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719章
席御晨總說他們倆見過面,現在還說得有模有樣,但她完全想不起來。
什么時候她在大樹底下看書,什么時候她跟席御晨見過面。
突然,一個畫面閃過。
池染愣住。
“大一剛開學那年,借傘給我的人是你?”
席御晨嘴角的微笑更加燦爛,他側身看著池染,微微點頭。
池染驚呆。
“你確定真的是你?”
“那天你穿了一件淺黃色的連衣裙,一雙白色的鞋子,扎著高馬尾。”
席御晨右手端茶杯,慢慢回想,“你當時看的是《我的攝影之路》這本書,我沒有記錯吧。”
池染搖搖頭。
描述完全正確,但或許只是聽席御宸說的呢?
她微微冷笑,“雙胞胎有共通感應,說不定你是感應到席御宸的思想才記得這些。”
話落,席御宸自嘲地笑了。
他越笑越大聲,笑到最后突然止住,陰沉著臉看池染。
“要不是我讓他接近你,你以為你有機會跟他認識?他當時根本看不上你池染。”
席御晨起身走到池染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瞇眼說,“往事不回憶,我們展望未來,池染,我說了我會娶你,就一定遵守諾言。”
池染瞇眼掙扎,沒有掙脫他的手,呵斥一句。
對方冰沒有放開,而是更加靠近。
她看著席御晨黑眸中的自己,怒意更涌上心頭,“席御晨,請你放開我。”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當年放開你,池染,我不會再放手了。”
席御晨松開手,轉身往門口走去,“這幾天你好好待在這里,婚禮籌備好之后,我們馬上完婚。”
“你休想,我就算死,也不會跟你結婚。”
池染脫口而出。
她確實不想跟席御晨結婚,更不想這個男人再糾結兩人的感情。
他不過是當年借了她一把傘的人,兩人之間除了那次之外,根本沒有再見過面。
既然不過是人群中的一個路過,何必繼續糾纏。
席御晨轉過身,瞇眼冷笑,“你可以不結,但我真不敢保證那天會對那幾個孩子,做出什么樣的事情。”
他不顧池染瞇眼蹙眉,呵呵笑著,“池小七跟你長得很像,臉蛋一樣很漂亮。”
話說到這個點上,池染自然明白。
對方拿孩子來威脅她。
池染咬唇。
孩子是她的命,這個軟肋從她成為母親之后就存在,任何人想要威脅她只要提到孩子就可以把她拿捏住。
沉默片刻,她微微扯了扯嘴角。
席御晨一樣扯著嘴角,“你還有幾天時間做心理準備,時間一到,我希望你不要給我看著一張臉,不然......”
“夠了,不用再拿孩子來說事,你想要結婚,我答應你就是。”
池染不想聽到任何關于孩子的威脅,她不敢去賭對方會不會那樣做。
席御晨聽到她的話,臉上沒有高興而是沉著臉打開門。
門外手下端著餐盤正要敲門,看大他忙退到一旁。
“一日三餐不用我吩咐,看緊點。”
席御晨說完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池染后才離開。
手下把早餐放在屋內唯一的玻璃桌上,跟池染說了聲‘趁熱喝’之后離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