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25章 堅定地選擇她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靳天佑的身上。

  靳天佑大概是早就知道里面的人已經被轉移,或者說他剛才在外面拖延就是為了給酒窖里的人制造逃跑的時間。

  他聳聳肩,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看我干什么?”

  “你就沒有什么想說的嗎?”靳蹇看著兒子,“解釋一下,這到底怎么回事?”

  “不解釋了,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我就是在這里養了個女人。”

  養女人只是道德敗壞,但如果是私藏殺人犯,就是包庇罪了。

  孰輕孰重,靳天佑自然分得清。

  靳天佑的老婆白招娣聽說靳天佑在酒窖里養了個女人,也沒怎么鬧,只是冷哼了聲,面無表情地說:“靳天佑,你是連在外買個房子養女人的錢都沒有嗎?非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做這種事?你可真是惡心死我了。”

  這些年,靳天佑是個什么樣的貨色,他在外面沾過多少花惹過多少草,白招娣心里一清二楚,兩人不離婚,在家族聚會的時候裝恩愛,是因為大兒子正要準備高考。她一直忍氣吞聲,想著等兒子高考結束,就提出離婚,沒想到,靳天佑今天竟然把女人養到家里來了。

  “你閉嘴,我養女人,你自己能好到哪里去?表面一口一個老公,其實算計我算計得明明白白,財產轉移了多少你自己心里清楚。”

  宋妤轉頭對小慈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把兩個孩子帶出去。宋妤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見識這樣毀三觀的畫面。

  “如果不是你逼我,不是你毀了這個家,我怎么可能這么做?”

  “婊子,借口一堆,誰知道你是不是外面養著野男人!”

  眼看兩人就要打起來,靳蹇大喝一聲:“你們都閉嘴!”

  靳天佑不服地看了白招娣一眼,白招娣直接拉著小兒子離開。

  “人呢。”靳蹇用拐杖指著靳天佑,“你養在這里的人呢?”

  “新鮮勁兒過了,讓她滾了。”

  “難怪死活不愿意開門,哼,真是敗壞門楣。”靳蹇氣得發抖,“你給我滾,以后這酒窖封了,誰都不許進來。”

  “滾就滾。”

  靳天佑現在巴不得趕緊走,去和徐靜禾匯合。

  “等等!”靳仲廷忽然開口。

  靳天佑回眸,看了靳仲廷一眼:“你還想說什么?”

  “沒什么小叔。”靳仲廷笑了笑,“我記得這個酒窖還有一道門。”

  “是啊,那又怎么樣?”

  “打開門看看吧。”靳仲廷走到那張床邊上,隨手摘落了掛在墻上的畫,掛畫后面露出一個開關,“打開門后,有個驚喜在等你。”

  “什么驚喜?”

  “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靳天佑瞬間警覺,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不愿去按那個開關。

  靳仲廷也不管他愿不愿意,直接按了那個按鈕。

  酒窖的另一道門徐徐打開,門外,站著徐靜禾,她穿著睡衣,滿頭凌亂的發,被凌風和另一個保鏢一左一右地控制著。

  是的,酒窖兩道門,靳仲廷早已按照宋妤所說,派人都守起來了,一只蒼蠅都飛不出去,更何況是徐靜禾那么大一個人了。

  靳家人看到徐靜禾都震驚了。

  “她怎么在這里?”

  “天吶,難道老二養在酒窖里的女人是她?”

  “二哥!這到底怎么回事?”靳巧心瘋了一樣沖過去,用力拍打著靳天佑的肩膀,“你瘋了,你養她在家里?你忘了是誰害死了媽嗎?”

  見慣了大場面的靳蹇,也難以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

  眼看東窗事發,靳天佑卻無比冷靜。

  “我養在酒窖的女人不是她。”靳天佑看著徐靜禾,“我瘋了么?花錢在酒窖養這么一個老女人。”

  “小叔,人是在酒窖門打開的瞬間被抓住的,這么多人這么多雙眼睛,你還要狡辯?”

