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403章
下人一心趕回去,沒留意有車開進小區,要看就要撞上,他打轉方向盤往邊上避開。
雖然避免了撞到一起,但他的速度實在太快,還是刮到無心的車身。
下人低聲罵了一聲,探頭出去喊道,“美女,我趕時間,就當你倒霉吧。”
說完,他油門踩到底,沖出小區飛揚而去。
無心被他這話給氣到了,沒留意到池琛就在面包車上。
她停好車之后下車檢查,看到尾部刮了一道很深的痕跡,暗罵一句。
回東川市這么久,她還沒遇到這種蠻不講理的人,很后悔剛才為什么不倒車過去,攔住對方。
不過后悔也沒有,面包車現在不知道到哪了。
更不湊巧的是,她車上的行車記錄儀剛好壞了,不然也能夠知道對方的車牌。
無心暗罵一句,確實只能自認倒霉。
五爺得知池染不舒服,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回到公司。
他讓手下聯系醫生過來,一邊馬不停蹄地往設計室趕去。
來到設計室,五爺禮貌敲門,不過池染并沒有回應。
五爺擔心池染,從手下那里拿了鑰匙,直接開門進去。
池染縮著身體躺在沙發上,嘴里喃語著什么。
五爺走過去,彎腰靠近到她面前,聽到她說,“琛琛,別走......媽咪在這......”
五爺皺起眉頭,低聲問手下池琛的下落。
手下表示席家四個孩子,除了席伊伊和席臨墨之外,池琛和池小七這兩個跟在池染身邊長大的孩子,都沒有任何消息。
手下把早些時候收集到的資料發給五爺,并提出想法,猜測這件事是席老所為。
五爺聯想到,失蹤的孩子剛好是跟池染感情更好的兩個,便信以為真。
他吩咐手下,想辦法從席老那里查到什么,非常時刻也可以把席老綁過來審問。
手下得令下去,屋內只有池染和五爺兩人。
五爺看了眼門上的席御宸和程明珠的相片,心疼地揉了揉池琛額頭,感覺到她額頭發燙時,大驚失色。
他走到門口吩咐手下讓醫生快點,站在門外的手下提醒他,池染的身份不便見任何人。
五爺惱怒,他不懂醫術,沒辦法給池染看病。
眼下池染正在發高燒,又不能叫醫生過來,更不能送去醫院,唯一的辦法就是他自己醫治。
五爺在房門來回踱步,最后還是手下提醒族里有醫者,他這才想起老者懂點醫術。
五爺撥通家里電話,“池染發高燒,有什么藥醫治。”
“爺,您去藥店買退燒藥,退熱貼就行,如果吃了退燒藥還沒有退燒,就必須去醫院了。”
老者知道池染身份敏感,頓了頓又說,“一般的發燒服用退燒藥一個鐘頭就見效,池小姐身體不差,可能是普通的感冒發燒,爺不必太擔心。”
五爺記下后讓手下去辦,既然給老者打電話,就順勢了解家里的情況。
苗疆一分為三,他五爺占一份,不是幸運,而是用很多人的性命換來。
五爺自然不愿意地盤被搶走,他再三叮囑加強防范,不能讓人從后山襲擊成功。
老者對他的吩咐沒有異議,一一記在心里并作出承諾。
聊完防范布局之后,老者想起近段時間聽到的謠言,求證一樣地問五爺。
老者問,“聽說二爺回來第二天去見了山上那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二爺回苗疆了?那個喜歡游山玩水的人舍得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