前用點苦肉計,我就會原諒你。”

  “不是的伯父。我想著還剩一點點,干脆就墾完算了,也省的你再忙活。還有,這雨一下,泥土就潤了,我這墾完,你明天就可以種苗,水都不用再澆。”

  “你還懂種地?”

  “小時候跟著我媽種過。”

  “這么說你是吃過苦的人,那怎么就不懂,兩個人在一起,能共苦比能同甘更重要?”

  “伯父,六年前的退婚真的是誤會,我并非不想和宋妤共苦。”

  靳仲廷趕緊把六年前的來龍去脈都解釋了一遍,包括爺爺靳蹇對他的脅迫。

  宋長德聽后一陣沉默,雖然他的心里已經為靳仲廷放行,但嘴上還不肯松口。

  “我的女兒比什么都寶貝,經歷了這么多,我絕對不會再輕易把她交出去,你想成為我女婿,我還得再考察考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