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21章 既像做賊,又像做鴨
  靳蹇聽靳仲廷這么說,臉上依然沒什么歉意,他向來情感淡漠且大男子主義,一個女人的六年對他而言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在他看來,女人就該在家相夫教子,所以,靳老太為他生兒育女照顧家庭這么多年,也就到死,他忽然沒有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照顧,才感覺到不適。

  在他看來,沈千顏既然當年沒死,還生下了靳家的孩子,那她的六年就沒有浪費,也不值得有什么歉意。

  “孩子既然是靳家的,那就早日帶回來認祖歸宗。”靳蹇冷冷看靳仲廷一眼,“養在外面十幾年,再認祖歸宗的,要想養熟,有多難你自己應該最清楚。”

  這話已經不是拐彎抹角含沙射影這么簡單了,靳蹇就差直接點名靳仲廷,說他養不熟了。

  靳仲廷也不傻,一聽就知道靳蹇說的是自己,他無奈也無所謂。剛進靳家的那幾年,他還嘗試扭轉爺爺對自己的看法,可后來他發現,靳蹇高高在上半輩子,早已習慣了所有人對他惟命是從,他與別人維系關系的方式從來不是情感,而是命令。他根本沒有愛,也不可能真正地去理解一個人的處境,與任何人共情。

  而老太太去世后,維系靳仲廷和老爺子之間的紐帶就斷了,這些年,他們祖孫關系越發淡漠。

  “孩子五歲,生和養我都沒有參與,我沒有資格讓他們認誰做祖宗。”靳仲廷說。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要讓靳家的孩子養在外面?”

  “孩子現在跟著他母親,過得很好。”

  “不行,靳家的孩子,必須回到靳家。”

  靳蹇很強勢,雖然他對這個才第一次見面的孩子沒有任何好感,但是,自從大兒子去世,大孫子入獄后,現在大兒媳也出事了,靳家的人丁越來越單薄……這對一個家族來說,就是某種不詳地征兆。

  各種關于靳家的流言,也在到處傳播。

  他就曾聽到家里傭人在討論,說現在外面都在傳,靳家遲早要滅門,靳蹇一怒之下開了那兩個傭人,但這治標不治本。

  作為靳家的長輩,靳蹇現在很著急,雖然他和靳仲廷不對付,但如果此時有人告訴他靳仲廷有孩子,無論是幾胞胎,他都會想著快點帶回靳家,他只想讓那些等著看靳家出丑的人,看一看靳家有的是子嗣有的是希望。

  “爺爺,我的孩子,輪不到你來做主。”靳仲廷態度也很強硬,六年前,他被老爺子威脅,答應退婚,這是他這輩子最后悔的決定。

  幸好,老天眷顧,宋妤和孩子們又回到了他的身邊,這一次,他說什么都不會再讓任何人破壞他的幸福。

  “靳仲廷,我管不了你了是吧。”靳蹇對靳仲廷怒目而視,“你別以為自己翅膀硬了就了不起了,我到死都是你的長輩,你的爺爺!”

  “我從不否認你是我的長輩,但一個好的長輩,永遠都應該秉承著‘兒孫自有兒孫福’的原則,不該過多干預晚輩的生活,爺爺,你也一把年紀了,該享受你的晚年了,而不是什么都要去插一腳,你的精力不允許你管那么多了。”

  “你閉嘴,我還沒死呢,還輪不到你來教我!”

  “我不教你,你自己回去想一想吧。”

  靳仲廷不想多說是,他對殷蔚蔚點了下頭,轉身離開。

  *

  靳仲廷剛帶著成成走出醫院,宋妤就打電話來了。

  “成成的檢查結果怎么樣?”

  “沒什么問題。”

  方煜文的說辭和之前的醫生大差不差,他的意思也是,成成這個夢游的情況會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步消失,現在最重要的是加強監護,防止他夜間夢游的時候出現危險,其他不用過多干預。

  宋妤聽到靳仲廷說沒什么問題,也就放了心。

  “你先把成成送回去吧,我今天有個飯局,晚上要晚點回去。”

  “什么飯局?”

