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766章
    黑色的衣服繡了一朵白色花狀圖案,圖案很小不留意還真的發現不了。

    席御宸盯著自己的哥哥看,見他看到了那個圖案后擰起眉頭,微笑說,“怎樣,是我口說無憑嗎?”

    席御晨眸子凝重起來,沉默良久之后沉聲問,“他們的目的是池染?”

    “不是,是我們。”

    席御宸喝了一口茶,嘆聲說,“席臨墨的傷是那些人在提醒我們,哥,我需要你的幫助。”

    孩子至今還沒有醒來,堵品純度太高,專家都不敢確定會不會影響腦神經。

    席御宸一直覺得虧欠四個孩子,現在更覺得對不住席臨墨。

    他一直都說會保護他們,結果一直都讓他們受到傷害。

    梁峰看看兩人,眼神停在席御晨身上,見他像是下了決定一樣重重地嘆了聲氣,壓在心里的石頭才落下。

    “我去把洛克叫來,他哪里有這個圖案的相關資料。”

    梁峰知道席御晨一定會答應也不等他回答,直接出門去找洛克過來商量對策。

    話說池染下了飛機后沒有找地方休息,而是上了出租車直奔目的地。

    異國他鄉,池染原本從這里回華夏找人,現在又來這里找人,想想就覺得好笑。

    國外的鄉間小路跟華夏的完全不一樣,兩邊沒有好大的樹木,而是種植了五顏六色的花,而且非常的干凈。

    車子停下后,池染付了錢下車。

    此時深更半夜,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影都沒有,偶爾傳來幾聲狗吠聲都能讓人嚇一跳。

    池染看看四周拉了拉風衣,把防狼器拿在手上后走進大夏。

    地址在五樓,不高不低。

    黝黑安靜的走廊透著一股陰涼,哦不,是陰深。

    池染不由地又拉了拉風衣,并且把防狼器握緊。

    她有點后悔大半夜過來找人了。

    對方三年前能夠因為錢把她的孩子給賣了,可想而知品行怎么樣。

    池染忽略了這點,她只記得張醫生幫她留下池琛這兩個孩子。

    潛意識里認為他是個好人。

    池染自嘲苦笑,硬著頭皮往前走。

    走廊裝的是感應燈,一米之內亮著昏黃的燈,一米之外漆黑一片,尤其是身后。

    池染挺直腰板,只覺得身后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

    她的后脊梁骨已經泛起冷汗,她想離開,從電梯回到大夏外面。

    可她更不敢轉身。

    她害怕一轉身對上那雙眼。

    噠噠噠。

    安靜的走廊傳來她自己的腳步聲,池染咽了咽口水,屏住呼吸留意四周的情況。

    靜,非常的靜,索性走廊不長,很快就來到盡頭。

    她也看到的要找的房間號碼。

    扣扣。

    池染轉身敲門,眼睛盯著門牌號不好斜視,連余光都收起來。

    右邊走廊已經恢復黑暗,但那雙眼睛好像還在。

    池染戳了戳兩手,擦掉手心的冷汗。

    屋內傳來腳步聲,她條件反射般握緊防狼器并且舉在前面。

    咔噠。

    房門打開,隨著‘吱呀’一聲響,屋內的亮光將池染的身影拉長。

    一個梳著中分的男人面無表情地站在門邊,他小眼睛瞇著打量池染。

    “找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