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546章
“他沒有自己的思想是嗎?”
池染說完有搖頭自問自答,“不是,他有思想。”
阿強驚訝地看著她,片刻后試探詢問,“昨晚,席御晨跟你講了什么嗎?”
池染點頭,但沒有講出席御晨對她講了什么。
窗外傳來鞭炮聲,兩人相繼緊眉。
阿強起身走到窗邊查看,“是葬禮的隊伍,他們把棺材抬進大夏了。”
池染挑眉,席御晨難道在逼她出現?
“池小姐,移步到天臺吧,哪里是給四個少爺小姐玩樂的地方,她們不會上去。”
阿強擔心對方人多勢眾,而有些又板著臉來勢匆匆。
池染嘴角勾笑,“不用,他們要真的上得來也算是天意,我直接宣布還沒死就行了。”
席御宸的戲碼,她走一次應該沒問題。
阿強倒是擔心地半擰著眉。
樓下安排了幾層防護,不過他真不敢確定能夠抵擋住那些普通人。
嗩吶的聲音傳來,勾魂一般震懾心靈。
池染起身走到窗簾后面,看著樓下拍成兩排的男女,吹嗩吶的幾人在賣力地做著本分工作。
似乎并不是為了錢,而是對這個葬禮的尊重才這樣做。
嗩吶聲消失了一會,小片刻后,不僅嗩吶聲,葬禮的其他樂器都跟著響起來。
池染緊眉,看了眼阿強,“留意下這些人,到頂樓的話通知我。”
嗩吶聲沒有上樓,其他的樂器也都沒有上樓,所有的聲音都停留在一樓大廳。
兩人都多慮了,隊伍并沒有上樓,在一樓許久之后浩浩蕩蕩地往席御晨安排的墳墓之地開去。
天空陰沉下來,不一會下起了毛毛細雨,像是為了應景一般,淋淋漓漓的淋濕馬路,淋濕所有人的心。
郊外的一處民房內,沙發處圍坐幾個人。
雙胞胎互看了一眼之后,抓起桌上的水壺對著垂著頭的良子慢慢地從頭淋下去。
冰涼刺激良子,他清醒過來后第一時間便是避開淋下來的冰水。
“喲,醒了。”
雙胞胎把水壺放下,按了下遙控器后,狠狠地踢了兩腳良子,“抬起頭讓大當家看看。”
良子瞇眼,十分不悅地抬起頭,看到屏幕里的人時,他微微愣了愣隨后自嘲一笑。
“怎么?你什么態度?”
雙胞胎冷哼聲,又踢了他一腳。
良子瞳孔睜大,從喉嚨吐出幾個字,“別逼我還手,狐假虎威的東西。”
這話還沒完全落下,雙胞胎嘴唇動了動,像是在念著什么,良子突然痛苦地皺起眉頭,
“喲,怎么不舒服嗎?”
雙胞胎驚訝地喊起來,不熟悉的還以為他們多關心良子,其實根本不是。
其中的語氣良子都苦笑起來。
他揚起頭看著雙胞胎,“走狗好當嗎?”
雙胞胎還沒回答,屏幕里面的席御宸冷冷笑道,“這話應該問你自己,良子,我最后問你一次,你絕定好了沒。”
良子嘴角勾笑。
席御宸擰眉。
他不想失去良子這個好幫手,
但人各有志,良子絕定成為別人的人,每天無理頭的匆忙,沒有人格可言。
席御宸能夠有什么辦法,只能年輕仔接受事實。
“席先生又何必再多問一句?”
良子低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