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525章
“嗯?”席御晨喉嚨發出疑惑,他不能開口說話,他的聲音跟席御宸的相差很大。
“好痛,御宸可以扶我去辦公室嗎?我,我走不了。”
程明珠說著抱住席御晨,貪戀地貼著他的胸膛,聽他的心跳聲。
久違的懷抱,讓她忘了思考席御宸為什么不推開她的不合常理舉動。
等了好一會,程明珠沒有等到動靜,抬頭看到到席御晨眼底的嘲諷,嚇了一跳。
她推開席御晨,上下打量一番后,疑惑問,“你是......御宸的哥哥?晨少。”
“原來程小姐認得我啊,我還在想,怎么讓你相信我不是我弟弟呢。”
席御晨嫌棄地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不好意思,衣服有點臟。”
程明珠生氣地冷哼一聲,“晨少是嫌棄我的胭脂水粉,臟了你的衣服吧?”
席御晨挑了挑眉,沒有回答她的話。
程明珠懊惱自己太過大意,怎么忘了席御宸還有個哥哥一事。
不過,程明珠很快釋然,這只能說明兩人長得太過相像,席老都會認錯,更別說她這個外人。
她揚起嘴角,“晨少怎么這個點從御宸辦公室出來,不會趁著御宸不在,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席御晨知道她在報自己嫌棄她臟了衣服一仇,心道一個只會逞口舌之快的女人,難怪會輸給池染。
程明珠做了準備來的,一字肩襯衫,包臀裙,乍一看確實是職場人的打扮,但是細看就會發現,襯衫領口太低,裙子太短。
簡直是某個職業的打扮。
“身材不錯,程小姐,只是席御宸確實不在,他去醫院接池染了。”
席御晨譏諷笑著,走到她身邊又說,“打扮得像個動物一樣,以為席氏是動物園呢?”
程明珠握緊拳頭忍住心中怒火,這里是席氏,席御晨是副總職別,她要是發火,不僅撈不到好處,說不定還被人污蔑勾引席御晨。
她回頭看著席御晨,這個男人竟然得了便宜,還反過來嘲諷她是出來賣的人,她暗暗發誓,這筆賬一定如數奉還。
等電梯的時候,席御晨手機響了,他看一眼接通。
“什么事姑媽......相親?我不去......行,好,我去可以吧,對面咖啡廳我知道了。”
席陌真的給他安排相親,這個姑媽怕是打了什么主意吧?
席御晨冷冷地勾起嘴角,既然想玩,那就陪他們玩一玩吧。
電梯門打開,席御晨走進去,同時走進去的還有程明珠。
席御晨不屑地撇了她一眼,走到另一個角落站著,沒搭理程明珠。
相親對象是大學城一位老師,人看起來很文靜,只是,不是席御晨喜歡的類型。
更何況,席御晨不會選擇席家給他安排的結婚對象。
“席先生,你已經看了我十分鐘了,請問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梁翠說完,立刻羞澀地低下頭。
席御晨輕咳一聲,抱歉說,“不好意思,想事情走神了。我在想你跟我姑媽怎么認識的,是忘年交嗎?”
梁翠微微抿唇,“這個問題我剛才有講過的,不過我也可以再說一次,就是席陌阿姨跟我媽......”
“對了,王小姐,你喝什么,我們好像還沒點東西。”席御晨不禮貌地打斷她的話,并且故意叫錯她的姓氏。
他只想這樣引起對方反感,然后主動結束這場相親。
直接跟對方說不合適,只會讓對方有機會跟席陌匯報,倒不如假裝心不在焉,被問起的時候就說看她像看到前女友,這才認錯人。
想必,沒有那個女孩希望成為替代品。
梁翠沒有問,而是苦笑地接受一切,不管他問什么或者反反復復叫錯她的姓氏,一樣耐著性子回答或者糾正。
席御晨嘆息,做老師的,就這么沉得住氣?
“晨,原來你在這,我打你電話你都不回,竟然是跟美女約會,你,你怎么對得起我們三年的感情。”
正煩惱之際,程明珠走過來,哭哭啼啼的訴說席御晨背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