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660章
親情確實成了她最大的軟肋,任何人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利用。
池染自嘲笑了。
無心撇了眼她,嫌棄地扯動嘴角,“與其讓敵人牽制住,倒不如主動出擊,干掉敵人。”
池染震撼,凝視她良久問道,“你們做殺手的,都是這樣想的嗎?”
“這是最普通的道理。”
無心打轉方向盤,拐向右邊道路,“你沒想過主動出擊?打算一直待在這里,任由敵人拿捏你?”
一連兩問,語氣嫌棄得不行。
池染心嘆氣,抿唇思考她的問話。
良久,車在洋樓門前停下,池染猶豫了幾秒,對無心說,“既然你是保護我的,要不跟我們一起住吧。”
無心扭頭看著她,冷漠的神情在池染看來除了嘲諷還是嘲諷。
是嘲諷她還是不愿主動出擊吧?
池染低頭苦笑,即使要反擊,也要知道對方是誰吧?
不過,或許這個問題對無心來說小菜一碟吧。
殺手應該都不需要詳細了解目標,干就完了。
洋樓大門打開,吳媽走過來,“池小姐,你一直不下車是怎么了嗎?”
“沒什么,在跟我朋友聊一些事,馬上就談好了。”
池染說完,看著無心,介紹她給吳媽認識。
無心的身份特殊,池染隨便編了個謊,說無心是她大學的同學,剛好在街上碰面。
吳媽熱情地招呼無心進屋,又是沏茶,又是拿點心招待。
無心面無表情,看不出什么想法。
吳媽進廚房忙她的事后,池染小聲說,“吳媽是好人,你別嚇到她,普通人到朋友家作客,哪有像你這樣的。”
“我不是客人,我只負責保護你。”
無心打量四周,“這里防范措施做得不行,如果我是激怒那個人,根本用不著騙你到酒店。”
池染有些不悅,怎么說也是對方自愿保護她,無心表現出來的,好像是她池染求保護一樣。
看到無心起身走向墻邊,她摸摸這里,看看那里。
許久之后她搖頭嘆氣,“池小姐,我建議你跟我回基地,就這房子,除非我跟你寸步不離,不然很容易被人趁虛而入。”
池染不作聲,她不想回那個四合院,她要在這里陪孩子。
無心不在說話,站在一幅畫面前不知道是看畫,還是繼續挖掘這房子的安全性。
東川市暗涌涌起,敏感的媒體人已經嗅到了腥風血雨,而且還是來自席家。
黎姿接到自家老板電話,讓她采訪席御宸,而是時間給得很短。
來到別墅,黎姿把擬好的文件,放到席御宸面前。
“席總幫個忙,抽個時間接受采訪。”
黎姿在他對面坐下,看他抬眼皮撇了眼文件后,沒這件事一樣繼續看他的電腦。
“席總,你這就太不厚道了,俗話說互相幫助......”
“你想怎么寫,就怎么寫。”
席御宸背靠沙發翹起腳,“明天新公司成立,梁峰是對外總裁,洛克是合伙人,這些,你都可以寫進去。”
黎姿不悅,瞇起眼說,“可以寫你是幕后人嗎?”
這是明知故問。
席御宸如果想要暴露身份,也就不會安排梁峰代理總裁之位。
他冷眼跟黎姿對視,正要譴責她不要拿正事開玩笑,洛克從樓上下來。
他看到黎姿在場,加快腳步走到沙發坐下,“黎姿在正好,你勸下池染,對人要我防范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