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27章 親生爸爸
  靳仲廷處理完公司的那一堆爛攤子,時間一空出來,就迫不及待去看兩個孩子,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段時間沒見面,兩孩子對靳仲廷忽然就生疏了。

  “成成!甜甜!”靳仲廷一進門就喊兩個孩子的名字。

  如果換了平時,成成和甜甜早就飛奔過去,撲進靳仲廷的懷里要抱抱了。

  可今天,兩個孩子看到靳仲廷進門,相互交換了個眼神,都站在原地沒有動。

  “成成?甜甜?”靳仲廷大概也是沒想到他們會是這樣的反應,他走到他們身邊,問:“怎么?幾天不見,不認識我了?”

  成成放下手里的玩得更嗨的彩泥:“我想起來老師今天還有一個手工作業沒有做,我要上去了。”

  說罷,人就跑上了二樓。

  甜甜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靳仲廷,忽然嘴巴一撇,好像有些難過又好像有點失望的樣子。

  “怎么了甜甜?”靳仲廷拉住了甜甜的手,想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但甜甜卻掙開了他的手,跑到宋妤身邊,輕聲說:“媽媽,我樓上的拼圖玩了一半,我想去拼好它。”

  “彩泥也玩了一半啊,怎么忽然又想玩拼圖了?”

  “我就是不想玩了。”

  說完,不等宋妤回答,人也跑的沒有了蹤影。

  靳仲廷覺得有些奇怪,看著宋妤問:“兩個小家伙怎么了?”

  宋妤搖頭,她也不知道。

  不過仔細回想一下,這段時間靳仲廷沒有來家里,倒是的確沒有聽兩個小家伙問起,這不合常理。

  畢竟,之前這兩個小家伙對靳仲廷“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癥狀比宋妤嚴重許多。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得罪他們了?”靳仲廷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久沒過來,生我的氣了?”

  “不知道,要不你再上去哄哄?”

  “好。”

  靳仲廷上樓,但兩個小的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機會,處處都躲著他,且對他愛搭不理,冷淡至極,靳仲廷碰了一鼻子灰下來,更覺奇怪。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孩子的愛消散得這么快嗎?

  “我看你今天還是先回去吧,我等下問問到底怎么回事。”宋妤隱隱覺得不對勁,她了解兩個孩子,正常情況下,他們不會無緣無故突然排斥一個人,更何況,這個人之前還深得他們的心。

  “好。”

  靳仲廷走后,兩個孩子才下樓來,繼續他們剛才玩了一半的彩泥游戲。

  “你們是在躲著靳叔叔嗎?”宋妤走過去,一邊和他們一起揉搓彩泥,一邊小心翼翼地問。

  “沒有。”成成否認。

  “我也沒有。”甜甜也否認。

  “那你們之前不是很喜歡靳叔叔的嗎?今天怎么看到他好像忽然不喜歡他了一樣呢。靳叔叔有點傷心哦。”

  成成和甜甜又相互對視了一眼。

  “誰管他開心還是不開心啊。”成成忽然說。

  “就是,誰管他哦。”甜甜附和。

  宋妤驚,這兩個小家伙前后態度反差也太大了吧,這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成成,甜甜,你們實話告訴媽媽,到底為什么突然不喜歡靳叔叔了?”

  兩個小家伙默契地不作聲。

  “你們開始對媽媽有秘密了嗎?”宋妤嘆氣,“這樣媽媽也會難過哦。”

  “是媽媽先對我們有秘密的。”成成開口。

  “就是,媽媽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們,靳叔叔就是爸爸!”甜甜漲紅了臉,瞪著宋妤。

  宋妤一怔:“你們知道了?”

  “這么說是真的?靳叔叔真的是我們的親生爸爸嗎?”成成比甜甜冷靜一點,但表情也不太好看。

  宋妤見紙包不住火,也不打算隱瞞了。

  “是的,靳仲廷就是你們的親生爸爸。”宋妤蹲下來,握著兩個孩子的小手,“你們是什么時候知道的呢?”

  “就是那天去靳叔叔爺爺家里的時候。”

  那天去靳家吃飯的時候,成成無意間聽到靳家的傭人在談論他和甜甜。

  “聽說這兩個小孩是少爺的孩子,難怪長得和少爺這么像。”

  “像嗎?我不覺得像啊,感覺兩個孩子像宋小姐多一點。”

  “可能宋小姐和少爺有夫妻相吧。”

  “聽說老爺想讓兩個小孩認祖歸宗,但少爺不同意。”

  “為什么不同意啊,回靳家多好啊,以后分家產,兩個小的直接身價就過億了。”

  “少爺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啊。而且,少爺也不差這點錢。”

  “……”

  成成聽到的瞬間,都震驚了。

  這些人口中的少爺是誰啊?是靳叔叔嗎?

