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93章
軍師低頭笑了笑往來時的路走,劉隴摸不透他的用意小碎步跟在身后,不遠不近的距離,像一個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八卦記者。
走出街道來到停車的地方,劉隴有些忍不住小聲問,“其實我找龍少是想求證一件事,軍師要不讓龍少同意見我。”
“你說吧,是什么事。”軍師打開門上車。
劉隴鉆進后座,想起席御宸此時身在何處,決定直接問,“席氏總裁席御宸被帶走調查,軍師是否聽說這件事。”
他說完緊盯著軍師的臉,不愿放過對方任何一個微表情,只見軍師聽了他的話后微微淺笑,然后回頭看著他,那種表情讓劉隴心里七上八下。
有種心事被人看穿的窘迫。
劉隴輕咳一聲說,“軍師怎么這樣看我,還是這件事跟龍少有關系?那我該怎么辦,我需要中斷跟席氏的合作嗎?”
“那得看你自己的想法,我個人覺得跟席氏合作倒不如跟龍少合作,劉老板你自己思考思考。”
軍師發動車,掉頭之后問劉隴,“是想讓我請你吃飯?”
劉隴呵呵笑著慌忙道歉,同時吩咐軍師在公交車站的位置停下,對方不松口,劉隴不愿再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席御宸承諾只是問幾個問題,只是一直到夜幕降臨依舊沒有見到席御宸回家。
池染一整天不吃不喝,身體哪里受得了,剛要離開病房就往后倒去。
在一旁照顧席臨墨的無心見狀沖過去,扶住她不讓她倒下。
池染用力推開無心扶著床邊努力站穩身體,她紅唇變白,額頭冒汗,有些搖搖欲墜。
無心擔心地向她伸手,勸她說,“不管怎么樣,你得為了臨墨顧好自己身體,不然你倒下了,臨墨怎么辦?”
“去警局接席御宸回來,你快去。”池染推開她指著門口繼續喊,“席御宸回不來,就去找阿強,讓他想辦法。”
無心嘆息,上午見到席御宸被帶走之后,她就私下聯系阿強,只是一整天過去了,對方電話打不通,詢問席家的其他保鏢也不知道阿強去了哪。
池染最嚴重的傷是頭部,本應該靜心休養不能夠動怒。
只是發生了席御宸這樣的事,她完全失去了理智,無心擔心這樣下去席御宸那邊還沒有結果,池染已經再次病倒。
正擔心著,一聲倒地的聲音入耳帶無心反應過來時,池染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無心慌忙通知醫生過來,池染如果出了什么事,她原諒不了自己。
夜拉開序幕,逐漸安靜的東川市隱藏著一股暗涌,人們似乎有所感知,紛紛觀望看戲一般等待精彩部分上場。
東川市某個公寓房間里面,池琛摘下眼鏡走出房間,立刻又人上來給他遞上熱牛奶,待他喝完之后,又有另一人過來為他換鞋。
“琛少爺打算先游泳還是先吃晚飯?”那人給他換鞋之后畢恭畢敬詢問。
池琛看了眼窗外的皎月,沉聲說,“我想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