  “我不知道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酒窖里,總之,人不是我養在這里的。”靳天佑看了眼徐靜禾,說:“不信你們問問她,她為什么會在這里,她自己清楚。”

  沒有人去問徐靜禾,但徐靜禾卻主動開口了。

  她說:“我是回來拿我東西的,什么酒窖不酒窖,我根本不是從里面出來的。”

  顯然,兩人是串好了口供,打死不承認彼此的關系了。

  “看來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靳仲廷對凌風使了個眼色,凌風去車里拿出一個文件袋,文件袋里,裝著靳天佑和徐靜禾之前在外的開房證據,以及兩人在一起的同框照。

  靳蹇看到這些證據,氣得差點慪出血來,殷蔚蔚立刻給他拿來了一顆速效救心丸。

  “老靳,先把藥吃了。”

  靳蹇喝水吞了藥,人才慢慢緩過來。

  “你這個畜生!”他的拐杖指著靳天佑,“你瘋了是不是,日子過得太舒坦了是不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絕了是不是?這人是誰?這個人是你嫂子,是殺了你媽的兇手!”

  靳天佑見靳仲廷證據確鑿,已經是紙包不住火,他立刻走到靳蹇面前,重重跪下,撲過去抱住了靳蹇的大腿,“爸,你放我一馬吧,我求你了,我就是鬼迷心竅,我就是豬油蒙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但請你放我一馬,大哥去世多年,你現在就我一個兒子了,如果連我都出事,靳家就斷代了,全錦城的人都會覺得靳家走下坡路了,靳家和你會被全錦城的人都當成笑話的!”

  打蛇打七寸,挖樹要挖根,靳天佑太清楚父親靳蹇在意的是什么了。

  自從徐靜禾出事,靳家就被外面的人嘲笑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人口越來越少。

  靳蹇一生要強一生要面子,得知外面的流言蜚語,他好幾天都沒吃好睡好,想著靳家要是真的在他眼皮子底下砸了,他有什么顏面去見靳家的祖宗?

  “爸,我求您了。”靳天佑眼看靳蹇被說動,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繼續求饒,“我要是什么事情我無所謂,可如果靳家再出這樣丟人的丑聞,那靳家就徹底不能翻身了。”

  “……”

  靳蹇痛苦地閉上眼,扶著額頭沉默了片刻,對在場的人說:“所有人都不許動,所有人都不許把今天這里發生的事情傳出去。”

  說完這話,靳蹇指了指靳仲廷:“仲廷,你跟我進來。”

  宋妤知道,靳老爺子雖然很憤怒,但是,到了最后的關頭,他還是想要保全自己現在唯一的兒子,保全靳家的面子,現在,他把靳仲廷單獨叫出去,肯定是想說服靳仲廷,掩蓋眼前的這一切。

  靳仲廷會怎么選呢?

  她籌謀這么久,會不會功虧一簣?

  宋妤看著靳仲廷的背影,忽然有點不確定,盡管他之前多次說過,無論如何會堅定地選擇她,可口頭的誓言又有幾分真?類似六年前退婚這樣的事情,又會不會再一次發生?

  *

  靳仲廷跟著靳蹇一路走回客廳,客廳里喜氣洋洋的氛圍,此時顯得格外諷刺。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靳蹇問靳仲廷。

  “沒有,之前一直只是猜測,剛剛看到人,才確定小叔把人藏在了酒窖里。”

  “你打算怎么處理?”

  靳仲廷毫不猶豫道:“把兩個人都送警局,按照法律,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

  “仲廷……我覺得,這件事情還可以再商量一下。”靳蹇忽然放軟了聲調。

  在靳仲廷的記憶里,爺爺靳蹇從來沒有用這樣的語調和他說過話,當然,他也清楚,爺爺之所以這么低聲下氣,是什么目的。

  “這事沒有什么好商量的。”靳仲廷態度堅決,“徐靜禾害死了奶奶,小叔包庇和私藏殺人兇手,兩人都該得到自己應有的懲罰。”

  “殺害你奶奶的兇手,當然要懲罰,你現在把人送警局,我也不會攔著,但是你小叔……能不能手下留情,保住他。”靳蹇沉一口氣,“你爸意外去世后,靳家這些年意外不斷,我現在一把年紀,就剩下這么一個兒子……”

  “一個人做了壞事就該受到懲罰,無論他是誰的兒子。”

  “仲廷,就當是爺爺求你了,今天是爺爺的生日,保下你小叔,就當是你送爺爺一份賀禮,好不好?”靳蹇的語氣和姿態,都已經低到塵埃里了。

  可惜,靳仲廷根本不吃他這一套。

  “爺爺,這么多年,你以為小叔他就只犯過今天私藏罪犯這一件事嗎?當年讓沈千顏差點喪命的那場火災,他也在現場,他很可能就是縱火的兇手,很可能身上還背負著其他人命,這樣一個人,你確定你要包庇他嗎?你確定保下這個人,是對靳家好嗎?”

