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617章
“席老這話難道是在責備我?您老好像沒有這個資格吧?”程明珠正煩惱被龍少關在房子里出不去,聽到席老這番話直接把怨氣撒出來。
她在看守所里面一直等人救她,一開始以為會是席御宸,之后想著席老會念在席臨墨的份上,怎么都沒想到最后竟是龍少把她弄出來。
“席老,我們之間好像沒有什么瓜葛了,你有什么事直接說吧,實話說我現在誰的電話都不想接。”出不去,程明珠早就自暴自棄了。
每天都是例行公事一樣接待龍少,期初還會為了能夠出去而花心思討好,慢慢地知道龍少根本沒這個打算后,就懶得浪費精力了。
席老呵呵笑,“你不為自己想,總應該想想臨墨這孩子吧,難道你愿意看著臨墨被池染的孩子超越,然后當上席家的家主?”
程明珠嗤笑。
“怎么說臨墨也是內定的未來繼承人,我在外面吃飯,你馬上趕過來,我保證臨墨還會是繼承人。”
席老說完頓了頓,似乎擔心程明珠不樂意又補了一句,“他是未來的繼承人,你就是未來的家主主母。”
程明珠看了眼樓下的黑衣人,眉頭皺了皺有些猶豫又有些動心。
“御宸在這邊,池染也在,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席老說完主動結束通話。
他拿捏著程明珠,永遠知道用什么刺激這個女人,當然至于那所謂的席家家主主母,席老怎么可能會讓一個作風不正派的人影響了席家的風氣?
要不是目前沒有人可用,席老根本不屑理會程明珠。
席老轉過身,藏在拐彎處的席御晨趕緊推開身后的房間門躲進去,等席老的腳步聲遠去之后他開門走出房間。
席御晨慍怒地盯著席老看,席老的話透著一個訊息,那就是未來席家還是席御宸那一脈,換句話說席老從來就沒想過讓他席御晨當上家主。
“既然你把我當棋子用,那我也不必對你敬重了。”席御晨低聲喃語一句,撥通電話吩咐好之后往包間走去。
包間里已經重新換了一桌子菜,每一道菜都是席老平時愛吃的,用的食材也是席家經常采購的那家,只是時間緊張每道菜的火候還差了點。
“席老,你試下合不合胃口。”
池鎮海親自給他拉開椅子讓他入座,接著為他一一介紹每一道菜所用的食材名稱以及烹飪的方式。
七姐在一旁看著血液沸騰,她的丈夫當年也是東川市的一方霸主,雖說比不上席家,但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家族。
當年巴結他的人也不少,現在竟然為了女兒的幸福,委屈自己去討好一個破壞他們家庭幸福的人。
七姐眼眶濕潤,一切還是她沒有能力,在西白利亞的時候若是直接殺了席老就不會有這些事情。還是她的錯,當年離開是個錯誤,在西白利亞失手也是個錯誤。
池染握住七姐的手,輕輕地拍了拍。
七姐扭頭對上女兒安慰的眼神,眼淚唰地落下,她趕緊起身走進包間的衛生間,不讓其他人發現她哭了。
池染抿唇,心里涌起莫名的刺痛。
池小七沒有忘記師傅的叮囑,她滑下椅子偷偷跑出包間,路上遇到回來的席御晨,她低下頭小跑著下樓去。
“這丫頭要去哪?”席御晨想了想跟著下樓。
程明珠叫了個外賣后把外賣員打暈才得意喬裝離開房子,她驅車趕到席老給的地址,擔心他們已經離開撥打席老電話打算問清楚,還沒接通看到樓上下來的熟悉的人,程明珠趕緊趕緊掛電話。
她正要跑過去發現是席御晨而不是弟弟席御宸,程明珠擰眉打算繞開。
席御晨看到她,揚起嘴角向她走過去,“程小姐竟然在這里出現,不應該啊。”
“讓開,我今天沒時間跟你廢話,我有正事要做。”程明珠知道他要說什么,不過她沒有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