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17章 一觸即燃
  宋妤在店里盯完裝修,沒有回酒店。

  她知道,靳仲廷問了酒店的地址,就一定會在酒店等著她。她始終記得,那天夜里他走時說了,只要再被他看到她和葛東昂在一起,他絕對把她吃抹干凈。

  雖然這話很可能只是口嗨,但宋妤可不敢冒這個險,萬一他真的獸性大發,那她豈不是完蛋了。

  宋妤去廣場對面的酒店開了個房間,準備躲一晚再說。

  她誰也沒告訴,連羅宇都不知道她換了酒店。

  晚上十點左右,靳仲廷就開始給她發信息,問她不回酒店去哪里了?

  宋妤正在敷面膜,沒看到信息,靳仲廷的電話就過來了。

  “喂。”宋妤接起電話。

  “你去哪了?”靳仲廷直截了當地問。

  “在外約會呢。”宋妤故意說。

  “約會?和你那相親對象?”

  “對啊。”

  “沈千顏!”他一著急就會喊她原來的名字,像是刻在心頭最雋永的記憶,下意識就會脫口而出,“你真的要和姓葛的交往?”

  “不試試怎么知道是不是對的人?”

  靳仲廷沉默。

  宋妤聽他不說話,忽然覺得那天晚上差點被他霸王硬上弓的“仇”已經得報。

  她正打算坦白自己只是開玩笑,就聽門外有人用力地拍門。

  “著火了!著火了!”

  兩聲之后,那人又快速地跑到別的房間去拍門。

  “著火了!著火了!”

  宋妤聽到“著火”兩個字,六年前在火海的記憶全都洶涌而來,她的臉瞬間像是被抽光了血色,慘白慘白的。

  “著火了?”聽筒那邊的靳仲廷也聽到了喊聲,他瞬間提高了聲調,“你到底在哪兒?”

  “……”

  “宋妤!”

  宋妤反應過來,剛報了酒店的名字,信號忽然斷了。

  “著火了!快跑!”

  外面呼聲四起。

  宋妤顧不上拿包,打開房門就沖出去。

  走廊里已經濃煙彌漫,分不清火到底是從哪個方向燃起來的,宋妤又著急又害怕,恰好隔壁房間一個光膀子的大哥跑出來,他徑直就往東跑去。

  宋妤以為大哥沖得那么干脆,是知道哪邊更安全,她立刻跟上了他。

  誰知道,東邊竟然就是著火點。

  滾燙的火舌,從最東邊的601里躥出來。

  “大哥,不是這邊,往回跑。”宋妤對那位大哥招呼道。

  大哥卻沒有折回來,他轉頭對宋妤說:“妹子,這里有個姑娘昏倒了。”

  宋妤腳步一頓,順著大哥的視線望過去,果然,地上有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昏倒在地,看樣子,是吸了濃煙。

  “不知道死了沒有,要不要去把她拖出來?”大哥又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猶豫不決地和宋妤打著商量。

  宋妤仔細看了眼,姑娘的手指還在動:“沒死,你看她還在呼吸。”

  “那要不要救?”

  “救!”宋妤沖過去,她明明自己也害怕,但她想到了當初自己躺在火海里時的那種無助感,如果他們不救這個女孩,那么,她必死無疑。

  “怎么救啊?”大哥問。

  宋妤直接跑到隔壁開著的房間里,扯了床單,用淋浴的水把床單澆透了,往自己和大哥身上一披。

  “我們一起把她拉出來。”

  大哥見宋妤這么堅決,許是被她感染了,立刻點點頭。

  兩人披著滴水的床單沖進火海,火蛇肆虐,腳下一片滾燙。

  宋妤和大哥都穿著來不及換的拖鞋,腳底板發燙,但他們都沒有退縮。

  “一二三!拉!”大哥喊著口號。

  兩人一起使勁,很快把地上的小姑娘拖出了房間。

  “來來來,扶到我背上來。”大哥說,“我背她出去。”

  “好。”

  宋妤助力大哥,把小姑娘扶到大哥的背上,大哥猜著人字拖往前跑,宋妤跟在他們身后,緊扶著小姑娘的胳膊,怕她掉下來。

  走廊里濃煙滾滾,呼吸越來越困難,似乎再跑得慢一點,氧氣就會被耗盡,可那一刻,宋妤和那位大哥,誰都沒有想著放棄背上的累贅。

  沖到樓道口的時候,大哥已經體力不支。

  “換我來背一會兒。”宋妤說。

  “你行不行啊?這么瘦的小身板。”

