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20章
七姐沒有馬上給出答復,她努力壓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冷靜下來。
人在沖動的時候做出的決定往往欠缺考慮,往往是錯誤的決定。
時間過去十多分鐘,七姐開口問,“你確定會放了我女兒?”
“當然,我向來說話算話。”席御晨翹腳看她,一會兒后補上一句說,“當然,你可以不相信,然后拒絕我的建議。”
七姐為難地咬著嘴唇不說話。
席御晨看看四周笑說,“芯片的事對你來說并不難,如其讓這項技術埋沒,倒不如教會我的人,讓我們創建更大的利益。”
七姐冷笑,席御晨的話要是可信,這個世界就真的天下太平了。
席御晨把她跟池染從梁翔宇手帶上帶走,七姐就知道這個男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是她怎么都沒想到,對方竟然想她制造芯片,她不答應還拿池染來威脅。
女兒是七姐的底線,沒有任何人,也不允許任何人踩過這條線。
七姐沉默了許久,沉聲問,“如果答應你,你確定會放了我女兒。”
“當然,我說了我很講信用。”
席御晨有些欣喜,說完之后就走到七姐面前,他仔細端詳七姐又說,“看樣子沒有人喜歡錢。”
“錢我不在乎,我要的是池染的安全,晨少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就行。”
七姐說完在心里補一句,“如果池染有什么三長兩短,我會立馬換掉人員,到時候就晨少可就白費心機了。”
說完七姐仰頭大笑,她能夠想象席御晨此時的臉色又難看。
席御晨以為提出池染,她就會乖乖地任他擺布,卻忘了七姐的身份。
作為一名殺手,必須知道的一條就是不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底細。
七姐靜靜留意小房間內的氣場變化,如果小房間只有她跟席御晨,七姐打算逃離。
身為殺手,她能夠從氣場的變化判斷屋內有幾個人,如此才能夠明白該怎么做。
屋內有三人,她和手下,另一人就是席御晨了。
席御晨沒有多說什么,上去粗魯的摘下七姐的眼罩,四目相對的時候七姐冷笑搖頭,席御晨竟然滿眼殺意。
“芯片的事,還請七姐對上點心。”席御晨說完打電話,吩咐人過來給七姐解綁。
就在七姐從麻袋里面走出來時,席御晨的手機響了,他立刻拿起詢問什么事。
“公寓有人在附近逗留,要不要驅趕。”
聽了手下的話,席御晨不悅擰眉,他第一猜到的是席御宸。
也只有這個男人,能夠這么快找到池染所在位置。
席御晨沉聲吩咐,“想辦法讓他離開,不要發生正面沖突。”
對方答應,席御晨掛斷電話,看著七姐向她伸出手,“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七姐沒有伸出手,只是非常冷漠地看著席御晨,她很想看穿這個男人,想看看席御晨到底有沒有血性。
但凡一個有血性的人都會在意家族的聲譽問題,而席御晨卻沒有。
他簡單交代是手下要做什么后,離開小房間。
回到司機跟前時,席御晨看了眼司機轉身下樓。
司機緊跟在后面,察覺他不對勁,小聲問,“現在回住所嗎?”
“不,再等等,公寓那邊有情況,你現在到附近看看有沒有可疑人。”
席御晨擔心席御宸也查到七姐,如果是這樣,他要改變計劃。
司機應聲后離開,席御晨在一樓坐等。
但他沒有靜靜地等待,而是翻出手機提前做準備。
席御晨這個下意識的心態,暴露了他內心會輸給席御晨的想法。
半個鐘過去,那邊沒有任何回音,席御晨不由得擔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