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720章
他這次是真緊張,小心翼翼地看向席老,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他是池琛沒錯,但席老如果說不是,在場的那兩人包括“席臨墨”會第一時間除掉他吧?
席老成了決定他生死的人,而他又拿不定席老的內心想法。
池琛更不確定席老記不記得他的喜好。
“爺爺,我想喝粥,或者參湯也行。”
思來想去,池琛決定不按他們的套路走,自己把控局面。
他扭了扭脖子,皺眉表露腰酸背痛,還不忘特意伸了個懶腰。
其實他的狀態已經說明他確實疲憊,席老吩咐下人去準備。
等待的時候,桌上的東西還沒有撤走,似乎非要他挑一挑,選一選不可。
池琛葛優躺般窩在沙發上,裝糊涂不去碰那一桌的東西。
席老心里打鼓,接到通知說池琛回來,他就特意準備這個難題,為的找理由讓池琛離開。
只是池琛不為所動,席老拿不定主意了。
他不知道池琛回來想做什么。
他的計劃里根本沒有這個孩子,不然在池琛失蹤的時候,早就動用力量去找池琛了。
雙方都不作聲,氣氛尷尬到極點,不過幸好沒有持續多久。
下人很快端來參湯,池琛看著面前的參湯再次犯難。
這是席老的專屬參湯,一般人都不能喝的。
思量良久,池琛敬重地把參湯端到席老面前,微笑說,“爺爺,還是您喝吧,我突然不餓了。”
“老爺,廚房還準備了小米粥,要不我給琛少爺盛一碗。”
下人跟隨席老多年,最近得以重用自然以席老為中心。
看到池琛沒有選桌上的食物便知道席老的計劃落空,思來想去,就擅自做主弄了這么下一出。
下人是想看看,池琛有沒有把席老放在眼里。
這一個插曲,倒是把席老的疑慮給打消了。
席老呵呵笑著捋了下根本沒有的胡須,吩咐下人給兩位少爺各盛一碗粥。
池琛客氣地道謝,注意到這位“哥哥”從進門就沒說話,故作關心問,“哥哥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席臨墨沒有說話,只是微微地點點頭,繼續端坐在席老身邊。
活脫脫一個乖巧的孩子。
可是又讓人覺得那么的不真實,似乎像個假人,不過這個“席臨墨”不是假人。
池琛清楚那伙人不會弄個假人過來壞事。
各懷鬼胎的簡短見面,池琛被安排在“席臨墨”旁邊的房間,和席臨墨一樣屬于一廳兩房。
按照席老的說法,這樣有助于他們倆培養感情,同時讓他們也有自己的空間。
住哪池琛不講究,他更在意的是怎么從“席臨墨”嘴里問出點什么。
入住之后,池琛很大方的讓猴子和駱駝住進主人房,理由是他一個小孩住不了這么大的房間。
為了籠絡人心,他還讓下人多準備一張床,妥妥地拉攏了兩個跟班。
第一天很平靜的過去,池琛沒有沒有任何行動,很多事情都沒有理清楚他不敢有任何動作。
苗疆這邊就不一樣了,席御宸知道池琛被送回席家,第一時間讓洛克去確認真偽,如果是真的想辦法把人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