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368章
盡管殺人案件證實兇手另有其人,但無心還是不承認,當然她現在也不否認有這么一個人存在。
不過這個殺手為什么會幫她,無心更沒有解釋。
從警察局結案之后,無心、洛克還有小朱少爺三人上車后沒有馬上離開。
洛克十分不解地看著無心,他問說,“那個殺手跟你到底什么關系,你為什么要這么維護他?早點把他供出來,這事不就早解決了嗎?”
“現在解決也還不遲,對吧,這事就不要再說了。”
這次鄰市之行對于無心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教訓。
幸好那個殺手出現,雖然不明白他為什么會跟著她們,但慶幸的是,他出現并解決了那個人。
無心很難想象,如果那個殺手沒有出現,她將會遭遇什么。
當然也許憑他自己的能力一樣可以化解,但是殺手的出現無疑幫了她一個大忙。
別人幫了他無心,自然不會把他推出來頂罪,事因她而起,責任該她背。
這些想法,她沒有跟洛克他們說,也覺得沒必要提。
洛克看她油鹽不進,嘆氣一聲還想再說什么,小朱少爺輕輕拍了拍他,對他還搖搖頭。
無心曾經是殺手,也許殺手跟殺手之間有什么規矩,而這些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各行各業都有各自的一些隱形規則,既然無心不愿說,他們也就不應多問。
洛克發動車離開警察局,他問無心接下來怎么打算,直接回東川市,還是在臨市尋找生意。
東川市那邊的事情,兩個人都很焦急,無心的焦急跟洛克不一樣,她想回去調查池染車禍一案。
洛克更擔心席御宸那邊,啟動新公司無疑是要跟席氏對著干,到時候恐怕會兩敗俱傷。
無心打算自己回東川市,她想暗中調查,但是話還沒說出口,池鎮海一個電話讓她改變了主意。
池鎮海在電話里說,池染車禍一事太過蹊蹺,席御宸那里應該有線索,或許龍家和席家都在各自隱瞞各自打算。
池鎮海讓無心和洛克一起回東川市,呆在席御宸身邊,想辦法從席御宸那里找到池染的下落。
對于曾經只手遮天的席御宸,池鎮海覺得就是他把自己的女兒關起來了。
當然,他沒有這么直白地告訴無心,他不太相信無心,只是眼下沒有其他辦法,才利用無心去尋找線索。
洛克當天定了回東川市的機票,謝絕了小朱少爺晚上設告別宴的好意。
兩人回到東川市的時候,已經是傍晚。
洛克提前通知了席御宸,他們從機場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站在黑色車旁邊的助理,立刻小跑上去。
一番寒暄之后,大家相繼上車,助理解釋席御宸忙著公司的事情,沒辦法親自過來接他們。
但其實,席御宸此刻正在陪席林墨和程明珠看電影。
助理不想無心這個敏感的女孩多心,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洛克有心了解席御宸跟程明珠之間的關系,但他一個男人,不方便插手感情的事情。
車離開機場往武館方向走時,他提出讓無心到席御宸公司里面做事。
助理剛好需要一個自己人待在席御宸身邊幫他打下手,順便監視程明珠的一舉一動。
兩人意見不謀而合,助理當場聘請無心為席御宸的私人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