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19章
池染說完沒有聽到席御晨回答,她抬頭看去對上席御晨憎恨的眼神,嚇了一跳。
她咬咬牙鼓起勇氣說,“晨少這樣是什么意思,要殺了我?”
“你想我殺了你?”席御晨湊到她面前。
兩人近在咫尺,席御晨的殺意印在她的眼中,池染不由往后躲開。
砰一聲,坐在凳子上的她沒注意摔到地上,席御晨皺著眉頭走過去拉她起來。
池染推開他,撇開關系說,“晨少,男女授受不親,請自重。”
席御晨不說話,深深地看了她幾眼后,走出房間。
門外有人守著,席御晨對守門的人說,“看緊點,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進去看她。”
守門人答應一聲,席御晨背著手下樓離開。
上車后他報了一個地址就閉上眼假寐,池染的話一直在腦海回旋在他腦海里,牽動他的情緒。
車沒開出多遠,席御晨睜開眼,冷冷地盯著前方,許久他沉聲問,“教授那邊沒有消息?”
“沒有,時間還沒到,或許還沒決定下來。”
席御晨擰眉,似乎對司機的答復很不滿意,他動了動薄唇,沒有說什么,再次閉上眼。
司機把車內的溫度調好,并且放慢車速,以免影響席御晨休息。
又走了一段距離,司機的手機振動一下有信息發來,他騰出手點開看完,為難地看了眼后視鏡里面的席御晨。
“有什么事?”
席御晨原來并沒有睡著,司機趕緊回他說,“教授那邊回話了,要加碼,最少要2億。”
“兩億?”席御晨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挪動身體躺下,隨后他沉聲說,“答應他,并且告訴他,我會給他送一個高手過去。”
司機沒有問高手是誰,如實回復信息后重新加速,席御晨不睡覺,那他就盡快趕到目的地。
目的地不遠,提上速度之后半個鐘頭就到了。
司機停好車后給席御晨開門,等他下了車跟在身后走進樓房。
郊外的舊房子,平時進出的人不多,透著一股霉味。
雖說不是第一次過來,司機還是不習慣,遮住口鼻,嫌棄地尋找干凈的地方踩過去。
席御晨的目的是二樓,每次他都會在二樓房間門外站很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時間一到,他就離開。
兩人到了二樓,司機站在樓梯口位置,沒有跟上去。
這是不成文的規定,除了席御晨之外,誰都不能靠近二樓房間。
司機看到席御晨走到房間外,正想著先下樓抽根煙,聽到吱呀一聲,他看過去,看到席御晨推門進去。
司機震驚地張大了嘴,他陪席御晨過來,沒有哪次看到他進去。
席御晨關上門,越過房間的機器,走進里面的小房間。
“誰!”角落傳來一聲詢問,席御晨揚起嘴角,悄悄地走過去,站在距離那人不遠的地方,他享受地看著那人慌亂的樣子。
“到底是誰!”被綁在角落的人再次開口,她被蒙住雙眼,全身套在一個麻袋里面,只露出半個頭。
席御晨就這么稍有趣味地看了很久,才微微開口,“七姐這是害怕了?”
原來麻袋里的人是七姐,聽到席御晨的聲音,她扭過頭,冷聲質問,“我女兒呢?”
“池染在我家里,我剛從家里吃了飯出來。”席御晨湊到她面前邪魅一笑,“這頓飯......很好吃。”
席御晨故意說得曖昧,說完之后還意猶未盡地回味一番,給七姐營造了一個跟池染做了什么事情一樣的錯覺。
“席御晨,那是你弟妹。”七姐咬牙切齒,要不是被綁住雙手,她真想殺了席御晨。
席御晨哈哈大笑地直起身,滿意地看著七姐被激怒。
七姐越在意池染跟席御宸的婚姻,他就越有把握讓七姐為他所用。
七姐越害怕池染名聲受損,就越被他拿捏住。
目前來說,一切都還在他的計劃中,眼前的七姐越來越惱怒,幾乎到了崩潰的地步。
席御晨笑著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平靜地提醒七姐,應該考慮他提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