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902章
“席御宸,那他說什么洗牌灰色別墅是真的了,以他的身份做這些事理由很充分的,對吧。”
池染思之極恐,回頭看了眼不遠處走過來的兩人。
龍少跟洛克相談甚歡,若是不知道龍少的身份池染會很驚訝,但現在卻覺得正常得很。
席御宸站在一幅畫面前,池染沒留意直接撞到他身上。
“干嘛突然間停下嘛。”
池染摸摸被撞痛的鼻子,不滿地刮了他一眼。
席御宸嘴角勾起可微笑,他伸手去揉池染地鼻子,譴責道,“走路不看路還好意思責怪別人?”
“是你的錯。”
池染嘟起嘴。
不知為何,被席御宸做這么親昵的動作,池染心里泛起異樣不自知地羞紅了臉。
氣氛有個微妙變化,席御宸心情變好,揉了幾下池染的頭發看著面前的一副油畫。
“龍家的人少來往,不然骨頭都沒得剩。”
席御宸說完摟著她的腰,開始欣賞名畫。
池染心里波瀾起伏,能夠讓席御宸說出這種話,想來龍家的手段并不是外界傳聞那般。
她默默地嗯一聲,看著龍少兩人走過來。
“席總,有些事想跟你談談,借一步說話吧。”
龍少先開口,池染看向席御宸。
她知道龍少要談什么,不過此刻池染不想答應龍少了。
龍紋牌是席家的底牌,交給龍家的人就等于把自己的命脈顯露出來。
這是致命的選擇。
池染正想找借口拒絕龍少,只聽席御宸微微點頭說,“可以,就我們三個男人吧,女人不適合談大事。”
龍少點頭,他看了眼池染轉身走向剛才那件休息室,繼而兩人也一起走進。
池染想起席御宸的話,擔心他騎虎難下,心里著急便給席御宸發了信息讓他不要答應龍少。
信息石沉大海,池染百無聊賴便欣賞上面的名畫。
二樓沒有什么人,她嫌太安靜便走下樓隨便選了一幅畫作為開始。
所謂藝術相通,池染很快沉浸在各藝術家的靈感里面,完全不知情有個人正在看著她。
站在她不遠處的李晴跟一個中年男人小聲嘀咕著什么,隨后兩人似乎達成了什么協議般走向池染。
“池染。”
李晴叫了她一聲,在她看過來時立刻借錢說,“這位是陳先生,就是你讓我給你找的那個人。”
那個人?
池染想了下她拿了電話號碼還沒打。
“池小姐,借一步說話?”
男人看起來彬彬有禮,跟印象中很符合,池染沒有多想相信了對方的身份。
她點頭,三人一起來到角落的暫時休息區坐下。
李晴坐下后,聲情并茂地講著當年的身不由己。
講了幾分鐘,她拉住池染的手痛徹心扉般說,“池染,我不奢求你原諒,只想你不要再糾結當年的事。”
池染不耐煩的抽回手,冷眼看著中年男人,“孩子在哪里。”
她很直接,不想拖泥帶水。
男人臉色變了變,看了李晴一眼隨后才悲傷地嘆了聲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