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77章
阿強聽說了,對于池染為什么在搶救室里失蹤一事,院長解釋不清楚,席御晨當場發飆要收購醫院。
只可惜鄰市畢竟不是東川市,而市一醫院更不是普通的醫院,它背后有鄰市政府做依靠,院長根本不畏懼。
席御晨的威脅幾乎是打在了棉花上,估計挫敗之后發現阿強打算順藤摸瓜吧。
阿強收拾好自己之后推門走進粥檔,跟老板要了兩份粥一份炒粉,粥打包,炒粉在店里吃。他隨意的找了個座位坐下,斟茶的時候那個男人走進粥檔猶猶豫豫最后也點了份炒粉。
那人在距離阿強一張桌子的位置坐下,他有點不耐煩,不停地操作手機。阿強偷偷拍了張相片發給手下調查對方的身份,這時店里進來幾個年輕人流里流氣的看起來不像是什么正經的人物。
老板把炒粉放在阿強面前,微笑地去招待他們,那幾個年輕人看了半天菜單最后一人點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要了一份炒粉。
其中一人讓老板先做他們的,老板看了眼那個跟蹤阿強的男人,點點頭答應。
男人聽得真真切切,薄唇不滿地動了動但是只是敢怒不敢言。
很快,老板把粥給他們端上,阿強這個時候已經吃得差不多了。買單的時候那人也起身,他對老板說不要炒粉了,但是單照買。
“真是有錢人。”幾個年輕人嬉笑,起哄說要不把我們的也一起買了吧。
那人不說話,磨磨蹭蹭地等阿強離開之后才快速掃碼買單,然后加快腳步跟上。那幾個年輕人看著他穿過馬路走進醫院后立刻拉下臉。
其中一人小聲說,“通知里面的人盯著,不要大意。”
另一人點點頭拿出手機發信息,又有另一人招呼老板打包五份炒粉。
夜雨淋淋漓漓,像極了受盡委屈的姑娘哭個不停,世界濕漉漉的讓人甚是不方便。阿強進了電梯埋怨了一下,他甩了甩身上的雨水,有一些甩到那人身上。
阿強抱歉說,“不好意思,弄臟你了,你這衣服多少錢,我陪給你。”
“不用,一會就干了。”那人連連擺手,他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插曲,不知道怎么跟阿強打交道有些束手無措。
甚至他害怕跟阿強講太多會暴露什么,在阿強又一次堅持的時候索性脫下外套扔到地上,表示不要了。
阿強更加堅持了,拿出手機要給他轉賬,那人慌了趁著有人摁停電梯的時候落荒而逃。電梯緩緩上升,阿強踢了一腳地上的外套,勝利地揚起嘴角。
“你的衣服?”后來進電梯的是一個偏肥胖的中年男人,見到阿強這番動作露出嫌棄的表情。
阿強聳聳肩,“剛才那個男人的,是不是有點味?”
阿強說著捏住鼻子搖搖頭露出比他更嫌棄的表情,并且退后幾步隔得遠遠的以此表示衣服確確實實不是他的。
中年男人沒有再說什么轉過身面對電梯門口,靜靜地看著電梯上紅色數字增加。他進電梯的時候沒有按樓層,阿強對這點很起疑。
頂樓只有池染一個病人,雖說由幾個研究室但是大晚上的研究人員的下班了,這男人不可能是去研究室。
阿強把這人列入了堤防對象,等電梯停下的時候他沒有馬上走出電梯,而是假裝正在玩手機不著急離開。
中年男人看都不看他一眼跨過那件外套離開電梯,阿強這才跟在后面出去。他看到中年男人走進第一間研究室,疑惑地半瞇起眼。
阿強不相信事情會這么巧,他回到病房之后把遇到的兩個人的事情跟席御宸匯報,并提議向院長求證那個中年男人的事。
席御宸撥打院長電話,詢問之后得知今晚確實有人回研究室加班。院長還客氣詢問是不是打擾到他們了,如果是可以要求那人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