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16章 和賣了她有什么區別
  段明錚說完就掛了電話。

  不會真送過來吧?

  宋妤心里直打鼓,她可不想大半夜還要照顧賭鬼,但轉念想想,段明錚根本不知道她住在哪兒,應該沒發送。

  她立刻給安西晚發信息交代:“別告訴段明錚我住哪兒。”

  安西晚回:“怎么了?”

  “他要把靳仲廷送過來,說要趕回去和你生二胎。”

  安西晚發來一排流汗的表情。

  “你們打算生二胎了?”宋妤順勢問。

  “沒有,他天天一個人在那里瞎算計。”

  宋妤笑,像是段明錚能干出來的事情。

  這時,門鈴響了。

  “你告訴段明錚我的地址了?”

  “沒有啊。”

  宋妤疑惑,那段明錚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

  門鈴還在持續不斷地響著,宋妤怕吵到其他人睡覺,趕緊下樓開門。

  “顏顏,你接手一下吧。”門外,段明錚攙著醉得站都站不穩的靳仲廷,朝她不好意思地笑,“我實在搞不定,我沒有照顧醉鬼的經驗。”

  畢竟,正常情況下,他是被照顧的那一個。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兒?”宋妤問。

  段明錚指了指靳仲廷:“他說的。”

  “他都醉得快不省人事了,還能說出這里的地址?”宋妤側頭打量著靳仲廷,“我是不是有理由可以懷疑,他是裝的?”

  “不不不,你誤會了。”段明錚連忙解釋,“其實是他喝酒之前就交代好的,如果喝醉了或者喝死了,就往你這里送。”

  宋妤扶額,敢情是死了都不放過她是吧。

  “來,讓讓,讓讓啊,我先把人弄進去,沉得要命,和死豬沒什么區別,我的腰都要被他壓斷了。”

  人都送到門口來了,宋妤還能有什么辦法呢,她側身讓開了一條道兒,段明錚架著靳仲廷,走到沙發邊,一下就把人掀進沙發里。

  “顏顏,辛苦你了哈,我就先回去了。”段明錚腳底抹油,跑得比誰都快。

  宋妤看著沙發里的靳仲廷,想到六年,有一次靳仲廷喝醉了,方煜文也是給她打電話,讓她去接人。

  怎么靳仲廷的朋友都喜歡把醉鬼往她這里送。

  宋妤坐在沙發上,看著靳仲廷,他閉著眼睛,睡得很沉的樣子,她上樓去,拿一床蓋毯,搭在他的身上。

  她的動作放得很輕,可蓋毯一觸到靳仲廷,他還是睜開了眼睛。

  他的眸子很亮,看人的時候,有種直擊心底的力量,喝醉的人才不會有這樣的眼神。

  “你沒醉是吧?”宋妤對上他的視線,才知道他毫無醉意。

  剛才段明錚把他架進來的時候,他一直垂著腦袋,宋妤也看不到他的臉,沒想到,這就被騙了。

  “沒醉就趕緊回自己家去。”宋妤一把把蓋毯攥回來,“走走走,快走。”

  靳仲廷抬手,攥住了蓋毯的另一側,稍一用力,就把宋妤拉進了自己的懷里。

  他埋頭在宋妤的脖頸間,溫熱的呼吸之中,夾雜著幾分薄薄的酒氣。

  “你放開。”宋妤用力掙著,她剛洗完澡,穿著睡衣,睡衣里面是真空。

  靳仲廷當然也感覺到了,那兩團柔軟,蹭得他直起反應。

  “放開啊!”宋妤威脅他,“再不放開我叫人了。”

  “叫吧。”靳仲廷根本無所謂,“把孩子們叫下來看看,看我和你當初是怎么把他們生出來的。”

  他說完,翻個身,把宋妤壓進沙發里。

  “流氓,你裝醉進來耍無賴……”

  宋妤話還沒說完,靳仲廷已經低頭吻住了她的唇,她剛刷過牙,柔軟的唇瓣上還隱約殘留著薄荷的清甜,靳仲廷霸道地撬開了她的唇齒,舌頭挺進,撩撥糾纏著她躲閃的舌尖。

  “唔……”

  宋妤胡亂轉頭,雙手用力捶打著他的雙肩。

  靳仲廷根本不懼疼,她打得越起勁,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的力道更大,制造的火苗也更旺盛。

  “靳……唔……”

  宋妤想開口,卻被他卷得舌尖發麻,根本說不出一句話。

  忽然,宋妤感覺腿根一涼,她的裙子竟然都被這狗男人撩起來。

  “唔!”

