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604章
管家小聲問,“晨少,需要進去嗎?”
席御晨搖頭,正要繼續往前的時候,聽到席老要處理掉中毒那個下人,管家微微皺眉。
他沒有資格發表意見,只能等席御晨。
席御晨推門進去,直接坐到沙發上靜等席老打完電話,這才冷聲問,“在你眼里,人命不是命了嗎?”
席老不說話。
“我不同意處理掉那個下人,那人具體什么情況,其他下人可能不清楚,但他們都知道下人是送醫了。”
席老抬手打斷他的話,沉聲說,“這件事就這么處理,難不成你還想繼續用這種偷吃的下人?”
“可以辭退他,但不是要他的命,還有他家人們的命。”席御晨態度堅決,語氣里甚至帶了些許怒意。
管家在一旁為他捏了一把汗,真怕席老一怒之下,把席御晨趕出席家。
席老沒想到,這個大兒子竟然會為了一個下人,用這種語氣跟自己說話,而且還力保他家一家性命。
他輕咳一聲看著席御晨,“按照網上說的,我現在應該在醫院而不是這里,甚至過不久應該下葬的人是我。”
果然是老賴。
席御晨挑眉,起身告辭,“既然這樣,我再多說也沒有意義,如其在這里浪費時間,不如去倉庫轉轉。”
“你就沒有什么要跟我說的?”席老沉聲問。
管家聽出畫外音,趕緊把手上的禮物遞過去,“老爺子,這是大少爺給你準備的。
席老臉色才緩和一些,揮手同意他離開。
夜漸深,席御晨哄睡兩個男孩子后下樓,來到樓下后沒有在阿強對面坐下,而是走到陽臺外面。
阿強跟著一起走出去,在他對面坐下。
席御宸問,“事情調查如何。需要從我這里查嗎?”
阿強搖頭,嚴肅說,“老板,臨墨少爺的事是我的人疏忽了,回過頭我整頓整頓。”
此時月色在地上留下一片白色的霜,四周黝黑而且寂靜。
深夜的東川市像一個乖巧的小孩入睡,平靜得讓人放心。
席御宸瞭望遠處,燈塔正在工作。
良久,席御宸從西裝袋子里拿出一個打開了的小藥瓶認真端詳,不過他分辨不出什么。
“雙胞胎什么時候到,這瓶子的藥快用完了。”
“最快明天下午,時間來不及了。不過我已經派人去查監控,應該很快能夠找到那個女人。”
阿強匯報自己的工作,他清楚那個女人是關鍵,雙胞胎只是看看能不能分辨出那是什么藥,用來做什么。
席御宸給兩人倒茶,喝了茶后繼續端詳那個小藥瓶,許久沒有看出什么特別的,嘆了聲氣吩咐阿強,“網上的謠言傳得這么邪乎,我要是不去看望老爺子不大好吧?”
“老板計劃現在過去?”
席御宸搖頭,”現在過去給誰看,明天一早過去,讓人宣傳下我的孝心。”
阿強摸摸鼻子不再說話。
夜深人靜,武館辦公室里面閃著星星般的火光,七姐躲在黑暗里思考問題。
別人不知道席御宸那個小藥瓶是什么,她七姐知道,嚴格來說那還是她的東西。
七姐記得這個小藥瓶給了無心,特意交代那是清醒心智的藥,雖說不能萬能通,但也可以有七分效果。
七姐沒有問席御宸藥瓶從哪里得到,她只要確定,那是無心的東西就我行。
繼而,她要考慮的是無心的東西為什么會在席御宸手上,是席御宸對無心做了什么,還是無心把藥瓶給席御宸。
如果是后者,無心怎么知道席臨墨被人控制心智了,一切實在太過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