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天降四寶,爹地惹不起 > 第410章
他抬頭看了眼池染,深眸深邃,對池染充滿了期待。
席御宸希望池染明白他的意思,清楚他對席家的霸占之心。
池染輕咬住紅唇。
權勢會蒙蔽一個人的眼睛,雖然她分不清席御宸是本就這樣,還是回了席家之后變得這么重視權勢,但幾個孩子是單純的。
她猶豫了。
席御宸明白她擔心什么,提前給她安心丸,“我的孩子不會像三年前那樣,你放心。”
這時,放在書桌邊的手機振動提示來電話。
池染看到上面‘程明珠’三個字,抿唇。
“孩子的事,我想順從他們的意思,不想你跟老爺子逼迫他們。”
池染輕聲說,看他走過來拿起手機,咬唇,“那我先出去了,不打擾你工作。”
“你留下,不用回避。”
席御宸譴責地瞇起眼,大手拉住她,不讓她離開。
他接通電話,平靜問,“有事?”
程明珠聽出席御宸的語氣似乎不高興,愣了愣,她輕聲匯報明天的準備。
明天下午的飛機,傍晚的時候到達國外,歷時三天的活動,他們需要住在酒店,而房間,程明珠訂好了。
這些,都是程明珠避開李雪瑩做的,也提前跟主辦方打了電話。
程明珠的辦事能力,處事周到,再次讓席御宸大為滿意。
他輕聲回應一聲,交權般地說,“這件事你看著辦,小事情不用向我匯報,你記住,我的目標是中標就行。”
“好,那我就按照我的計劃去執行,投標的事,我盡量約主辦方出來吃飯。”
程明珠輕聲說著,手上翻著那個人給她的資料,猶豫要不要跟席御宸匯報。
想來想去,程明珠決定保留,她平靜地談了這幾天公司工作安排后,掛了電話。
“程明珠說什么?”池染脫口問出。
“出差的事。”席御宸拉住她的手,趁她想事情輕輕一帶,把她拉到懷里,“跟程明珠只是去工作,不用擔心。”
池染掙扎要起身,被席御宸摁住,“別動,再動我在這里把你辦了。”
席御宸緊著眉。
“席御宸,你流氓。”
席御宸嘴角勾笑,很滿意池染的反應。
若是她面色平平,反而讓人擔憂。
池染兩手撐在他的胸膛前,挪了下。
“池染!”
席御宸惹火上身了。
他蹙眉挑起池染的下巴,沒有任何前奏直接湊下去。
一吻本想淺嘗輒止,奈何滋味過于甜美,席御宸改變計劃了。
他扣住反抗的池染,不斷加深。
不知過了多久,池染微微迷離。
迷迷糊糊,席御宸才放開她。
“早點休息。”
席御宸為她整理衣服,強忍著要把她辦了的想法。
他不想因為魚望惹毛池染,不愿破壞,好不容易修好的關系。
池染迷離中清醒過來,馬上甩手給了席御宸狠狠地一巴掌。
“流氓!又勾引我!”
席御宸摸摸被打的臉,低頭輕笑,“我確實是流氓,只對你流氓的流氓。”
突如其來的情話,池染剛才消失的粉紅又慢慢浮現。
她慌忙逃離書房,擔心晚一秒,會被席御宸再次牽制住。
雖然訂婚,池染對這種親密的行為還是不適應。
程明珠放下手機,走到落地窗邊,外面一片祥和的黑暗,跟屋內的寧靜一個樣。
一樣讓她覺得,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
程明珠心里,微微泛起酸楚。
偌大的別墅就住著她一個人,每每想到席御宸還搬出去住,她都覺得自己成了被拋棄的那個。
許久,她撥通電話,冷聲問,“他對我很信任,讓我全權負責國外的事。”
“干的不錯,國外的投標我會幫你聯絡,不用擔心。”
對方聲音依舊是沙啞到分辨不出情緒,程明珠想起那天晚上見面。