  她一口咬下去,咬得滿嘴血腥味。

  靳仲廷吃痛下意識地松開了她的唇,宋妤這才有了喘息的空間。

  “靳仲廷你瘋了是不是?”宋妤瞪著他,瞪著瞪著,眼底浮起了水光,“你現在真的一點都不尊重我。”

  這樣的指控,讓靳仲廷忽然冷靜了下來。

  “我錯了。”他摟住宋妤,手箍著她的細腰,像是要把她按進自己的身體里,“我沒有不尊重你,只是看到你和別的男人相親,我難受。”

  宋妤聽到他說難受,心也跟著酸了一下,但她還是推開了他。

  “難受嗎?”她整了整自己的睡裙,瞄了一眼他隆起的褲襠,“亂來只會讓你更難受。”

  靳仲廷沉了一口氣,真想拉著她干脆胡來到底,泄一泄身上的邪火,可理智到底戰勝了欲望。

  他不能不尊重她,他怕把她嚇跑。

  “能不能讓我沖個澡?”

  “……”

  “總不能讓我這樣走吧?”他說。

  “好吧。”

  宋妤大發慈悲地允許他去客房沖了個澡,誰知這人進了浴室就不出來了,看來那位小兄弟不是那么好打發的。

  她在客廳等著,等著等著,差點就睡著了,等她再睜開眼時,靳仲廷正站在她的面前,給她蓋蓋毯。

  “我走了。”他身上的酒氣已經散得差不多了,也沒有理由繼續留下來。

  當然,主要還是怕自己太死乞白賴會惹她不開心。

  “慢走,不送。”宋妤說。

  靳仲廷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幾秒,忽然蹲下來,握住了她的手。

  “宋妤。”他很鄭重地喊她的名字。

  宋妤默不作聲地看著他。

  靳大佬難得露出卑微的神色,他打著商量問:“別再去見那個男人了,行嗎?”

  “哪個男人?”宋妤假裝不知。

  “和你相親的那個。”

  靳仲廷看到他們互加了微信,這就是他不安的源頭,雖然他有自信自己各方面都比那個男人強,但實在不敢拿他們的感情去賭萬分之一的可能,萬一,宋妤一時腦熱,真看上他了呢?

  “我去見誰,要你管?”宋妤就喜歡逗他,她發現逗他可真爽。

  “你敢。”

  老虎還是發威了。

  “我怎么不敢?我繼續和他見面了,你能怎么樣?”

  “如果你敢繼續和他往來……”靳仲廷低頭湊到宋妤的耳邊,輕聲地吹氣,“只要你敢,被我看到一次,我絕對把今天沒做完的事,做到底。”

  *

  宋妤隔天就去y市出差,她倒是沒有想過,自己還真的能和葛東昂再見面。

  那是宋妤出差的第二天,在y市的禾豐廣場,宋妤正在和羅宇看店鋪裝修,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喊了她的名字。

  “宋妤!”

  宋妤回頭,看到葛昂東和兩個年輕的小伙子正朝她走過來。

  “真是你啊,我還以為看錯了。”葛東昂能在這里遇到宋妤,明顯很興奮,“你真的打算在這里開店了?”

  “是啊,聽了你的建議,又對比了市里所有的商業街,覺得禾豐廣場是最合適的。”

  “太好了,什么時候開店了通知一聲,我一定第一個過來捧場。”

  “好好好,那真是太感謝了。”宋妤說著,看了眼他身邊的兩個年輕小伙子,“你呢,也是過來出差的嗎?”

  “對,我們公司在這里有個大學生創業項目,我這次過來給他們做個培訓。”

  宋妤點點頭,正不知道該怎么繼續接下來的話題,就聽葛東昂問:“吃飯了嗎?中午一起吃個飯?”

