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096章
她又說,“要不這樣,我讓無心送過來,你們在路邊停車,可以嗎?”
“席夫人,只是錄個口供,不用這么麻煩。”
另一名警察擰開一瓶水遞給她,“先喝口水吧,你看起來很累,要不先休息一會。”
池染還想說什么,警察擰開另一瓶水遞給席伊伊,之后跟同伴談起了他們聽不懂的“公事”。
幾人說的話池染壓根聽不懂,她摟著席伊伊看看著窗外,心想只能夠到了警察局再聯系席御宸了。
席御宸兩兄弟此時正在看守所內接受羅明輝的盤問,席御宸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對這里的規矩也算了解一二。
沒有龍家主的授權書,羅明輝沒有資格審問他們。
面對羅明輝的盤問,席御宸置之不理,他有閑地品著水杯里的白開水,像在品藏一杯珍品一樣。
羅明輝冷笑搖頭,“你可以一直保持沉默,但是,席總我要提醒你一句,你那個哥哥可不能一直待在這里。”
“什么意思。”席御宸挑眉看他。
“意思就是,在今天凌晨的時候他暈過去過一次,聽他的意思是想要喝水,只是我們給了水他他不喝。”
羅明輝起身湊到席御宸面前,一字一句說,“你這個哥哥可是死過一次的人,這次要是真死了,恐怕沒有人能夠救活他了吧?”
席御宸心里揪緊。
雖然哥哥一直阻撓他,但他從未想過讓哥哥會離開他,妹妹還沒有認祖歸宗,他不想一家人失去任何一個。
席御宸雙拳握緊,冷聲問,“行,你想知道什么,問吧。”
“早這樣,不就沒什么事了嗎?”羅明輝打開本子,吩咐一旁的警員給滿足席御宸的要求,隨即開始審問。
一開口他就問,“為什么要毒害小少爺。”
“羅明輝,念在你不是警員不懂說話的份上,我原諒你一次,不過你要再這么亂按罪名給我,我會直接起訴你。”
席御宸翹起腳,那過他面前的香煙點上。
他問心無愧,所以有恃無恐。
羅明輝凝視他許久,正要再次發問的時候,羅明爵推開審訊室的門走進來,兩兄弟見面,眼神各不一樣。
羅明輝嘴角勾著似笑非笑的笑意,翹著腳陰陽怪氣說,“羅所長是不是應該避嫌啊。”
“要說避嫌,羅隊長你最應該避嫌。”
羅明爵瞪了他一眼拉過凳子坐下后拿過記錄本翻看,看到上面還是空白一片時眼神比之前更加凝重。
羅明輝一直想要找到兄弟投靠席御宸的證據,面對羅明爵的沒有再繼續審問席御宸。
他側著身直勾勾地看著羅明爵,只要他敢說一句與案件無關的話,他立馬向上匯報。
十多分鐘過去,羅明爵沒有說話,依舊定定地看著席御宸。
羅明輝有些不耐煩了,輕笑問,“羅所長打算通過眼神審問嗎?那還真是少見,來,讓我看看都問了些什么。”
“我要聯系我的律師。”
席御宸突然開口,羅明輝惱怒。
他冷笑嘲諷,不過話還沒有說完,羅明爵搶了先說,“行,我出去拿電話。”
說完,羅明爵起身走出審訊室,不一會拿了席御宸的手機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