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703章
竹屋內,熱茶沸騰,無心跟老奶奶隔著一張桌子對面坐下,兩人同時端起桌上的茶杯,優雅地呡一口隨后放下。
無心擦了擦嘴,疑惑問,“門外那男的是誰?”
“這人你不用多管,我的人。”老奶奶靠到椅子上,似乎用了很多力氣一樣長長的嘆了口氣。
她褶皺的右手放在椅子扶手上,一下一下地輕點,然后說,“那丫頭性子太倔,你得好好教一教,上次的事差一點釀成大禍。”
無心點點頭,席伊伊的性子確實太倔強,不過那也是她在意池染,不然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破壞梁老板的剎車系統。
兩人談話的速度很慢,似乎并不為了談事情而談,而是像兩個許久不見的老朋友,品茶靜坐,偶爾聊上兩句。
沉默的時候,桌上的家已經涼了。
無心起身換茶,飲茶泡好的時候茶香飄滿整個竹屋,老奶奶愉悅地翹起嘴角。
“這茶,真香,跟家里的一樣。”老奶奶喃語。
無心給她倒了一杯,輕聲問,“你恨嗎?”
老奶奶去拿茶杯的手頓了頓,抬頭深深地看了她兩眼,渾濁的雙目藏著凝視和無奈。
她放下茶杯重新靠到椅背上,然后雙手懷抱著,拍打自己的手臂。
老奶奶嘆氣,“要說恨也不見得有多恨,要說不恨心里總有根刺,說不清。”
“不清楚自己的心時為什么去幫助龍家?不怕有一天后悔嗎?”無心生氣地站起來,隨后發覺自己失態了又趕緊坐下。
老奶奶微微笑,“這就是你為什么不愿意認祖歸宗的原因?也罷,認不認都一樣,人活一世自己自在就行。”
“我們真要幫龍家?”無心緊咬住嘴唇,看老奶奶的眼神充滿了疑惑和不理解。
老奶奶遲疑了片刻點點頭,她剛想解釋為什么要這么做,無心冷哼一聲,站起來,兩手撐在桌子上。
無心冷聲說,“我早該知道是這個答案,行了,以后大家不要來往了。”
“你......”
老奶奶還沒有說完,無心已經開門離開,看著無心倔強的背影她輕聲嘆氣。
國大還是家大,私情重還是國情重,她活了大半輩子,要是還想不透這點,就真的是白活了。
老奶奶不怪無心不懂這些,畢竟無心還很年輕,心里只有自我,是正常現象。
她起身關門,看到籬笆圍欄時想到了什么,跨步回到桌子前拿起手機。
老奶奶給高個子回復說:安排池小七跟席伊伊見一面,讓池小七勸一勸這個倔強的丫頭,要懂得大局著想。
信息發出沒多久,高個子回復:席御宸去店鋪了,撲了個空。
老奶奶嘆息,她慢慢地回到椅子上坐下,喃喃自語了幾句后,安靜地睡著了。
話說池染被梁翔宇關在新的地方時就明白有人來救她們,只可惜手機不在而新的店鋪什么都沒有,池染跟七姐被壓在一樓的一個角落里面,進門就能夠看得到她們倆。
這本是件喜慶的事,只可惜七姐還沒有醒來。
池染擔心七姐的身體,沖不遠處玩游戲的男人說,“麻煩你通知下醫生,我害怕我媽媽出什么事情。”
男人只是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又低頭玩他的手機游戲。
對方壓根不愿搭理她,池染無奈又著急,她不愿七姐出任何事情。
又等了好一會,池染注意到那人像是打完一局游戲,開口說,“麻煩你抽空,幫我叫醫生過來,或者過去看看我媽怎么了。”
男人挑了挑眉頭,“能怎么了,睡著了唄,我勸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我擔心什么,人在你們手上,還不是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難不成,我還能離開這里不成?”
池染心里來氣,這男人太過不近人情了。
她說完咬了咬牙說,“告訴梁翔宇,我要見他,我要投降。”
池染聲音很大也很堅決,男人沒想到她這么難應付,惱怒地走到七姐面前,用腳踢了踢七姐的后背,七姐吃痛地悶哼一聲。
“你看,這不是好好的嗎?”男人冷聲責備。
知道了七姐還活著,池染一顆心終于放下。
至于那個男人罵她的話,她根本不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