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2000章
席御宸出獄之后每天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前幾天發生了攔路擊殺的事,原以為他會擔心她,哪知道竟然只是安排阿強過來跟她幾天。
來到大廈外面,池染突然覺得很孤獨很孤獨,好像被世界拋棄了一樣。
鼻子一酸眼淚開始打轉,她趕緊低頭抹掉眼淚。
“這么不情愿,我剛好路過看到你辦公室燈開著,才想說過來送你回去。”
席御晨的解釋讓她心里更加委屈,原本擦掉的眼淚又涌出來。
她吸了吸鼻子,“我自己可以回去,不勞煩副總。”
盡管席御晨解釋得很清楚,她還是不能坐他的車回去。
兩人身份本就特殊,她要是不懂得避嫌,會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她不妥協,席御晨也不離開。
兩人就這么僵持下去。
大概過去了十多分鐘,池染肚子再次唱起空城計。
席御晨開口要說什么,池染的手機鈴聲打斷他的話。
看到是席御宸來電,池染立刻接聽,并要求說,“你過來接我,馬上。”
“兩分鐘到,在大廈門口等我。”
席御宸的聲音入耳,池染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一邊哭一邊責備席御宸不來接她,一邊責備一邊傾訴心里的委屈。
席御晨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羨慕著。
眼神隨著通話的繼續,變得異常冰冷。
兩分鐘不到,席御宸來了。
下車見到席御晨時,席御宸眸子閃過一抹怒意,不過他并沒有表露處理。
“哥。”席御宸主動打招呼。
席御晨摸摸鼻子,“女人都顧不好,算什么男人。”
“哥教訓的是,以后不會了。”席御宸拿過池染手里的東西,牽著她的手往車的方向走。
上了車后,席御宸走到哥哥面前,輕聲提醒,“我知道哥是好心,不過以后這種事讓我去做就行,不勞煩哥哥您了。”
席御晨點點頭,看著他們離開后才上車,上了車后他吩咐保鏢回席家。
保鏢不解,“老板,龍家那邊不是邀請你參加生日宴會嗎?怎么不過去?”
“有我那個弟弟在,你覺得還有我什么事嗎?不要忘了他才是席氏的總裁,年輕的企業家。”
席御晨滿眼陰沉,似乎說的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在討論一個跟他有深仇大恨的人。
保鏢點點頭,發動車往席家方向開去。
兩輛車兩個不同的方向,漸行漸遠。
似乎跟他和席御晨的關系一樣,漸行漸遠了。
回到席家,席御晨走進客廳叫來正在打掃衛生的下人,問說,“老爺今天都做了什么,有沒有好好吃飯?”
“大少爺,老爺今天胃口不是很好,晚飯的時候接了個電話,好像派去西白利亞的人遇到麻煩了。”
下人說完繼續去忙他的工作,席御晨坐到沙發上一連喝了兩杯茶。
保鏢擔心他,提醒說,“老板,茶跟酒一樣,不可喝太急。”
“通知下去,抽人連夜趕去西白利亞,一定要在老爺之前找到李老。”
席御晨看了看幾個忙碌的下人,壓低聲說,“事情做隱蔽點,不能讓其他勢力知道你們的身份。”
保鏢點頭稱是。
席御晨吩咐完之后起身上樓,既然回來了而且還是一個乖乖兒子的人設,上去跟老爺子打聲招呼還是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