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78章
人家是為了華夏的醫學做研究,席御宸既然不會多說什么,雖然在這個敏感的時期樓層越少陌生人走動越好,但他還是拒絕了院長的提議。
池染雖說醒了,不過精神不是很好,傷得不僅僅是頭部,手臂因為護住頭部也有擦傷。席御宸小心翼翼地喂她喝粥,整套動作像極了在對待一個瓷娃娃。
池染快喝完一碗粥的時候,收下來信息,阿強把手機遞給席御宸。信息不長,但是勾起一些不美好的回憶。
席御宸強烈隱忍怒意,把那人的相片遞給池染問,“那天跟費連明吃飯是不是這個人接待你們。”
手機的相片正是那個服務員的相片,比阿強拍的還要正面,清清楚楚不會有錯。池染看了一眼,炸了眨眼。
席御宸把手機還給阿強,低沉吩咐,“設個套看看他想做什么。”
阿強咧嘴輕笑答應。
夜漸深,醫院到了休息時間,所有樓層安靜下來,阿強跟席御宸也相繼離開。兩人小聲交流著什么走進電梯,看起來輕輕松松地樣似乎忘記了那個服務員的事。
電梯緩緩啟動,數字開始有變化,這時那個服務員從樓梯推門走出來,他先確認地看了眼電梯的數字變化,這才走向咨詢臺。
他問說,“請問我姐姐在那間病房?”
問話的同時他拿出手機遞給兩名護士,手機上是合成的他和池染兩人的相片。
護士不疑有他,告訴了池染的病房號。其實不說一樣能夠找得到,頂樓出了研究室之外,其他的病房都上了鎖,這人要找很容易找得到。
得到了病房號,他連聲道謝然后往病房走去。
雨聲細微,有催眠曲的作用,池染聽著雨聲有些昏昏欲睡,但阿強的話讓她不敢放心睡著,聽到走廊有腳步聲時,她馬上緊張地盯著門口。
病房門沒有任何動靜,腳步聲好像遠去又好像從來都沒有過,只是池染的幻覺罷了。池染等了好一會,眼皮開始打架,她快要熬不下去了。
阿強說一切部署好了,就等那人乖乖地往里跳,但池染沒見到有什么部署,唯一知道的是他跟席御宸都離開了。
周圍很安靜,池染感受著自己的心跳聲漸漸入睡,這時病房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她馬上睜開眼睛警惕地看著門口。
“席太太吵醒你了,實在對不住。”一名護士推著車進來,走到病床邊一邊弄藥水一邊說,“醫生吩咐十二點前打一針消炎針,方式傷口發炎。”
池染心中起疑,但她醒來的時候醫生都下班了,來看她的只是一個副醫生和幾個護士,她不確定是不是醫生下班前跟席御宸講過。
消炎針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會過敏的藥水,池染盡管覺得白天不大為什么大半夜的過來打,但她并沒有提出質疑。
護士準備好之后掀開她的被子去抓她的手,池染躲開。
她反感這個人自己掀開被子,雖說沒有在鄰市醫院看過病,但是想著大致上所有的護士都一樣,要打針也是讓病人自己伸手,哪有這個護士這樣自己來的。
“席太太害怕疼?消炎針跟其他藥水不一樣,不會很痛的。”護士解釋,又伸手去抓她的手。
池染再次避開,想起了什么詢問,“消炎藥不是打點滴嗎?怎么換成打針了。”
護士錯愣了下,表情快速地略過一抹緊張解釋說,“你剛動了手術,不宜使用大量的消炎藥水,席太太,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麻煩你配合下。”
“我想起來了,陳醫生好想是這么說過,當時還說如果害怕疼可以讓護士輕一點。”池染恍然大悟,不過還是沒有伸出手,反而拉過被子蓋到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