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374章
席老沒有說話,背著兩手走到窗邊看了看,然后喃語說,“你這辦公室的環境是不是好了點。”
助理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定定地看著他。
“這間辦公室留給我做書房,你搬到外面去跟他們一起辦公。”
席老的話讓助理哭笑不得。
先不說房間里面的那些私密文件不能夠隨意泄露,就是他身為助理,也不可能跟那些秘書平起平坐吧。
助理剛想拒絕,但轉念一想或許席老這么做是為了方便監視他的工作,便點頭答應并詢問他什么時候搬。
席老坐下,滿臉不在意的樣子說,“明天一早我的書柜送到,你自己安排時間。”
助理看看時間,距離下班還有三個鐘頭,他這一屋子的東西想在下班前搬完恐怕不行。
這是讓他留下加班了。
加班干活他不怕,加班搬家有點趕人的意思了。
助理苦笑應下。
席老再三強調務必把東西清理出去,不能讓送書柜的人久等,得到助理再三保證之后才滿意離開。
席御晨站在實驗室門外,一臉冰冷地看著門口。
在他身邊一個身穿白大卦的男人一只眼睛紅腫,看著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樣。
站在門口另一邊的是席御晨的司機,他臉色一樣冰冷,不過還有一點緊張。
白大褂男人幾次欲言又止,最后沒說出口都是微微地嘆一聲氣。
在他又一次嘆氣的時候,席御晨扭頭看著他問,“還想另一只眼也被打?”
“老板我沒有偷看,我只是在嘆氣。”
白大褂男人小聲說。
席御晨嗤笑,“這么說你是想讓我把你的嘴縫起來?”
白大褂男人嚇了一跳,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求饒。
席御晨被他吵得心煩意亂,給了司機眼神。
司機走過去一掌把白大褂打暈,冷聲說,“一個男人像個娘們一樣,也不知道當初怎么選了他進來。”
席御晨沒有接他的話,冷著臉走到門口貼臉查看里面情況。
不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他不耐煩看了看手表。
司機提議說,“要不我進去看看情況?”
“不,里面什么情,還說不定,你進去太危險了,別人可以有事你不能。”
席御晨又看了一眼手表,距離跟七姐說好的時間已經過去近半個鐘頭,但實驗室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不擔心七姐的安危,只擔心實驗是否成功。
又過去了幾分鐘,終于實驗室里傳來了腳步聲。
因為看不到里面的情況,兩人不有警惕地躲到門兩邊。
席御宸更是拿出一把軍刀作為防身武器。
吧嗒。
門口的鎖被人打開,兩人不由屏住呼吸,眼睛緊緊盯著門口方向。
司機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一旦出來的人對席御晨有威脅,他一定先下手為強。
門口傳來開門聲,慢慢地被人從里面打開,兩人看到出現在門口里面的人時,瞪大了雙眼。
“救,救我......”
七姐被一把鉗子從后面插進身體,血從她的胸前流下來已經染紅了白大褂。
話還沒說完,她面朝地倒下去。
司機眼疾手快,第一時間過去扶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