  “之前在國外的時候一起合開餐廳的朋友過來了,我做東,請她吃個飯。”

  “好,快結束了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

  “嗯。”

  靳仲廷把成成送回家,整個下午,都在家里陪著兩個孩子。

  阮正東在群里艾特他,問他去不去打高爾夫,靳仲廷直接給拒了。

  “我就奇了個怪了,你每天在公司不會產生厭班情緒嗎?真成工作機器人了啊?”阮正東以為他周末還在公司。

  靳仲廷發了一段兩個孩子在玩樂高的小視頻。

  “誰的孩子?”阮正東問。

  方煜文立刻跳出來:“誰的孩子能讓老靳親自帶?”

  阮正東一頭霧水:“所以到底是誰的?”

  “老靳自己的唄。”

  “什么情況?我家也沒斷網啊!怎么忽然冒出這么大兩個孩子?”

  “說來話長,以后慢慢說。”靳仲廷在群里發了一個笑臉。

  這是時隔六年,這家伙第一次在群里露笑臉,阮正東以為自己看錯,揉了揉眼睛,確定是靳仲廷發出來的表情后,他一陣欣慰。

  “好了,某人終于會笑了,兄弟我也算放心了。”阮正東開心。

  說實話,沈千顏剛出事那會兒,靳仲廷每天要死不活的,他和方煜文真擔心他想不開做什么傻事,所以才建了這個小群,時不時在群里艾特他一下,先確認他活著,再試圖帶他出去散散心,雖然屢屢被拒,但阮正東和方煜文一直都在努力助他走過這段人生的低谷時期。

  “謝了兄弟們。”靳仲廷誠心道,“這幾年,兄弟幾個為我操碎了心,我都記在心里,日后有什么需要,盡管開口。”

  阮正東倒也不客氣,直接跳出來說:“我看視頻里的那個小女孩長得又漂亮又甜,不如給我兒子訂門娃娃親怎么樣?”

  靳仲廷:“滾。”

  阮正東:“……”

  說好的有什么需要盡管開口呢?他現在就想給他那個皮實的兒子找個兒媳婦啊!

  “哈哈哈哈哈哈!”方煜文發來一長串的語音笑聲,然后艾特了阮正東,“大東,勸你做人要善良,人家的女兒剛失而復得,你就讓人家提前設想以后嫁女兒的痛苦,你缺德不缺德?”

  是啊,靳仲廷看著甜甜軟萌軟萌的小背影,一想到她以后要出嫁,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種痛苦的事情,他現在可不愿想,他只想珍惜現在,把之前錯失的時光,都一點點地補回來。

  *

  宋妤結束聚會已經是深夜,她喝了點小酒,人微醺著,比平時更興奮。

  從餐廳出來的時候,她一眼看到靳仲廷,穿著黑色的風衣,站在更深露重的夜里,挺拔得像是會發光。

  朋友跟在她的身后,看著靳仲廷驚呼:“這就是你現在在交往的對象?太有魅力了吧?比我在畫報上看到的男明星還要帥。”

  宋妤只是笑,帶著一點小小的驕傲。

  “你不介紹我們認識一下?”

  “好啊。”

  宋妤朝靳仲廷招招手,靳仲廷就大步地走了過來。

  他大方地和宋妤的朋友打招呼,其中一位是英國人,他也能用英文從善如流地與人聊天。宋妤看得出來,大家對靳仲廷的印象都特別好,臨走時,紛紛對宋妤豎起大拇指。

  “孩子都睡了嗎?”宋妤上車第一件事情就是問孩子。

  “睡了。”

  “你哄睡的?”

  “嗯。”

  宋妤笑了一下,從副駕駛座上湊過去,吻了一下靳仲廷的臉頰。

  “怎么?”靳仲廷問。

  “獎勵,獎勵你帶好了孩子。”

  “這是我應該做的。”

  宋妤聽到靳仲廷這話,格局瞬間打開了,是啊,誰說帶孩子一定得是女人呢,男人只要有心,一樣可以帶好孩子。

  “那以后你多抽時間帶孩子,我也發展自己的事業,好不好?”

  “好。”靳仲廷鄭重承諾,“以后無論再忙,我都會抽時間帶孩子,陪伴你們,照顧家庭。”

  宋妤美滋滋地點頭,覺得自己撐了六年,生活終于開始眷顧她了,她伸手抱住了靳仲廷的胳膊,將頭靠在他的肩上。

  靳仲廷低頭吻了一下宋妤的額角,忽然在宋妤耳邊輕聲說:“成成今天應該不會夢游了。”

  “所以呢?”

