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200章
他低沉一聲。
小雪慌忙接過瓷碗,小聲道謝后小口吃起來。
小米粥一點味道都沒有,但是她的心暖暖的。
這是認識席御晨一來這個男人第一次對她這么好,不僅送花還主動給她端來吃的。
實屬不易,她應該知足。
司機不知從哪里找到一個花瓶,那束無名花放在里面還挺漂亮,房間頓時透著勃勃生機。
擺好花瓶之后,司機小聲匯報,“五爺這幾天都沒有去找二少奶奶,會不會已經放棄了。”
“如果他放棄了那自然好,怕就怕他在醞釀什么計劃,這樣你去定個餐廳,就說我請吃飯,叫池染她們幾個一定給你要參加。”
席御晨話里話外都是對池染的關心,就連說話的語氣都不一樣。
小雪心里泛起了酸楚,他是來看她的,怎么心里還惦記著別人。
要是其他人就算了,偏偏是池染。
小雪放下瓷碗,拿起紙巾插嘴。
席御晨見狀問,“吃飽了?”
“嗯。”小雪說。
席御晨看了眼瓷碗,還是整整一碗皺起眉頭,“不要作,懂得適可而止的女人才不至于讓男人討厭。”
小雪冷冷笑,“如果能夠得到晨少的討厭,那我小雪也算是沒有備費心思,恐怕晨少連討厭都不討厭吧。”
相對于討厭,輕視更殺傷力。
這種傷害看讓她窒息。
司機明白過來摸摸鼻子悄悄離開病房,剛關上房門邊聽到小雪的怒吼咆哮。
每一句都是控訴席御晨的無恥,每一個詞都在闡明席御晨的渣男本質。
司機仰頭嘆氣,愛情有什么好,還不如他這樣選了個互相不愛的人過日子。
平平淡淡互不在意,也就沒有爭吵反而過得輕松自在。
想到這場莫名其妙的婚姻,又聽著屋內的爭吵聲,司機突然覺得老天對他也還算不錯。
他點燃一根煙慢慢地抽著,不再去偷聽屋內的爭吵。
這時一個手下走過來在他耳邊嘀咕說,“幾個護士反映有個男人每天都來大廳小雪小姐的情況,我們擔心會對小雪小姐不利私自做主讓護士隱瞞病情。”
司機拍拍他肩膀贊許說,“做得不錯,就應該這樣處理,那人長什么樣知道嗎?”
手下搖搖頭,“說來也奇怪,那人每次來都帶著鴨舌帽,而是詢問的時候所處的位置都拍不到正面。”
“看樣子是個高手啊。”
司機覺得渾身血液沸騰起來,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他此時此刻就想見到那個男人,然后跟對方大干一場。
身后傳來關門的聲音,司機轉過身看到席御晨臉上的巴掌印,立即低下頭裝作沒看到。
“訂餐廳,通知池染一定要到,不然老子就再跟她舉行一次婚禮。”
席御晨此時非常生氣,兩人都不敢說其他只是點頭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