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09章
李老不明白,席御晨讓他回到席家只是為了從席老哪里打聽消息,換句話說就是讓李老傳話而已。
席御晨松開手走到窗邊推開窗戶,李老的住所跟下人們的住處有兩米的距離,他們的談話只要不是很大聲都不會傳出去,只是,今夜席御晨來找李老的事明天肯定回傳到席老那里。
窗外不遠處的住所三三兩兩亮著燈,一樓外面的平地上有兩個下人在收拾衛生。
夜很安靜,寂靜到似乎沒有那些爾虞我詐沒有那些虛與委蛇更沒有那些明爭暗斗,所有的一切都是積極的正面的。但其實,一切都是兩面一切都是黑與白的存在。
席御晨背著兩手仰頭直面皎月,他重重地嘆了聲氣,“既然你不愿讓他們回去,那就想辦法分散他們,還有不要讓他們入住席家的任何一家酒店旅館,甚至如果可以就連飯店之類的都不要去了。”
“我明白了晨少,我馬上通知下去。”李老聽著完全不是滋味,都是席家的人為什么他們要回避,就因為他們是孤島的人?
孤島的人怎么了,當年的事已經翻篇這么久,還要拿那件事來說是,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難道他們孤島的人永無翻身機會?
李老不甘心。
同時他知道席御晨過來面上是質問他讓孤島的人上岸一事,其實是提醒他不要做一些不是分內的事。李老細細回想之后微微嘆息,席御晨沉睡之后把性子都給睡沒了。
天亮天黑,如此平靜了幾天之后,池染終于再見到席御晨,大清早她跟七姐被人領著七拐八拐來到一間灰色磚兩層樓樓房門前,那人摁響門鈴后站到一旁。
不一會有人開門,帶領池染和七姐的人恭敬地做了個請的手勢說,“兩位,請吧。”
池染攙扶七姐進屋,那人把七姐留下,讓池染一個人上樓。池染很不爽這樣的招待,簡直是她們不當人看。
她叮囑下人看到七姐之后獨自上樓,來到二樓的時候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席御晨,想到他把她們從梁翔宇那里劫走,鄙視地翻了個白眼。
“坐。”席御晨指向對面的沙發讓她過去坐下。
池染不情不愿地走過去坐下后看著他說,“有事說事,我還要去陪我媽。”
“七姐的身體需要治療,當然我認識這方面的專家,只是......”席御晨說道這里竟然賣起了關子。
下人給池染斟茶,池染端起茶杯把玩了下看著席御晨說,“要怎么樣才能夠放了我媽。”
席御晨嘴角扯了扯,“七姐的身體要是再不治療,不出一個星期她就會永遠躺在床上,更嚴重的還可能會猝死。”
“說吧,救她要什么條件。”
池染不傻,席御晨跟她解釋七姐的身體不會是因為愛她然后愛屋及烏擔心起七姐,完全是有另外的目的。
她不想跟席御晨迂回周旋,直接公事公辦的解決所有談話的事情。
席御晨苦笑搖頭,“你知道我不愿對你這么生分,但是既然你想這樣,那我就順你的意思吧。”
池染冷笑。
好聽的話誰都會說,自然也能夠聽得出幾分真幾分假。
她不說話,也不喝茶,只是定定地扯著冷笑看席御晨,靜等這個男人的下一步。席家的人喜歡布局,她很想看看席御晨的局是什么。
一分鐘兩分鐘,席御晨喝完一壺茶后背靠到沙發上,嘆氣說,“在我給七姐治療期間,你必須待在這里,而且每天我過來吃飯的時候你都不能夠給我臉色看。”
池染擰眉,主意打得不錯,這不就是二人世界嗎?
“怎么,不愿意?”席御晨沒有給她權衡利弊。
池染搖頭,“我想思考一下......”
“不,你現在必須給我答案。”席御晨起身走到一旁的房間,推開門后指著里面粉色的房間說,“你就住這里,晚上如果可以我會在里面的沙發上過夜。”
“然后我不能夠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