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397章
信息是數據分析結果,上面顯示七七飾品公司的人員記錄,其中一項空白的董事長頭像上面貼了一張設計稿。
池琛在池染的錢包里面見到過這張設計稿,也知道這是池染對自己設計師身份的一個定義。
池染的設計暗含很多意思,有些意思只有她本人才知道。
這張設計稿被處理過,隱去了一些重要的訊息,比如代表兩個孩子的兩朵鉆石花,再比如代表池染稱號的英文。
這兩點都被人用暈染蓋住,但池琛對這張設計稿太過熟悉,他一眼就認出這是池染那張設計稿。
董事長用了池染的設計稿,寓意是什么,不用多想了。
池琛嘴角微微勾起,他退出數據分析頁面,登錄網站,在搜索欄里面輸入七七飾品幾個字。
頁面彈出了這家公司正在準備展示會的事情,還有網友對展示會的場地選用了席氏原來的場地一事眾說紛紜。
池琛一字不落看完,眼中的微笑更濃了。
他摁下電話軟件打給席御宸,接通知后第一句話就是,“我要找席臨墨。”
席御宸正在開會,看到來電是電話軟件打來,想著會不會是阿強才接通,一聽是兒子的聲音,馬上走出會議室。
“池琛,是你嗎?”
席御宸不敢相信,這個失蹤多時的兒子終于跟他聯系了。
“是我,席先生,不過我現在不找你,我找臨墨。”
池琛語氣冰冷,稱呼他“席先生”,應該也是知道他跟程明珠的事情。
席御宸心里嘆息,這個誤會,以后要花很長時間去解釋了。
轉念一想,池琛能夠知道這些事,是不是意味著這個孩子并沒有被人關起來。
席御宸蹙眉問,“你現在在哪?在接受什么集訓嗎?”
他擔心是洛家主把他的孩子安排了秘密集訓,然后隱瞞不說,這種事洛家做得出。
池琛呵呵冷笑,“席先生不需要知道這些,我只問你臨墨現在在不在你身邊,他最近好嗎?”
席御宸無奈嘆息,告訴他席臨墨所有事情。
得知席臨墨在郊外某個公寓,池琛點開地圖查看距離他住的地方不遠,有了見一見席臨墨的想法。
至于席御宸又問了他什么,池琛一個字都沒聽到。
程明珠在會議室等了席御宸很久,看到他還在打電話,她讓大家先整理資料,然后走出會議室。
她悄悄走向席御宸,打算聽聽這個男人跟誰聊電話,聊這么久。
無心從外面回來,撞到這一幕,馬上冷聲呵斥她,“程小姐,你打算偷聽總裁講電話嗎?”
程明珠被她這么一叫,嚇了一跳,她心虛地瞪了無心一眼,“什么叫偷聽,我過來通知總裁還在開會,不行嗎?”
“是嗎,那也不需要走到他面前吧。”
無心走到席御宸身邊。看著程明珠冷笑,“還是你覺得總裁上年紀了,耳背聽不到?”
池琛聽到無心懟程明珠,大快人心。
他抿唇笑著,沒有著急掛電話,一邊聽著無心和程明珠的一言一語,一邊思考拿什么理由說服小少爺去見席臨墨。
這邊池染修改了簡介之后一直沒有等到兒子的回應,而這時,五爺的手下也過來了。
她忙著跟手下打包樣品,漸漸忘了簡介上的事。
所有樣品都打包完成,手下需要趕在中午飯之前送到展示會,然后才能打包中午飯給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