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619章
五爺看向老者,吩咐他安排幾個人陪池染去市區,池染本想拒絕,但擔心五爺起疑便不作聲。
老者很快挑選了人,只能席臨墨醒來就出發。
至于村口那幾個三爺的人,五爺讓手下打發走了。
五爺和老者都離開后,席臨墨才睜開眼,假裝剛剛睡醒。
池染告訴他要去市區,催促他快點換衣服。
她想追上三爺的人,好了解清楚對方執意見他們的原因。
這也是她提出去市區看病的原因。
苗疆山多樹多,比東川市還要冰冷。
雖然沒有下雪,但是路上卻積了一層冰,路兩邊的樹枝被凍成了冰雕。
整個苗疆似乎在一座冰城之中,但其實苗疆并不是北方。
池染抱著席臨墨記下一路的標志,以便回來的時候不會迷路。
一直行駛,到了市區都沒有發現三爺的人,池染心里失落。
她不熟悉苗疆各地,如果不見對方就沒辦法找到他們。
正擔心著,手心有點癢,有人撓她的手心。
池染低頭跟席臨墨的大眼睛碰在一起,立即揚起微笑。
她調皮地捏了捏席臨墨鼻子,柔聲責備說,“臨墨調皮了是嗎?”
“我在你手心寫字,看你知不知道寫的什么。”
席臨墨咧嘴微笑,看池染點頭之后,寫了四個字:你在找人。
池染一開始沒有認出來,在席臨墨又寫了一次之后,她驚訝地看著這個孩子。
席臨墨因為高燒臉蛋泛紅,大眼睛清澈見底,除了虛弱的呼吸之外,像極了一個干凈的孩子。
思想干凈,未曾涉世。
只是,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告訴池染,這孩子不簡單。
心思緊密,會察言觀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小親媽不在身邊,見多了各種各樣的眼色,才學會這樣的本事。
池染心疼。
還是在爸媽身邊撒嬌的年齡,卻要經歷人情冷暖。
席御宸這個父親不知道有什么用。
她想著不由摟緊席臨墨,在他額頭印在一個吻。
席臨墨高興地咯咯笑著,又在池染手心寫在兩個字:找誰。
池染抿唇搖頭,她不知道怎么解釋自己要找的人,因為她自己都不知道想找的是誰。
來到市區醫院,池染剛走進大廳,就覺得有一道目光盯著她,可是她怎么找都沒有找到目光的主人。
帶席臨墨找醫生的時候,池染想會不會是失憶之前認識的人,后來失憶之后就沒有聯系了。
等待醫生的時候,池染問手下她以前有沒有來過苗疆,是跟了五爺之后去東川市,還是一直在東川市。
這些問題把手下整懵了。
手下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來,池染本來沒多想的,看他這樣疑惑重重。
手下見她神情不對勁,偷偷跟五爺聯系。
這時輪到席臨墨,池染帶席臨墨進去看醫生,她心里有了去其他地方看看的想法。
醫生給席臨墨開了感冒藥之后,池染拿了藥單要求手下先去抓藥交費,她帶席臨墨去廁所。
手下本想安排一人跟著,被池染呵斥,擔心惹池染生氣,只能讓她獨自帶席臨墨去洗手間。
話說池染遇到的是池小七,她下樓給老奶奶買早餐看到池染和席臨墨,本想過去打招呼發現五爺的手下只好作罷。
但她實在想念池染,所以站在角落里偷偷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