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664章
“劉隴啊,我自認對你不錯,不知道你怎么覺得。”軍師沒有開門見山,而是套交情。
劉隴這人別的不行,就愛錢這點讓他喊佩服,而且還是非常合格的愛錢有道心態。
在龍少手底下做事的人不少,能夠讓軍師認同而且還愿意說話的就劉隴一個,原因就在于劉隴這點。
劉隴對軍師說不上好壞,不過對方對他確實還可以,尤其低價租給他這間商鋪,更可以說是雪中送炭。
劉隴回頭看了眼商鋪里面的工人,笑呵呵說,“看軍師你說的,這不明擺著嗎,要說你是我的再生父母也不為過。”
軍師板起臉,“說正經的,既然你覺得我對你不錯,那我問你,龍少跟程明珠的事情是你跟池染說的?”
劉隴臉色變了幾變,心里犯起嘀咕。
原來程明珠做了龍少的女人,難怪這么久都沒有找池染的麻煩。
龍少的金山銀山可比席御宸的要多得多。
跟著龍少那就是錦衣玉食,衣食無憂了。
“說話,是不是你。”軍師看他半天不表態,推了他一下。
劉隴呵呵搖頭,“軍師,要不是你跟我說,我都不知道程明珠是龍少的女人,你說我怎么會去跟池染胡說八道這種事呢?”
軍師一愣,細想之后發現自己忙糊涂了。
劉隴確實不知道龍少把程明珠當金絲雀關起來,這事也確實不是劉隴做的。
“軍師,龍少對程明珠......”劉隴曖昧地撞了下他,“不會是那層意思吧?龍少不是跟那個明星在一起嗎?”
“劉隴,想活命的話,把我今天來找你的事忘了。”軍師說完匆匆離開。
劉隴摸著下巴嬉笑,從軍師的只言片語中他知道池染知曉這件事,這么一來事情越來越好玩了。
池染難道能夠容忍昔日情敵,去搶自己好朋友的男人?
劉隴想了想搖頭自語,“應該容忍不了,這個一根筋的女人要真的能夠通融,也不會把李晴逼到國外去。”
曾經他也不會差一點死于非命,劉隴露出看戲的笑容。
他等著池染黑化,等著這個女人用程明珠的手段對付程明珠。
有了龍少的發言,一些一直保持觀望態度的企業紛紛站出來力挺席氏集團,漸漸地謠言開始攻破,退貨的客戶重新下訂單。
可以說席氏的經濟開始回暖。
這件事的功勞還得算上席御晨一份,池染這兩天都在聯系這個男人,只是對方一直沒有接聽電話也沒有回信息。
池染不得已上樓去找人,剛走出辦公室差一點跟小雪撞在一起。
“小雪,你......怎么把自己搞成這樣?”池染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
小雪一身超短連衣裙,頭發凌亂不說,脖子上全是觸目驚心的吻痕。
相愛的兩人難免會有一些激動的時候,但是都會顧及對方感受甚至會考慮到對方儀容問題,小雪這樣有點夸張了。
池染將她拉近辦公室避免被人看到,等她坐下后小聲問她,“你男朋友也太那什么了吧?你沒提醒他這樣很難出去見人?”
“總監,這是愛的表現,你不懂。”小雪從手提包里拿出一條絲巾圍在脖子上,將吻痕遮住,得意笑著,“席總從沒有對總監這樣吧?”
池染尷尬地笑著,沒有順著小雪的話題聊下去,而是拿起桌上的兩份設計稿遞給她,“小雪,你是我帶進公司的,不管什么事我都不會不管你,說實話吧。”
那天羅明玉發毒誓的時候,眼中多了一份堅決,似乎已經做了已死證明清白的打算。
反觀小雪,眼中的委屈不見底,明顯是裝出來的。
小雪臉色平靜,就在池染以為她會如實相告的時候,只見她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很不屑地笑了聲。
池染擰起眉頭,“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