  “所以,可以把昨天沒做完的事情,繼續做完。”

  “……”

  靳仲廷把宋妤送回家,成功在宋妤房間安營扎寨,把昨天晚上成成占領的地盤給奪了回來。

  宋妤喝了點小酒,又被靳仲廷翻來覆去地折騰半夜,人都要累癱了,但她睡過去之前,還是不忘提醒靳仲廷:“你別讓孩子看到你在這里過夜。”

  說完,她就沉沉睡去。

  等宋妤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九點,靳仲廷早不再床上了。

  兩個小孩在外面嘰嘰喳喳地吵鬧,也沒有人進來打聽靳仲廷,想來,誰也不知道靳仲廷昨晚在這里過夜,他離開得應該挺早的。

  宋妤打開手機,看到靳仲廷發來的兩條消息。

  第一條是圖片,凌晨天蒙蒙亮的街道,空無一人。

  第二條是文字,他說:“請求領導早日把我轉正,這種完事就都走人的體驗很糟糕。”

  宋妤笑著走進浴室,一邊刷牙一邊打字問他:“有多糟糕?”

  靳仲廷估計回籠覺也醒了,他回得很快。

  “既像做賊,又像做鴨。”

  宋妤嘴里一口水差點噴出來。

  高高在上的靳大佬,被逼著既像做賊,又像做鴨。

  那還真是挺糟糕的。

  *

  宋妤為了安慰靳仲廷受傷的心靈,中午特地準備了愛心便當,給靳仲廷帶去了公司。她原本不想上去的,怕影響不好,但靳仲廷聽說她來給他送飯,還沒到飯點,就直接跑下來把宋妤帶了上去。

  靳氏的員工,有些見過宋妤,有些沒有。

  老員工看到兜兜轉轉六年,靳仲廷身邊還是當年的那位靳太太,心里都很感慨,果然,老板很長情。

  “靳太太。”靳仲廷的助理還習慣喊宋妤靳太太,他在靳仲廷身邊多年,最清楚靳仲廷對宋妤的感情,“靳總一聽你來,策劃會開了一半,筆一扔,就直接下去了。”

  “抱歉,打擾你們工作了。”宋妤有點不好意思。

  “哪兒能啊,我們開了一早上的會,正愁怎么才能讓靳總放過我們呢,謝謝靳太太來救我們,以后常來啊。”

  靳仲廷對助理揮揮手:“看你話多的,還不出去?”

  “是,這就出去。”

  助理趕緊往外撤,還貼心地給他們帶上了門。

  雖然靳仲廷的辦公室沒有人敢不敲門直接進來,但靳仲廷還是過去,謹慎地反鎖上了門。

  門一反鎖,他就過來抱住宋妤,先落下一個吻。

  “今天吹得什么風?直接把你吹到公司來了?”

  “你猜?”

  “我猜是不是昨晚沒滿足?所以追到公司來了?”

  宋妤一拳掄在靳仲廷的胸口:“能不能有點正經?”

  靳仲廷的手在宋妤腰線上游走,不安分地縱火:“看到你,就不正經了。”

  “別鬧,我是來給你送飯的。”宋妤指了指茶幾上的餐盒,“今天特地給你做了你喜歡吃的菜。”

  他的手依舊不停,嗓音也變的喑啞起來:“我只喜歡吃你。”

  “靳仲廷!”

  “嗯?”

  “真的別鬧。”

  “就一會兒。”

  他抱著她,坐進總裁辦公桌的皮椅里,將她按在自己的大腿上,深深地吻住她。

  宋妤被他吻得渾身酥軟,覺得再不喊停,自己真就危險了。

  “靳仲廷,我只是來送食物的,可不是想變成食物。”宋妤推開他,“你快吃飯吧,再不吃菜涼了。”

  靳仲廷倒不是真的要在這里動她,在最后的關頭,他還是克制住了。

  “好,先吃飯。”

  靳仲廷打開宋妤準備的餐盒,看到里面精致的菜色,忽然想到了奶奶,奶奶在世的時候,也是經常這樣,帶著做好的菜給他送去孤月山莊。

  奶奶去世,宋妤走后,他就沒有再感受過這樣的溫暖。

  幸好,這樣的幸福,又回來了。

  “好吃嗎?”

  “嗯。”

  宋妤看靳仲廷吃得津津有味,一早上的忙碌也值得了。

  兩人正享受著幸福的午餐時光,宋妤的手機忽然響了。

  是幼兒園老師打來的電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