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833章
手機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幾次之后池染還是沒有打電話過去,最后索性放棄這個念頭。
她應該相信父親,世界上沒有哪個父母對子女不好,只是表達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她應該相信池鎮海真的是去調查電話號碼,而不是跟文明磊暗地里勾結對付席氏。
回到辦公椅坐下,池染點開電腦,打算了解席御宸平時的工作,這時助理敲門進來,一臉緊張的走到辦公桌前。
池染看著電腦上的文件,問他,“我父親的事情,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席臨墨少爺,去苗疆了。”
助理把傳真件遞給她,“這是無心小姐發來的傳真,她個人意見,是讓你先專心顧好集團這邊,臨墨少爺的事情,她過去處理。”
說到苗疆,池染沒有忘記那次七姐押鏢的事情,更沒有忘記苗疆是個職權分配很復雜的地方。
無心強調席臨墨去苗疆的目的,并跟她保證一定會帶回來一個健健康康的席臨墨,讓池染不要擔心。
兒女面臨危險,做母親的做不到不擔心,不關心,不著急。
池染沒有讓助理安排人,而是打電話給初心武館。
她想要讓他們幫忙去苗疆尋找席臨墨。初心武館的人都是殺手出身,對于找人這種事應該不難。
武館的人沒有接電話,池染出門去設計部的路上又撥打一次,這一次接通了。
池染直道明來意,本以為對方會拒絕,畢竟他們都去過苗疆,對哪里的情況不陌生。
沒想到對方很快答應,并且保證一定完成任務。
池染懸著的心終于落下,正要道謝的時候,察覺到對方欲言又止。
池染明白,問他,“有什么要求你直接說,能答應我一定答應。”
“其實我不是什么難題,就是你也知道苗疆那邊的情況很復雜,我們如果以殺手和武館的身份過去,恐怕處處碰壁。”
對方話里有話,是想表達什么?池染沒有開口問而是讓他繼續說,不管任何時候都不能失了主動權。
池染沉默,對方輕笑一聲說,“如果我們能夠有席家人的身份證明,那最好不過,席家在華夏是一種權利象征。”
“以我名義就是席家的證明了,你放心,席家那邊不會有人找你麻煩。”池染以為對方擔心去找席臨墨名不正言不順,便給他一個定心丸。
對方嘆了聲氣說,“如果有龍紋牌,其實什么事都不是事,到了苗疆即便不能橫著走,也不會被諸多阻攔。”
龍紋牌是席家的信物,別說不在她這里,就是在也不能給他拿去。
池染還是分得清輕重的,只是如果直接拒絕,她又擔心對方不用心尋找兒子,權衡之后池染說,“龍紋牌在臨墨手上,你們找到他之后需要時讓他拿出來。”
只能把對方看中的東西跟席臨墨綁在一起,池染怕對方不信,又說,“以前我們去哪都會帶著他,為的就是遇到難題的時候龍紋牌能夠起作用。”
池染的謊言信手拈來,既能夠讓對方為他做事,又不需要給把龍紋牌給他,那就再好不過了。
第一次應付這種事,池染沒有留意到小雪正躲在拐彎的地方偷聽。
解釋良久,對方終于相信承諾會找到席臨墨。
池染的心這才完全放下來,掛了電話后她走進設計部。
小雪跟設計師們聊著什么,看到她進來馬上停止聊天,各自回到各自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