  “行。”

  “好。”

  這會兒已經顧不上男人女人,瘦子胖子了,只有活著或死去兩種選擇。他們都一心向生,且三個一個都不能少。

  宋妤背起那姑娘,還好姑娘不算重,她左右也算是馱了幾米,把人馱離了濃煙彌漫的走廊,馱進了相對安全的樓道。

  宋妤和大哥都已經不太行了,幸好,樓道里傳來了成隊的腳步聲,聽著,應該是消防員趕到了。

  “我們得救了。”大哥有點動容,“艸,這大概是我這輩子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了。妹子,你呢?”

  宋妤沒作聲,這當然不是她離死亡最近的一次,她離死亡最近的一次,是在六年前的那場大火里,那時候,幸虧哥哥宋寧遠及時出現,就了她一命。

  “妹子,嚇傻了?”大哥見宋妤呆呆的,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

  宋妤低頭,看了眼身旁的小姑娘,她胸口起伏,呼吸正常,還活著,宋妤笑了一下,這不是她離死亡最近的一次,而是她離重生最近的一次。

  今天,她并不只是救了眼前的這個小姑娘,還救贖了當年那個在火海里被恐懼吞沒的自己。

  她想,從今往后,再碰到火,她應該不會害怕了。

  *

  消防員把宋妤他們送下樓,救援還在繼續,不排除里面還有被困的顧客。

  樓下救護車正等著,那位小姑娘被送去急救,宋妤和那位光膀子的大哥除了面上染上了一點灰,并沒有受傷。

  宋妤在樓道口的側門邊坐了一會兒壓壓驚,忽然,她聽到前門那邊傳來爭吵聲。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

  是靳仲廷的聲音。

  宋妤起身,朝大門口望過去,因為發生火災,大門口消防局來拉了警戒線,門口有很多人守著。

  靳仲廷正試圖沖破警戒線。

  “先生,里面發生了火災,很危險,你現在不能進去。”

  “我老婆在里面。”靳仲廷一邊說一邊試圖扒開封控,“讓我進去!”

  “先生,里面真的很危險,我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著急,但現在里面火勢很大,你現在進去,說難聽一點,就是給消防員添亂,說再難聽一點,那就是送死!”

  “我要進去!”靳仲廷像是瘋了,根本聽不進去一句勸,“我死在里面也不用你們負責,我現在把話放在這里了,所有人可以作證,就算我出任何事,都與你們無關,讓我進去,我不能再讓她一個人……再讓她一個人面對大火……”

  宋妤的心像是被狠狠揪住了,這一刻,眼淚像是不要錢,肆意地流下來。

  “不能進去!我們得對你的生命負責!”

  靳仲廷根本不管,橫沖直撞,幾個人都拉不住他,看得出來,他是不顧生死,決意要沖進火海的。

  眼看兩方要打起來,宋妤趕緊跑過去,拉住了靳仲廷的手。

  靳仲廷盯著酒店上方冒出來的濃煙,已經猩紅了眼,他一想到宋妤在里面,面對的是和六年前一樣的大火,她得有多無助多害怕?

  六年前他已經失去過她一次,這一次,他一定要救她!

  靳仲廷正準備把拉他的工作人員放倒在地,身后忽然有人過來,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與他十指緊扣住。

  那只手小小的,軟軟的,掌心微潮,像是通過他的手,攥住了他的心。

  “靳仲廷。”

  是熟悉的聲音。

  靳仲廷回頭,看到宋妤站在他的身后,灰頭土臉,又可憐巴巴地望著他,他根本沒有理智去控制自己的情感,直接一把將她摟住,狠狠抱在懷里。

  “哇哦!”

