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661章
軍師到了茶莊剛安排好池染就到了,沒有龍少吩咐軍師不好先跟池染見面,甚至為了避嫌他看到池染進門的時候選擇躲起來。
池染報了訂餐的座位號后,跟著服務員來到二樓的一個包間,房間不大但是向陽,非常明亮。
服務員給池染沖泡了一壺熱茶,叮囑她有什么需要,可以摁響桌上的摁鈴就出去了。
池染品著茶吃著糕點,也沒在意糕點竟然是自己喜歡吃的。
一壺茶快喝完的時候,手機響了一聲,是席御晨發來的信息,讓她到茶莊附近的圖書館見他,說是有關龍少的事要跟她說。
池染準備不與理會,席御晨又發來一條信息,是一張模糊的圖片,只能夠辨認龍少跟一個女人廝混一起。
從體型上看,那個女人并不是安娜。
池染敏感地知道席御晨要告訴她什么,馬上拿上包下樓。
這個時間段圖書館沒有什么人,池染在一處歷史書架前找到席御晨,她直接道明來意。
“真是一點都不想見到我啊。”席御晨苦笑著把手里的資料遞給她,“好不容易到手的,千萬要好好利用。”
“我不會感謝你的,不過我要提醒晨少一句,請不要在監視我,不然我真怕哪天忍不住把你告上法庭。”
池染拿過文件放好,看他一臉嬉笑并不當真,惱怒咬牙說,“你真希望我把你告了,然后讓別人看我們席家的笑話?”
“我們席家......池染,你用詞不當,應該是你跟我弟弟的席家,而不是我的席家。”席御晨伸手要撩撥她耳邊的秀發,池染往后退幾步避開。
她知道自己必須離開了,拿好手提包后對他說,“龍少應該到了,就這樣吧。”
說完她大步離開圖書館,雖說這樣做有點不近人情,但是她真不愿跟席御晨見面,池染擔心兩人越聯系,越會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席御晨心性是什么到現在都不明確,沒有讓誰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更何況一想到席御晨曾經殺了人,池染打心底里覺得害怕。
龍少確實到了,池染走進包間的時候,聽到他好像在譴責軍師連她去哪兒都不知道,心里一驚。
軍師竟然早就在茶莊,幸好沒有看到她出去跟席御晨見面。
池染平靜坐下,“龍少,我長話短說吧,席氏謠言的事還請你出面澄清下,都說解鈴還須系鈴人嘛。”
“席氏的事情什么時候該我管了,是不是席御宸不當總裁,沒有人給你撐腰被欺負了?”龍少左右而言其他,所談的內容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
池染微微擰眉,她的手放在手提包上拍了拍,猶豫要不要現在拿出那份文件要挾龍少。轉念一想龍少未必會受制于她也就作罷。
軍師注意到她的小動作,輕笑問,“池小姐還拿了東西來嗎?”
“哦?還拿了東西來,我看看,要是證據的話,我也想看看是誰污蔑我對席氏做出這么不道德的事情。”龍少竟然要求看證據。
池染微微苦笑。
這時,龍少手機來電,池染瞄了眼是安娜的電話,看到龍少拿起手機立刻變了張臉,心里更加猶豫。
龍少微笑寵溺地走到一旁窗邊接聽電話,“安娜,起床了......什么,不舒服?我馬上通知醫生,你要見我......”
龍少回頭看池染這邊,微微皺起眉頭說,“行,我這就趕過去,你先讓醫生給你做檢查。”
他又哄了幾句才掛電話,收起手機時瞬間變回了那張陰沉的臉。這樣的龍少不僅讓池染大驚失色,就連軍師都震驚地差點掉了下巴。
龍少急著去見安娜,重新坐下后表明自己的態度,“席氏的事情你找錯人了,不過如果席氏里面有人欺負你,看在安娜的份上我可以替你出面。”
池染微笑,剛才她還猶豫要不要把證據拿出來,一是擔心龍少根本不在意他跟程明珠的事情被安娜知道,二是覺得這樣做會對不起安娜。
在龍少接了電話之后,池染覺得不管作為安娜的朋友還是為公事而來,都應該讓龍少知道自己已經知曉他跟程明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