  “吃飯啊……”

  宋妤看了眼羅宇,正準備拒絕,沒想到羅宇揮了揮手,對宋妤說:“你去吧,這里我來盯著。”

  葛東昂身邊的兩個年輕小伙子意識到了什么,連忙找了個借口:“葛總那你和這位姐姐先吃飯,我們學校還有課,我們先回去了,下次見。”

  “誒,你們不一起嗎?”葛東昂問。

  “不了不了,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兩個年輕的大學生一邊撤退一邊對葛東昂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葛東昂摸了摸后腦勺,看向宋妤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他們可能誤會了,抱歉,我沒別的意思,主要是覺得在這里遇到也太巧了,所以想約個飯,如果你覺得不方便……”

  “沒什么不方便的。”宋妤落落大方地朝葛東昂一笑,“上次你請我吃飯,還給了我這么好的建議,這次我來請,走吧,我知道這里有家不錯的餐廳,帶你去嘗嘗。”

  “好啊。”葛東昂開心。

  宋妤帶葛東昂去了附近的一家網紅餐廳,這家餐廳她之前來打卡過,味道的確不錯。

  她這次請葛東昂吃飯,其實并沒有要和他繼續發展的意思,主要是上一次吃飯最后是葛東昂買的單,宋妤不習慣欠別人的人情,這次正好遇到還他人情而已。

  可葛東昂似乎誤會了,他以為宋妤再次答應和他一起吃飯,那就是愿意和他繼續發展的意思。

  他比上一次見面殷勤許多,也大膽許多。

  落座的時候,服務員過來倒水,不小心灑了一些在宋妤的外套上,葛東昂直接拿了紙巾上手為宋妤擦拭,這近距離的接觸,讓宋妤不由地心生排斥。

  她知道自己并不討厭葛東昂,可是他靠過來,氣息籠罩她的時候,那種不適就像是身體的本能反應。

  這樣一對比,宋妤發現自己對靳仲廷還是偏心的,至少無論他和她靠得多近,她都不會產生不適。

  甚至連他強吻她的時候,她的內心都是悸動多余排斥。

  宋妤正想著靳仲廷,手機忽然震了一下。

  她低頭,看到是靳仲廷的信息。

  “很好。”

  就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可宋妤分明感到了殺氣。

  “什么很好?”她問。

  “你和你的相親對象很好。”

  宋妤看到這條回復,驚得差點打翻桌上的水杯,靳仲廷也來y市了嗎?他看到她和葛東昂一起吃飯了?

  “怎么了嗎?”葛東昂見宋妤東張西望的,“發生什么事了嗎?”

  “哦,沒有。”

  宋妤有些心虛,不停地戰術性喝水。

  “你來y市了?”

  宋妤給靳仲廷發信息,但靳仲廷沒有再回復,宋妤往周圍看了一圈,也沒有看到靳仲廷的身影,她不由有些煩躁。

  這一餐,葛東昂吃得興致高昂,但宋妤全程心不在焉,只有買單的時候打起精神來,和葛東昂搶了單。

  吃完飯,葛東昂還想帶宋妤去商場走一圈消消食,但宋妤拒絕了。一來她還有工作要忙,二來她實在不想逛著逛著和靳仲廷碰個正著。

  宋妤回到了店里,裝修還在如火如荼地繼續,羅宇也還在現場監工。

  “宋總,你猜剛才誰來了?”羅宇一看到宋妤,就迫不及待地和她說,“剛才靳氏的總裁從我們店門口路過誒,我的個神啊,他還進我們店里來了。”

  靳氏總裁?

  那不就是靳仲廷?他還來店里了?

  “他有沒有說什么?”

  “他問我老板呢?我和他說老板吃飯去了,然后他又問我你去哪兒吃飯了。”

  宋妤總算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

  原來是羅宇賣了她!

  “然后你就告訴他我去哪兒吃飯了?”

  “是的宋總。”

  “羅宇啊,出門在外,你長點心眼吧,怎么能把我的行蹤隨隨便便告訴別人呢?萬一我被壞人盯上怎么辦呢?我也是個女人啊!”

  羅宇倒是完全沒有想到這一層面,因為那位靳總進門的時候感覺輕車熟路的,明顯是和宋妤認識,而且,這樣一個響當當的大人物,公眾輿論對他都有監督,他還能多壞?至少,絕對不會壞到宋妤口中仿佛會強搶民女的程度。

  “抱歉宋總,我以為你們是朋友,因為他看著就像是特地來找你似的。”

  “你怎么看出來他特地來找我的?”

  “就……直覺。”

  “怎么?你們男人也有很準的直覺嗎?”

  羅宇一時語塞,過了會兒,坦白道:“宋總,真的抱歉,我還有一件事要和你坦白,你原諒我。”

  “什么事兒?”

  “剛才我把你去哪兒吃飯告訴靳總后,靳總去那家餐廳繞了一圈又回來店里了,然后,他又向我打聽你住在哪個酒店……”

  宋妤血壓上升:“所以,你又告訴他了?”

  羅宇點點頭:“說了。”

  “羅宇,你糊涂啊!”

  他這和賣了她有什么區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