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820章
她背著兩只手在竹屋里面來回踱步,一邊走一邊遞給著什么,兩個孩子聽到清聲音但是聽不懂她的話。
十來分鐘后,老奶奶轉身看著席臨墨,“孩子,你當真要去苗疆?不怕到時候你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這話意思就是會成為別人的傀儡,老奶奶擔心他們年紀小不知道傀儡是什么意思,就用了一個比喻的解釋。
席臨墨明白老奶奶的意思,他被控制過一次那種感受比誰都清楚,只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想去。
看了看池小七又看了看老奶奶,席臨墨很認真地說了一番話,表達了他對家里人的愧疚以及想要變得強大保護池染不讓池染再被人威脅和傷害。
兒子護母,想要長大成才,這是好事。
老奶奶盯著席臨墨看了良久,苦笑一聲擺擺手清楚地拒絕了席臨墨的苗疆一行。當即,席臨墨臉色大變,翻過身比對著老奶奶閉上眼不再說話。
池小七走到老奶奶身邊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衣擺,池小七擔心席臨墨,老奶奶的眼神卻愈發深邃。
小雪從醫院出來之后接聽了那個電話,得知對方知道她去看望池染,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她返回公司的時候小雪咬咬牙給一個記者提供席氏目前的情況,小雪覺得既然池染讀認為席氏會落寞,那她讓席氏真的額落寞。
很快,網絡上出現了席氏股東退股的消息,網友們紛紛不買賬,一個個去出任辦公室找人,一致要求領導詢問清楚席家的人是不是都移民了。
霎時間,高層各種猜測冒出來,更有人開始在網上尋找工作,也有人計算著席氏破產喊的話應該賠償多少。
席氏頂層,席御宸的助理看著面前的幾個股東,第五次給他們倒茶。
其中一個股東呵呵笑,“今天不會酒沒有喝醉,喝茶反倒喝醉,助理,你趕緊聯系席家的人過來,我們沒有那么多時間等他們。”
“很抱歉,各位董事,席總出差了不在家,實在沒辦法幫你把他找回來。”助理一直陪著笑臉,這幾個股東要是直接撤資,想必席氏不用等到明天直接當場宣布破產。
他的話根本不起作用,另一個股東連連擺手不耐煩說,“說再多都沒用,要我說席家的人要是實在沒人過來,我們這里直接推舉人當總裁,至于席氏到時候人讓他們一邊去。”
這是要把席氏高朝換代。
助理微微笑了笑說,“各位要不現在這里坐會,我去打個電話問問席家有誰能來。”
說完他頭也不回走出會客室,在場的幾個股東你看我我看你,眼底的意思就是:席家除了席臨墨還有誰能夠過來?
“你這話讓助理著急了,我們來之前就說好了要講伍德,你怎么高特俗了呢?”
“是啊,你們是一般是忘了上次的事情?”另一個股東也責怪提出席氏易主的股東,他們都清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更別說席御宸身后還有洛家這個強大的靠山。
洛克跟席御宸的關系,外界不清楚內行人心里跟明鏡一樣,而且洛克的妻子黎姿跟池染又是閨蜜,兩層關系下來,洛家不可能袖手旁觀。
最開始說話的那人有些忐忑了,小聲問同伴,“你們說,助理會不會去洛家哪里告我的狀?”
“那倒不至于,助理不是那種打小報告的人,反倒有可能真的會去找人過來跟我們談。”
助理確實找人,他先聯系了席家的席陌,對方沒有接電話后聯系池染,那邊響了很久都沒人接聽。
無奈之下,助理打電話到醫院前臺,這才跟池染聯系上。
聽到池染的聲音,助理立刻把公司這邊的事情告訴她,甚至擔心池染不了解那幾個股東,還特意把股東的情況講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