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1460章
程明珠發現時立刻追上去,一邊追一邊喊他倆的名字。
“你別跟著我們,我們不想看到你。”
席臨墨看她快追到他們了,趕緊停下來沖她大喊,以為這樣就能夠阻止程明珠。
“臨墨,我是你媽咪,怎么能不跟著你們呢。”
程明珠追上去后蹲下身,想要摟住他。
席伊伊見狀,把弟弟拉到身后,厲聲開口,“請你以后不要再來找我們,不然,我就告訴爺爺,你不是我們親生媽咪。”
席伊伊跟席臨墨不一樣,這孩子不能夠用同齡孩子的眼光看待。
程明珠后悔讓席老把席伊伊帶過來,不過如果只是提出見席臨墨,席老肯定不會同意。
笑了笑,程明珠站起身拍拍裙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悲傷地說,“養恩果然比不過生恩,我養你們六年,以為你們會想著我點好,可惜啊,可惜啊。”
程明珠邊說邊往大門外走,走了兩步回過頭,滿臉眼淚地看著席臨墨。
“伊伊不念我好我理解,畢竟我對她很嚴格,但臨墨,你的表現真的讓媽媽很傷心。”
席臨墨低下頭,緊緊地拽著席伊伊的手,他聽懂了程明珠的話,可是也害怕程明珠。
程明珠確實很疼他,但池染更疼他,而且那種疼是發自內心的疼。
夜幕降臨,某個島嶼上傳來一聲烏鴉被驚嚇后尖叫的聲音,叢林里撲騰著往四處飛去。
一群蒙面的黑衣人鬼鬼祟祟地往同一個方向走去,一個貼著一個,每個人都沒有說話。
借著月光,可以看到黑衣服的胸前有一個金色的三角形標志。
突然帶頭的人停下,他靜靜地看著前方的帳篷好一會,低聲下令,“行動,一個不留。”
一群人箭一般沖向帳篷,有的拔出瑞士軍刀,有的直接開槍。
混亂瞬間爆發,夾著慘叫聲和廝殺聲,撕破這個黑夜的寧靜。
無心沖出帳篷電火石光間放倒幾個黑衣人,她跳到樹上,吹起撤離的口哨。
“對方太多人,我們被包圍了。”一人沖她大喊。
那人說話間,又有兩個七木的成員被槍殺。
無心滿眼血腥紅色,她掏出一把楓葉扔向那些人,同時沖向那個領頭人。
楓葉落下,人也倒下。
“殺了那個女人。”領頭人厲聲下令。
“呵。”無心拔出一把長劍,開始殺戮。
“犯我七木者,誅之......”
她口中喃語,揮舞著長劍,像極了一個頂級的舞者正在跳著剛編好的舞曲。
長裙飄舞,動作輕柔,若沒有那些紛紛倒下的黑衣人,當真是一曲別致的舞曲。
“開陣!”
突然,無心一聲高喊,七木的成員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把他們往外推去。
黑衣人想往四處逃,卻完全邁不開腳步。
領頭人大驚失色,“這是什么陣法!快想辦法出去!”
“必死,葬我七木亡魂。”無心嘴角冷笑,揮舞長劍時又有幾個黑衣人倒下。
一劍封喉,多一分都沒有,若是仔細看,那把長劍沒有沾上半點血跡。
此時的無心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子,更不是一名出色的殺手,而是一個索命的地獄使者。
呼吸之間,黑衣人只剩下領頭人,他恐懼地看著無心走過來,想要求饒但說不出半個音節。
無心手持長劍挑起他的下巴,冷漠地看著他。
她的神情淡漠,眼神帶著無盡的讓人顫抖的恐懼,領頭人驚恐地差一點暈過去,為由害怕死亡在不敢的倒下。
“無心,留活口!”外面的成員有一個從震驚中回過神,忙沖她大喊。
這樣的無心,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是魔,是邪魔。
嘶!
一聲極其細微的血管裂開的聲音傳入眾人耳朵,他們驚起一身寒毛,個個看著領頭人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