  身后看熱鬧的路人見這一幕,都發出皆大歡喜的歡呼聲。

  宋妤有點不好意思,推了推靳仲廷的胸膛,輕聲說:“我沒事,你快松開。”

  靳仲廷根本不愿意松開,沒有人知道,剛才的他有多么恐懼,多么慌張,而宋妤忽然出現,消弭了一切,他現在緊緊抱住的是他的往后余生的希望。

  “你快松開,我要窒息了。”

  宋妤覺得自己沒被火燒死,也要被他勒死了。

  靳仲廷這才松開了她。

  “先生,你老婆沒事,你可以放心了吧。”工作人員還對靳仲廷心有余悸,剛才,差點就真的打起來了。

  “抱歉,剛才是我沖動了。”靳仲廷連忙道歉。

  “沒事沒事,男人愛老婆,愿意為老婆以身涉險,這是值得廣大男同胞學習的,沒什么需要道歉的。”工作人員看向宋妤,對她說:“姑娘,你真是幸福啊,你老公愛你愛到愿意沖進火海去找你,你也太幸福了。”

  宋妤想解釋一下自己不是靳仲廷的老婆,但又覺得當下這種氛圍里,還是默認更省事。

  “謝謝大家。”靳仲廷牽住宋妤的手,將她拉到邊上,又仔仔細細地確認了一遍:“你真的沒受傷吧?”

  “沒有。”

  靳仲廷松了一口氣,忍不住再次將她抱住。

  宋妤能感覺到他胸腔里亂了節奏的心跳,這一次,她沒有推開他,而是默默回抱住了他。

  *

  宋妤和靳仲廷一直在現場留到大火撲滅才離開,幸運的是,酒店的顧客全都順利逃生,這次大火沒有造成傷亡。

  “都沒事,真是萬幸。”宋妤忍不住感慨。

  靳仲廷一邊開車,一邊看她一眼:“剛才在里面,害怕嗎?”

  “嗯。”宋妤坦誠地點點頭,“怕死了,比六年前更害怕,因為我現在有了兩個寶貝,如果我有事,寶貝們該有多傷心多難過多可憐。”

  “除了寶貝們,就沒有想到我嗎?”

  “沒有。”

  靳仲廷默了默,就當宋妤以為他要生氣,他忽然抓住了宋妤的手,宋妤以為他要說什么,可最終,他依然是沉默。

  他就這樣一路抓著她的手把她送回原本訂好的酒店。

  下車時,靳仲廷問她:“你是不是為了躲我,才臨時換了一家酒店開的房間?”

  宋妤點點頭。

  靳仲廷嘆了一口氣,止不住地后怕,她這次要是真有什么事情,他一定會后悔至死,自己為什么要跟來y市找她。

  幸好,她平安無事。

  “你上去洗個澡早點休息吧。”靳仲廷摸了摸她的腦袋,“晚安。”

  宋妤看他要走,心里忽然一陣失落。

  “你不陪我上去?”

  糟糕,心里的話就這么直接脫口而出了,宋妤緊抿住唇,恨不得把剛說出口的話吃回去,她一定是被剛那場大火給嚇傻了!

  這下輪到靳仲廷愣住了。

  她不是為了躲他寧愿換個酒店住嗎?怎么現在忽然又邀請他上去?

  “你……要我上去?”他不敢置信地問,“你確定?”

  “我不確定了,你別上去。”

  宋妤說完,趕緊往酒店大廳里跑,可靳仲廷當然不會再放過她。

  他趕緊快步跟上去。

  “你跟著我干什么?你不是要回去了嗎?”宋妤沒好氣。

  “我在y市沒有落腳點,回哪兒去?”

  “你可以自己去開個房。”

  “太麻煩了,就一晚,你讓我湊合一下得了。”

  宋妤走進電梯,靳仲廷跟進電梯。

  電梯里沒有人,只有他們兩個。

  “我可不能讓你白住。”宋妤說。

  “我可以交房費。”

  “我差你那點房費錢?”

  “我知道你不差,那你想讓我怎樣?”靳仲廷湊到宋妤面前,“只要你開口,要我怎樣都可以。”

  宋妤對上他的眸,眼波流轉。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宋妤伸手,勾住了他脖子里的領帶,柔聲道:“陪我。”

  她把一個“陪”字,說得百轉千回,千嬌百媚。

  成年人之間,不必再把話說得更透徹。

  靳仲廷一把掐住了她的細腰,將她攬進懷里,低頭深深地吻住,唇瓣交鋒,舌已交融,她沒有再給他設立一絲絲的阻礙,而是由他暢通無阻地吻她,她也毫無保留地去回應他。

  電梯直線向上,一片旖旎風光。

  好在,已經很晚了,酒店的大多數人都已經休息了,電梯直至停下,都沒有人來打擾他們。

  兩人一路從電梯吻出走廊,又從走廊吻進房間。

  壓抑了六年的愛與欲火,一觸即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