  成成沒有當面進去問那些家傭,而是輾轉回到靳仲廷的身邊,試探地問:“靳叔叔,我聽到家里的保姆阿姨總說少爺少爺的,這個家的少爺是誰啊?是你嗎?”

  得到靳仲廷肯定的回答,成成頓時又喜又憂,不知道如何是好。

  成成第一時間把自己聽到的話告訴了甜甜,甜甜還不相信。

  “哥哥你一定是聽錯了吧,今天在場那么多小孩,也許說的不是我們兩個啊。”

  “可是,他們說少爺和宋小姐,少爺是靳叔叔,媽媽姓宋,除了我們兩個,還能有誰啊?”

  甜甜不解:“那媽媽為什么不告訴我們靳叔叔就是爸爸呢?”

  “不知道。”

  兩個小孩帶著這樣的疑惑回到家,多次想開口但是又不敢直截了當地問宋妤,怕媽媽瞞著他們是有什么苦衷。

  隔天,他們被送去宋家的時候,偷偷問了外公宋長德。

  宋長德一聽靳仲廷這個名字就炸毛了。

  “那是個負心漢,他對不起你們的媽媽,當年要不是他拋棄你們的媽媽,你們也不可能會在國外待這么久。”

  宋長德本身就因為六年前退婚的事情對靳仲廷有偏見,兩個孩子突然提起靳仲廷,又勾起了他被迫和女兒外孫分離的傷心事,自然也不會說靳仲廷的好話。

  兩個孩子聽了外公的說辭,心里頓時就給這位隱身多年的親生爸爸立了個“負心漢”的人設,討厭之情油然而生,瞬間蓋過了之前對靳仲廷的好感。

  *

  “因為他是親生爸爸,所以你們就不喜歡他了嗎?”宋妤耐心地詢問兩個孩子的看法。

  “對。”

  “不喜歡,而且討厭。”甜甜補一句。

  “可是,你們之前不就是希望靳叔叔和媽媽在一起,希望他做你們的爸爸嗎?”

  “之前是因為我們不知道他是親生爸爸,如果知道,我們才不會理他呢。”成成說。

  他現在都快后悔死了,這么容易被靳仲廷蠱惑。

  “這有什么不一樣嗎?寶貝們,有個成語叫殊途同歸,它呢比喻從不同的道路最終達到同樣的結果。你們想一想,靳叔叔無論只是媽媽的一個追求者,還是你們的親生爸爸,只要媽媽接受了他,他最終都是你們的爸爸,不是嗎?”

  “才不一樣呢。”甜甜邏輯分明,“如果他只是媽媽的追求者,那他突然出現,保護媽媽愛媽媽和我們,我們就會非常感動,可如果他是爸爸,他拋棄媽媽和我們這么久才回來找我們,我們才不會這么容易原諒他呢。”

  這和宋妤最初預判的差不多,這些年,雖然她從來沒有給孩子們灌輸過親生爸爸如何不好的概念,但也從來沒有給孩子們編織一個爸爸是好爸爸的幻想,久而久之,孩子們就對這個不見人影且不被提起的人物有了自己的一個設定,這個設定肯定是壞大于好的。

  這也是為什么前段時間宋妤和靳仲廷重新在一起后,靳仲廷想要告訴孩子們他就是親生爸爸宋妤不讓,她就是怕孩子們會有這樣的反應。

  她原本打算和靳仲廷感情穩固之后,開始一點點告訴孩子們當年的故事,告訴他們當初爸爸和媽媽分開是迫不得已,可沒想到,孩子們提前知道了靳仲廷是親生爸爸的事情,且從宋長德那里先入為主地固化了靳仲廷負心漢的形象。

  這可真是有點難到宋妤了。

  “成成,甜甜,其實呢,靳叔叔……哦不對,是爸爸,你們的爸爸六年前和媽媽分開是一個誤會,現在呢,爸爸和媽媽已經解開了誤會,并且打算重新在一起了,媽媽希望你們能和媽媽一起,接受爸爸,好嗎?”

