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597章
看著她認真的模樣,席御宸嘴角勾笑,他揉了揉池染的腦袋拉著她的手坐到一旁的沙發上。
席御宸一邊燒水泡茶一邊說,“馭勝的事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調查清楚,這件事急不得,你只管安心地去處理劉隴的事情,剩下的我會搞定。”
初心武館有了席氏的牽線搭橋逐漸上軌道,七姐也越來越忙,一連幾天都是一早出門半夜才回來。
七姐每次出門都特意吩咐不讓池小七離開武館,她是擔心那天那個男人找到池小七,在她不在家的時候把人帶走。
第一年池小七還呆的下去,畢竟環境新鮮,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后,就煩悶了。
她想出去,還沒有走到門口,就被在一樓負責招生的人給送回到二樓。
一來二去,池小七就沒了偷偷跑出去的心思,她百無聊賴地數著二樓的地板磚上花朵的數量,完全忘了要去找池琛他們玩的計劃。
“也不知道當初是誰要回去見親媽,虧得我還費盡心思讓七姐帶你去見你親媽。”一個根本不應該出現的男人坐在沙發上,悠哉地吃著桌上的水果。
池小七環視一圈二樓,沒有看到武館的人后走過去小聲問,“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進來的,你對武館的人做了什么?”
男人聳聳肩,吐著葡萄籽說,“我能夠對他們做什么,那群人可是亡命徒,我才不想跟他們扯上關系。”
池小七驚訝,自己竟然不知道有人進來了。
池小七把水果盤搬到一旁,埋怨地看了他一眼,“說的人家很想跟你扯上關系一樣,說吧,你來這里做什么。”
男人擦趕緊手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封信遞給她,順手又抓了一把堅果放進嘴里,含糊不清說,“老祖宗讓我給你的,說實話啊,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給你送這封信的,怎么著你也得回報點什么吧。”
池小七白了他一眼,摘了一顆葡萄扔給他,“拿上這個,趕緊走人。”
“嘖嘖嘖,不愧是席家的后代,一個個都是小氣巴啦的。”
男人嘴上嫌棄,卻也接過那顆葡萄放進嘴里,“也就是遇到我這種大方的男人,不然誰給你送信哦。”
男人說完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站起來,又抓了一把堅果。
“小小姐,下次見面麻煩不要板著臉,好歹我對你也是盡心盡職,你卻板著臉實在太寒人心了。”
池小七摸著她的臉,“這幾天我試了取下臉皮都沒有成功,師傅有沒有交代你什么。”
“適當的時候就會自動脫落,當然你也可以想辦法自己取下來,你可是名師出身,得是高徒才行啊。不然怎么對得起關門弟子這個稱呼呢?”
池小七瞇起眼,惱怒地瞪著男人。
男人絲毫不在意,聳聳肩嬉笑著走到窗邊,像是想起什么一樣,回過頭對池小七說,“對了,我給樓下那幾位放了點藥,你下去叫醒他們吧,哦,順便把門口的垃圾處理了。”
說完,男人縱身一躍從窗戶跳到院子的樹上又一個翻身上了停在路邊的車瀟灑離開。
池小七站在窗邊看他走遠后跑到樓下,果然看到樓下人有的趴在桌上,有的靠在墻邊,一個個都睡著了。
男人說的門口的垃圾,其實就是一個迷香。
“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池小七不屑地嘟囔,快速地處理痕跡。
她倒了垃圾回來,為難地看著睡著的人,如果叫醒他們肯定很難解釋為什么會集體睡著。
而且,這幾個人中,萬一有人熟悉迷香這個東西,她該怎么解釋?
最后,再三斟酌后池小七決定當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樣回到二樓。
她拆開老奶奶給她的信,信件不長,只有三兩句話,先是關心她最近好不好,接著簡單講了臉皮的事,最后特別交代池小七,想辦法讓池染跟席御宸兩人恩愛有加。
老奶奶原話是:父母經常秀恩愛,席家才會天下太平,這是為師交給你的任務,完不成臉皮就不用摘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