  “沈千顏,哼哼。”靳蹇忽然用力跺了下他的拐杖,“今天這一切,是這個女人設計安排的對不對?我說她怎么忽然就改變主意,愿意帶著兩個孩子來參加我的壽宴,原來她是心懷不軌,她就是想報復,就是想讓我痛苦,報了當年我一定要讓你退婚的仇!這個女人真是蛇蝎心腸!”

  “爺爺!請你不要侮辱她!”靳仲廷正色道,“如果你再說一個傷害她的字眼,我和孩子,以后永遠都不會踏進靳家的門。”

  “你威脅我?你竟然為了那個女人威脅我?你腦子是不是抽了?她現在是要毀了我們靳家!”

  “她從來沒有要毀靳家,她對我對奶奶,真心實意,是靳家的人,傷害她,虧欠她。真正毀掉靳家名聲的,是徐靜禾靳天佑他們的所作所為!你不要再模糊重點,把怒火轉嫁到她的身上。六年前我沒有保護好她,是我至今最后悔的事情,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

  靳仲廷說完,不顧靳蹇還要說什么,直接離開。

  *

  酒窖里頭,所有人都還站在原地。

  面對突如其來的真相,靳家人都像被雷劈了一樣,震驚且不知所措。

  靳仲廷走進來。

  宋妤看了他一眼,他面色平靜,看不出任何端倪,她不知道,靳仲廷有沒有被靳蹇勸服。

  靳仲廷見宋妤不安地望向她,徑直走到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

  這個動作,給了宋妤力量,她心頭的不安瞬間煙消云散。

  “凌風,把人送去警局。”靳仲廷說著,看了眼靳天佑,補一句:“都送去警局。”

  “是。”

  靳家人嘩然,但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靳仲廷的人走過來把靳天佑押上車。

  “靳仲廷,你憑什么?你是不是打算把靳家所有男人都弄死,然后你一人獨大是不是?你真是個掃把星、災星,你進靳家之后,靳家現在哪里還有家的樣子!所有人都被你克死了!靳家家破人亡都是因為你!”

  靳天佑一邊被押著往車邊走,一邊對靳仲廷破口大罵。

  靳家那些人聽著靳天佑的話,看靳仲廷的眼神也變得意味深長。

  這是宋妤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她原本不想讓靳仲廷插手這件事情,可沒想到,最后還是變成了這樣。

  她不由地握緊了靳仲廷的手。

  靳仲廷感覺到她的力量,轉頭投遞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他早就不在乎靳家人怎么看他了,靳家唯一疼愛他的奶奶去世后,他就對這個家沒有什么感情了,眼前這些人,只不過是血脈相連的陌生人而已。

  “殷阿姨,麻煩你照看好爺爺。”靳仲廷對殷蔚蔚說。

  殷蔚蔚點頭:“知道,你放心。”

  “走吧。”靳仲廷牽緊了宋妤的手,對宋妤說,“回家。”

  宋妤“嗯”了一聲,跟著他走出酒窖。

  外面天氣晴朗,陽光是久違的溫暖。

  兩個孩子已經被小慈帶到了車里,哭哭鬧鬧演了一天他們也累了,現在都已經在安全座椅上睡著了。

  “爺爺和你說什么了?”上車后,宋妤問。

  “沒什么。”靳仲廷輕描淡寫。

  “我知道他一定逼你了。”

  “沒有,你別多想。”他伸手摸著宋妤的鬢發,“你只要記得,無論如何,我都會選擇站在你的身邊,這就夠了。”

  宋妤的眼眶瞬間就熱了,她俯身過去,抱住了靳仲廷的腰。

  “謝謝你。”

  謝謝他粉碎了六年前的噩夢,也謝謝他信守承諾堅定地選擇她。

  “說謝是不是太見外了。”靳仲廷笑著指了指自己的左臉頰,“還是來點表示更實在。”

  宋妤會意,昂頭去親他的臉頰,靳仲廷卻在她湊近的剎那一轉頭,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這一刻,一個深長的吻代替了所有言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