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67章
涼風吹亂她的長發,池染想到了一個關鍵的點:席臨墨跟她提過他夠不著窗戶。
想到這個關鍵點,池染忙跑下樓仰望整棟教學樓發現每一個教室的窗戶都很大,而且不高,教室里面有桌椅,席臨墨就算不夠高也能夠借著桌椅爬上窗戶。
另一邊教學樓,窗戶比較高,也不大,池染走進其中一間立刻否定了。這里的教室沒有門,要管一個小孩至少也要有一扇門吧。
“我說你到底找到了沒有?”那位老人家杵著拐杖走過來,惱怒地沖她大喊。
池染無奈笑了,大學已經是個廢址,除了桌椅之外就剩下一些半殘的制度框架,一點值錢的東西都沒有,這老人家擔心什么呢。
老人走進,看著她問,“我說姑娘,你確定是在找孩子嗎?”
池染點點頭,“大爺,我要不來找孩子,我來做什么啊。只是這兩棟樓都沒有見到他,我也很著急啊。”
大爺抬手遮眼,抬起頭看了半天教學樓上面,喃語說,“這兩棟教學樓有什么好玩的,陰深深地孩子也不喜歡呆吧。”
大爺就是大爺,這樣分析也確實在理,當然前提是池染確定席臨墨確確實實不在里面。不然這樣的歪理還是說服不了池染。
人是被抓起來的,如果真的在大學里面,那這位大爺會不會知道?
池染走到大爺面前,正要問他時注意到他的連不對勁,似乎是貼了什么在上面一樣。池染第一時間想到臉皮,她馬上伸手去撕。
快要碰到老人家的臉時,老人家反應過來往邊上躲開,冷聲質問,“你要干什么。”
這個聲音不再是老人家的沙啞聲,而是中年人的醇厚聲,那人反應過來爆了一句粗口往大學里面跑去。
老人家原來是一個年輕人假扮,是為了趕她離開嗎?池染看到那人逃跑的方向又一次陷入沉思,她不知道要不要冒一次險。
那人往哪里跑,哪里肯定有他們的人。
池染這么想,心里又有另一個聲音提醒她或許這才是對方的真正目的:引君入甕。
這所大學確實算得上是一個廢墟,雜草叢生,樹木枯萎,池染最后決定冒險一次,只是越往里走心里越發麻。
雖然是大白天,烈日之下,但是還是瘆人得慌,池染總覺得背后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后脊梁骨隱隱泛起涼意。
石子路兩邊雜草有半個人高,有些地方甚至比人還要高,每當這個時候池染都會握緊手機,只要有什么動靜立刻拿手機砸下去。
順著小路走了十多分鐘,一座白色瓷磚的樓房出現在眼前,樓房的窗戶很小,似乎是只是通風口并不是普通的窗戶。
池染悄悄走進,直覺告訴她兒子就在里面。她貼著墻,留意周圍的動靜,一直平安的上了二樓,正要往前走其中一扇門打開。
席御晨一臉微笑地從里面走出來,喜歡穿白色休閑西裝的他逆光而來,如果不是此時此景,不是池染,這一幕確實有點白馬王子走過來的感覺。
可惜,對象是池染,可惜,兩人身份是大伯跟弟妹,所以并不浪漫反而讓池染惱怒。
看到席御晨,池染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站在原地質問,“為什么要這樣做,你的心不是肉做的嗎?他是你侄子。”
“如果你愿意,他是我兒子都可以。”席御晨在距離她一米的地方停下,微笑看她。
池染如果有心留意會發現席御晨只有在她面前才會露出這樣的微笑,對別人席御晨永遠都是兇神惡煞的黑面神。
不過就算池染留意到也會假裝不知道這回事,即便她沒有跟席御宸結婚也不會愛上席御晨,她受不了這個男人的思想。
池染對他的話充耳不聞,只問他席臨墨在哪里,并要求帶走。
好不容易把池染引進來,席御晨怎么會輕易讓她離開,而且他還有另一件事要做。
又往前走了幾步,看到池染往后退時停下腳,席御晨苦笑說,“你留下,他走,可以。你跟他一起離開,抱歉,不行。”
池染料到會是這樣,席御晨如果這么好說話也不會發生這么多事情,而她此時此刻更不用站在這里。
雖說沒辦法把孩子帶走,但也總算確認了孩子在這里,接下來只要跟席御宸聯系相信以他的能力可以救出他們兩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