  “媽媽,你別戀愛腦了。”甜甜也不知道從哪里學來這個詞,“外公就怕你被騙,果然,你又被騙了,什么誤會啊,這個男人要是愛你,他會等六年才來找你嗎?”

  宋妤又解釋了一下:“爸爸并不是不想來找媽媽,只是這六年,爸爸一直以為媽媽去世了,所以才沒有來找媽媽的。”

  “他不是很厲害的大總裁嗎?你死沒死他還能查不出來?”

  “主要是,你舅舅也是個很厲害的大總裁,舅舅把媽媽藏得很好,而且,爸爸當初并沒有想過媽媽是假死,所以他沒有去調查。”

  “自己心愛的女人死了都不調查的嗎?他也太草率了。”甜甜搖搖頭:“媽媽,你真的太好騙了,總之,我和哥哥是絕對不會接受這個騙子的,勸你也早點醒悟,別又被他傷害一次。”

  兩個孩子一口咬定靳仲廷是個壞男人,且油鹽不進,宋妤也沒有了辦法。

  *

  宋妤把兩個孩子的話轉述給了靳仲廷。

  靳仲廷哭笑不得,沒想到哄完了老婆,還要哄兩個娃。

  不過再轉念想想,也是,這五年多,他這個父親缺失了他們的出生和成長,的確不應該那么快被原諒。

  從那天開始,靳仲廷就開始了哄娃之路,他無論多忙,都會堅持接送成成和甜甜上學和放學,盡管兩個孩子路上都不怎么搭理他,但是,他還是樂此不疲地和他們說話、解釋當年的狀況、買禮物。

  這樣持續了半個多月之后,成成和甜甜還是紋絲不動。

  甚至,甜甜還給宋妤物色起了其他對象。

  周三那天靳仲廷出差,宋妤去接兩個小孩放學,回家的路上,甜甜對宋妤說:“媽媽,我們班的楊昊明天生日,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參加他的生日派對嗎?”

  小朋友之間相互參加彼此的生日派對這很正常,宋妤也沒有多想,生日派對的前一天,宋妤甚至還帶著甜甜特地去玩具店給楊昊挑選了生日禮物。

  結果第二天宋妤帶著甜甜到了楊昊的家,才發現所謂的生日派對就他們四個人,她和甜甜,楊昊和他爸爸楊志楠。

  “媽媽,這位楊叔叔呢,是一位律師,他很厲害的,幾乎每一場官司都贏。”甜甜熱情地為宋妤介紹,“之前楊叔叔來過我們幼兒園給我們做法律科普,我一見楊叔叔就覺得他是個特別好的人。”

  “你怎么就覺得楊叔叔是個非常好的人呢?又因為他長得帥?”楊志楠長得很好看,且很會穿衣打扮,是個妥妥的潮男,要是甜甜不說他是個律師,宋妤會以為他是混時尚圈的。

  “才不是,我已經長大了,我以后都不會那么膚淺了。”甜甜覺得自己就是因為看靳仲廷長得帥才被他蠱惑了,以后她絕對不會因為一個男人的顏值而去犯花癡,“楊叔叔來給我們做法律科普的那天,我們班的小婭吃壞東西了,是楊叔叔抱著她去醫院的,小婭全都吐在了楊叔叔的身上,楊叔叔也沒有嫌棄,我就覺得,楊叔叔挺好的。”

  “那楊昊的媽媽呢?”宋妤問。

  “楊昊的媽媽已經去世了,聽楊昊說,是生病去世的,楊媽媽去世前兩年,已經臥床了,都是楊昊爸爸在照顧,這樣的好男人,可比負心漢強多了。”甜甜雖然沒有明說,但宋妤一聽就知道她是在影射靳仲廷。

  “甜甜,雖然楊叔叔真的是個非常有情有義的男人,但是你這樣瞞著媽媽帶媽媽過來相親,我真的很尷尬誒。”宋妤小聲說。

  “這有什么尷尬的,楊昊早就給楊叔叔看過你的照片了,楊叔叔還挺喜歡你的,所以我和楊昊才安排了今天的相親,來都來了,你就和楊叔叔相互了解一下唄。”

  宋妤沒辦法,總不能一點面子不給甜甜掉頭走掉吧。

  “甜甜媽媽,你先坐,我炒兩個菜。”楊志楠在廚房戴著圍裙的樣子,看起來還挺居家挺有反差萌的。

  宋妤隨手拍了一張照片發給靳仲廷,并且告訴他:“你的寶貝女兒今天帶我來相親了。”

  靳仲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